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一章 买花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88.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农村的规矩,过新年就要走亲戚,姥爷姥娘家,姑奶奶家,舅老爷家,这些亲戚在过年后,都要去走一趟。

    而关晓军的五个姑姑也会在过年的时候与姑爷一起来拜年,还有关宏达的几个把兄弟,也会来一趟,关宏达当年资助过的一些关云山的老同学们,在这个时候也会来关家来看望关宏达夫妇,从大年初一,一直到正月十五,关家的客人一直都不曾中断过。

    而比关宏达家里还要热闹的地方,那就是关自在的家里,老头九十多岁的人了,虽然嫡亲不在,但是毕竟还是有一些旁支的亲戚,重孙子,外孙子等亲戚还是有不少,很多其实都已经出五服了,有的八竿子都打不着。

    可是架不住关自在有钱啊,这老头是一个老革命,具体干过什么,基本上无人知晓,但他的工资却是一直都很高,一个月的工资,足够普通老百姓干上两三年的收入,再加上他祖上阔气,当时的财产一直没人敢查抄,当时斗地主的时候,整个关帝庙也没谁敢斗他老人家,因此祖产一直都在。

    这老头有如此家业,出手也极为阔绰,所谓富在深山有远亲,有钱就有亲戚。

    因此这么多年来,一些旁支血亲也一直没有断了走动,经常带着一大家子人,来给关自在拜年磕头,顺便让孩子得一些压岁钱。

    正月十六。

    在云泽地区,有这么一种习俗,正月十六必须要晨跑,有个顺口溜,叫做“跑跑蹦蹦一年不生病”,这个时节,非但人要出去活动,就连牲口也要牵出去溜达一圈子才行。

    关晓军家里有一头牛,一头驴子,牛是老黄牛,没法骑,倒是驴子可以骑一下,每当正月十六的早晨,关云山都会把关晓军放到驴背上爷俩一起往村外跑,关云山牵着驴子跑,关晓军则骑在驴背上一脸紧张的双手按在驴背上,生恐被摔下驴背。

    至于老黄牛则由关阳与卢新娥牵着去别的地方溜达去了。

    这一天,整个乡间小路上,到处都是晨跑的人,大家嘻嘻哈哈的在边走边笑,老人孩子都是脸上见汗,大家都是一脸兴奋之色,把这个晨跑当成了一个仪式。

    多年后,正月十六已经很少会有人晨跑了,一些祖宗传下来的风俗基本上消失殆尽,一些仪式上的活动也渐渐消失不见,比如求以前雨用的商羊舞,基本上也没有人会跳了,处于失传的状态。

    这天早上骑着驴回返家里的路上,在路过村头的时候,就看到一辆吉普车从远处开来,引的路边孩子们一阵大呼小叫,等到吉普车来到村头的时候,很多小孩都跟在车子后面跑着追赶。

    这个年代,乡下汽车很少见,每一次有汽车经过关帝庙村,就会引的很多孩子追逐观看。

    关云山停住脚步,看着吉普车一脸好奇,“咦?这辆车不怎么熟悉啊,这是谁来啦?”

    整个凤山乡,加起来也没有几辆吉普车,所有车子的车主关云山都认识,对他们的车子也都极为熟悉,不看车牌也能知道那辆车是谁的,但是现在这辆车他却感到极为陌生。

    关晓军也感到好奇,待到发现这车子停在关自在家的大门口时,就更是好奇了,“太爷家里还有这样的阔亲戚?我怎么不知道?”

    父子俩回到家里后,关晓军便照例与关阳一起去关自在的院子里练拳,看到停在大门处的吉普车后,关阳在车子的后视镜上好奇的照了一下,“这是谁家的车子呀?以后咱们家要是也有这样的车子,那该多好!”

    关晓军笑道:“这车子算什么好东西?不出十年,我给你买一个比这还好的车子!”

    关阳嘁了一声,“吹牛!”

    此时吉普车的车旁围着好几个孩子,都都在车子旁边看稀奇,有的孩子还好奇的伸手指去捅车子的轮胎,还有的去摸车门的把手,还有的孩子直接就两手扣着吉普车后面的备胎,身子悬空乱荡悠。

    车子旁边一名胖而且矮的中年男子正在不断呵斥村里的孩子,“不要乱摸呀,你们这些小赤佬,这辆车子好贵的哦,不要弄脏喽!弄脏了要赔钱的啦!”

    但村里的孩子哪管这个啊,照样在车子旁边嘻嘻哈哈玩耍,这中年男子又不敢真的对孩子怎么着,但他又实在心疼车子,一脸的纠结无奈的神色。

    他听到关晓军的话后,嘴一撇,“这辆车不算什么?好大的口气!你个小赤佬懂什么?”

    关晓军嘿嘿笑了笑,看了对面的中年男子一眼,“你是从魔都来的?还是苏昆?你不可能是太爷家的亲戚,因为我不认识你,太爷家的亲戚我基本上全都认识。你也不可能是太爷的朋友,太爷的朋友都是老人,你岁数不够,除非你是太爷朋友的晚辈,但是我看着你不太像。”

    他伸手拍了拍吉普车的前罩,“你要是跟我太爷没什么来往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来找太爷,可是太爷很少会理会别人的事情,除非有人想要买他的花。”

    关晓军笑嘻嘻的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你是来买我们太爷的花来的是不是?不对,应该是你们,你的同伴看来已经进去找太爷商议去了!”

    对面的中年男子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啊呦,小兄弟你这脑瓜子是怎么长滴?好聪明啊!我们确实是来买花的!这院子里的老大爷是你的太爷吗?你怎么知道我是魔都来的?”

    关晓军摆了摆手,“我再聪明,也比不过你们这些生意人。不要再说脏话了,你再骂我小赤佬,我让你出不了我们村!看好你的车,别一会儿被人尿上喽!”

    他跟个小大人似的,背着手从大门穿过,向关自在的院子里走去。

    关阳跟着他,轻声问道:“小军,你怎么知道这个胖子是魔都人啊?”

    关晓军道:“上次咱爷爷他们不是在火车道上救了很多人吗,其中就有一个是魔都人,说话的语气跟这个胖子一模一样!”

    关阳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这大胖子说话真有趣!”

    其实门前看车的这位中年男子并不算有多胖,在后世的人群中,人到中年之后,体型一般都是如此,甚至比此人还要胖不少,这在后世乃是司空见惯的体型。

    但在这个年代,想在村子里找出一个胖子来,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找瘦子倒是一抓一大把,。

    想在乍一看到这种体型的胖子,关阳就觉得此人好胖,还从未见到过这样的胖的家伙。

    姐弟俩走了一会儿,便走到了关自在的花房处,就见关自在正捋着胡子陪两名中年男子在花房里溜达,其中一名男子还不时的伸手拨弄几株君子兰肥肥的叶子。

    “我这花儿不错吧?”

    关自在看着花房里的一盆盆花,颇有成就感,“你们想要的话,我也不多要钱,看在你们大老远来的份上,白送你们也成,说实在的,这些花我都养了很多年了,这实在有点太占地方,你们想要,直接拉走就是,给我一样留几盆就行,不过花盆钱你得留点……”

    关晓军大步走到关自在身边,伸手拉住关自在的手掌,“太爷,你这些花,不是说都要送给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