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六十九章 亲戚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86.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一九八四年的春节,央视的春节晚会已经开始播映,华夏的改革力度进一步加大,关姓资还是姓社的讨论还在激烈进行。

    而在外界,西南地区,正有一个国家不断的测试中国政府的底线与忍耐力,大战一触即发。

    而在关帝庙村里,村民朱富贵因为点鞭炮炸伤了嘴巴,成了多年后村子里的笑料,而几十年不曾有过来往的关福亮与关宏达叔侄两家,在太爷关自在的见证下,终于消弭了昔日恩仇,重新恢复了关系。

    关晓军也长大了一岁。

    就在关福亮等人坐在桌上吃饭的时候,卢新娥特意装了两碗肉,一碗红烧肉,一碗羊肉,将关阳与关晓军喊了过来,“阳阳,小军,把这两碗肉给你干爷爷家送去!”

    关晓军点了点头,拿了一个小竹篮,将两碗肉放在篮子里,与关阳一起出门向村南面走去。

    在农村,有认干娘的习俗,在关帝庙村也是如此,村民们认为,谁家孩子若是能认一个姓刘的人做干娘,那么就能被“留住”,就不会再有灾难劫数。

    关云山自幼体弱,又是家中独子,关宏达对其极为疼爱,生恐独子有失,于是特意在村里为他找了一位干娘相认,以求孩子无病无灾。

    关云山认的这位干娘是村子南头的一家姓孔的人家,丈夫姓孔,叫孔长顺,而妻子姓刘,不知道叫啥,都喊她刘大姐,关晓军至今不知道这位老妇人的名字。

    孔长顺很有名声,是一位当初人人叫好的硬汉,人品非常不错,与关宏达家里成了干亲之后,两家的关系顿时大不相同,非常的亲密,比一个姓的族人关系都要好。

    这老两口是关云山的干爹干娘,那自然就是关晓军的干爷爷干奶奶,这两位老人,对关云山一家人是真的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关阳姐弟留着,在关宏达去世后,他们老两口还时不时的来关家串门说话。

    其实按道理来说,应该关云山这个晚辈去他们家看望才是,只不过关云山这人,有什么事情都喜欢装在心里,拙于表达,也不会说什么好话,其实他对自己的干爹干娘也极为敬爱,只不过不会做出讨人欢心的举动罢了。

    等到后来干爹干娘生病后,关云山即便家境贫困,也依旧掏了两千块钱给老人治病化疗。要知道当时关晓军上学的钱都是卖牛凑的,一头牛也只能卖两千来块。

    逢年过节的时候,关云山家里都会让孩子去给这老人送去点好吃的,今年依旧如此。

    关阳与关晓军从大街上转折向南,走到了一个狭窄的胡同口处,拐进去走几步,胡同最里面的一家人,就是孔长顺的家。

    孔长顺家门口的门楼子又窄又小又矮又破,大门的宽度恰容一辆板车进出,门框也就勉强有着普通人的高度,关云山那样的大个子,如果要进门的话,必须得低下脑袋才行。

    但是,这才是这个时代大部分庄户人家的正常大门,像关宏达家那样的高门石鼓,十里八乡也没有几家。

    大门口的门槛是一根粗木棍,关晓军迈过门槛,一脚踢开凑过来的土狗,走到小院子里,扯着喉咙喊道;“爷爷,奶奶,我爸我妈让我给你们送肉来啦!”

    孔长顺从屋里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小军,阳阳,你们来啦?快过来,爷爷这里刚做好饭,陪爷爷一起吃点!”

    孔长顺个头高大,一脸褶子皮,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一双眼睛极为有神,不像一般的老人那样老眼昏花。

    他接过关晓军递过来的竹篮,笑道:“快进屋,奶奶把饭都做好了!”

    孔长顺两口子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已经成家,早就分开过日子了,他们两个儿子不太孝顺,平日里跟父母走动很少,如今他们老两口独门独院,大过年的两个老人在一起吃饭,颇有凄凉之感。

    关晓军之前年幼,没有想到这一点,如今重生,才发现自己这干爷爷干奶奶的两个儿子确实有点不像话,大年初一的,也不知道请老人吃一个团圆饭。

    走进屋里后,孔长顺的老伴早已经将饭菜在桌子上摆好了,四个菜碟,分量很少,倒是难得的有一条鱼,估计还是关晓军前段时间送来的。

    孔长顺从菜篮子里将两碗肉取出来放到桌子上,笑道:“这两碗肉还热乎着呢,省的下锅热了,小军,阳阳,你们两个都在我这里吃吧,陪爷爷奶奶说说话。”

    以前关晓军给老人送菜的时候,孔长顺也经常说这句话,但关晓军年幼,感觉跟老人说话找不到话题,再加上觉得跟两位老人说话很别扭,因此从来就没有在孔长顺家里陪他们吃过一顿饭,连两位老人眼中的失望之色也感受不到。

    当时年少无知,此时自然不能一错再错,听到了孔长顺的话后,点头道:“好,我今天就陪爷爷奶奶一起吃!明年你们都去我家去吧,我让我爸给你们做饭!”

    孔长顺大喜,“小军这孩子真懂事!老婆子,你再去做一个汤来!”

    关晓军笑嘻嘻的也不阻拦,对姐姐关阳道:“姐,我要陪爷爷奶奶一起吃饭,你是在这里一起吃,还是回家?”

    关阳道:“我回家给爸爸妈妈说一下去,我就不在这吃了!”

    关阳走后,孔长顺夫妻俩为关晓军取来筷子,一个劲儿的给关晓军夹菜,“小军,多吃点,多吃才能长个头,争取赶上你爸的个头!”

    孔长顺一脸慈祥,“当时你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没有你高呢。”

    这老人一脸的慈眉善目,很难想象他当年也是一位英气勃勃的刚烈汉子,被村里人称为“最有种”的男人。

    几十年前,云泽地区盗匪横行,关帝庙村曾经也被土匪洗劫过,村里好几个女人都被土匪抢走,后来村里人集合起来跟土匪干了几场,才将女人抢了回来,但已经被糟蹋了。

    在跟土匪打仗的时候,孔长顺最为勇猛,被他一个人就砍死了好几个,由此被人记住了大名。

    后来与几个村民去外地卖西瓜的时候,在一个寨子里被人认了出来,那个寨子里有人就被孔长顺砍死过,因此直接就把这些村民绑了起来,说要剖开他们几人的肚子,挖心祭奠死去的兄弟。

    当时被绑的人全都吓尿了,唯独孔长顺面不改色,“挖吧!我还没见过我的心是啥样呢!”

    后来这寨子里的人倒也没杀他们,放出一个人来,让他回家拿赎金来赎人,那人吓的六神无主,走的时候去问孔长顺怎么办。

    孔长顺道:“找庞文海!”

    庞文海是关宏达的姐夫,当时跟随云泽地区的一个大土匪头子做事,为人嚣张跋扈,骑马过关帝庙村的时候,从来不下马,每次都是光宏达拿马扎给扔下来。

    那位被放走的村民哭哭啼啼的连夜去找庞文海,当时庞文海正在跟已经被国军收编了的土匪头子王天杰打麻将,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起身就要召集人马救人,被王天杰拦住,“这些小事,不至于让你出面,让下面小的们去就行了,来来来,继续打,我今天这副牌不错……”

    当时王天杰手下一帮人骑着马跑到关押孔长顺的庄王寨,把孔长顺等人救出来之后,抓孔长顺的十几个人也全都被抓了起来。本想都枪毙掉,后来心疼子弹,干脆都给活埋了。

    这件事过后,关帝庙村与二十多里地外的庄王寨结下了大仇,两个村子自此再不通婚,彼此村里的村民偶尔经过对方的村子时,都是小心翼翼。

    但这件事也造就了孔长顺的名声,整个村子被绑的人,当时都吓的不行,唯独他最为硬气,就连庄王寨的人说起他来,也得翘大拇指,赞一声“有种”。

    现在孔长顺已经不复当时的英风锐气,岁月的侵蚀,生活的磨砺,使他成了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

    而当时救他们的庞文海,也就是关晓军的姑爷爷,在建国后,就已经被关进了监狱,如无意外,再过三年,也就该出狱了,他这一关就是三十年,出狱后,脱下的裤子往地上一放,就能站立不倒,因为他在监狱里的三十年,就这一条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