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三章 要价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90.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在看到关宏达的第一眼起,花棚的两个人就知道面前这个干吧老头不好对付。

    关宏达为人精明无比,两只眼睛极为有神,举动间很自然的就带有一种奇特的气场,长期在外混江湖的人,见到像关宏达这样的老人,脑仁都疼。

    与一般的没有知识的乡下老农不同,关宏达见多识广,虽然没有文化,但做人做事却是滴水不漏,在与对面的两人交谈片刻之后,就已经大致知道了点两人的底细。

    这要买花的两个人,三角脑袋的人是东北人,名字叫洪光珠,而另一个高瘦男子却是南方人,叫做柯建章,也不知道这一南一北相隔几千里的两个人是怎么搅和到了一块的,关宏达也懒得琢磨这个。

    他将两人请到关自在院子里的一个房间里,让关山虎拎来一壶热茶,与两个人边喝边聊,而关云山则在旁边作陪,关晓军也在屋里观看关宏达是怎么跟这些交谈的。

    “两位小兄弟,我这个人啊,是个大老粗,没读过书,要是说话不好听,你们也别往心里去。”

    关宏达看了对面的两人一眼,将自己来时特意让关云山抽出来的一份报纸放到桌上,“前段时间,报纸上就已经说了这君子兰在东北的价格,不瞒两位,我们对这东西竟然卖这么高的价格,实在有点不相信,虽然我儿子说了,这都是报纸上白纸黑字写出来的,可是我还是有点不太信。”

    他将桌子上的报纸推到对面两人面前,“我也不识字,也不知道上面写的到底是啥,但我儿子应该不会骗我,你们两位一看就是文化人,你们看看,这报纸上写的是不是关于君子兰的事情?”

    洪光珠脸上有点尴尬,将报纸拿到手中瞥了几眼,发现这报纸上写的真是关于君子兰的相关报道,非但把东北春城关于君子兰的热度写了出来,就连如今的市场价格也给写了出来,报纸写的君子兰的最高价格是十四万,在这个千元户都太多见的年代里,十四万元,简直是天文数字,也怪不得关宏达即便是看了报纸也不敢相信。

    “大叔,这报纸上写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

    柯建章看了面前的报纸几眼,对关宏达道:“这件事我也看到啦,那是一株很奇怪的兰花,在整个地球都不多见,所以它才这么贵,你看,其余的君子兰就没有这么贵嘛,大多数也就是十来块,好一点的也不到一百块呀!”

    他面不改色的对关宏达道:“你们这位老太爷的花其实也就一般般,品相也不太好,根本就卖不多少钱的,几万块?那是不可能滴!”

    关宏达笑道:“是啊,我琢磨着也不可能,能卖到一百块,那就是不得了的价格了!”

    他对洪光珠道:“我要是把这花棚里的君子兰,一盆一百卖给你们,你们要吗?”

    洪光珠听了这句话,急忙低下头来,拼命掩饰脸上的激动之色,好半天才抬头道:“大叔,一百块一盆有点贵啊,三四十我们倒是可以考虑。”

    听到洪光珠的话后,关宏达对如今君子兰的价格几乎可以肯定了,因为现在市面上连十块钱一盆的花都少之又少,对面这家伙说花几十块买君子兰的时候,虽然脸色掩饰的很好,但还是未能瞒过关宏达的眼睛。

    他对着面前的两人笑了笑,“其实我对养花也稍微懂一点的,我以前可是为我们太爷浇过花的,对他说的话我也记得很清楚。”

    关宏达道:“我记得太爷说过,他说啊,整个中国,比他手艺再好的花匠恐怕不会有几个,而这君子兰啊,好像是国外的种,他种的这些兰花是从东北带来的,后来种活后,太爷就说,他种的这些君子兰,应该是整个中国最好的!”

    “我们太爷从来不说大话,他既然说这君子兰是中国最好的,那就肯定会是最好的!”

    关宏达拿起茶壶为两人添了点茶水,缓缓道:“咱们就别绕圈子了,如果报纸上写的事情都不能信,俺们实在不知道应该信谁。这价格都已经出来了,俺们太爷种的花又这么好,几万块一盆的花,你们几十块就想买走,这就有点太不像话了。你们吃肉,好歹给我们喝点汤不是?”

    他看向洪光珠与柯建章,“做生意嘛,肯定都是为了赚钱。我到现在都不能相信,这君子兰为什么能卖出这样的价格,但是既然已经卖出这样的高价来了,那就有他的道理!两位小兄弟,做生意太黑了也不好啊,做的太绝的话,以后谁还敢给你们共事啊?”

    洪光珠干咳了几声,很是尴尬的说道:“大叔,既然话说到这了,我也不瞒您,在我老家哪里,这君子兰卖的确实很火,但是啊,几万块一盆的毕竟是少数,一般的花,也就是十几二十几块而已,超过一百的都不是很多。”

    关宏达道:“那肯定是不咋样的东西,根本就不能跟俺们太爷种的这些君子兰比!”

    洪光珠摇了摇头,“大叔,那些君子兰的品相其实并不比这个院子的花差多少。这样吧,您老给我们开个价吧,我们看看值不值当买。”

    关宏达伸出一根手指,“我也不多要,一盆花一万块!如果品相不好的,我们也可以便宜一点,我们呐,少赚点,主要还得让你们多挣一点才对。”

    旁边的关云山急道:“那不行,人家能卖出好几万,凭啥咱卖给他们只能一万块?运输费才能花多少钱?”

    关宏达道:“哎,咱们能卖出一万一盆来,就已经还是赚大了,再多,那就有点坑人了,好歹人得让人家赚点钱不是?咱们坐地收钱,其实很不错了!”

    洪光珠与柯建章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起身,“大叔,您这要价太不靠谱了,如果说这整个花棚的花卖一万块,我们还可以考虑,一盆一万?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关宏达笑眯眯道:“你看看,你看看,咱们这不是谈生意嘛,谈生意,谈生意,生意都是谈出来的,你们想要赚大钱,可是有没有耐心,这怎么还能赚钱?”

    洪光珠道:“这生意根本就没法谈,大叔,您这是坐地起价,我们实在是买不起!”

    两人不再多说,一起向门外走去,上了门外的吉普车,缓缓离开了关帝庙村。

    看着这两人离开,关云山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他们就这么走了?您这要价是不是吓着他们了?”

    关宏达道:“你刚才不是还嫌少吗?怎么现在又觉得多了?”

    关云山道:“说实在的,我对君子兰的价格到现在也不怎么信,别说一万了,就是十块我都觉得贵!刚才我只是配合您一下,一盆花卖这么多钱,我是不信的,这俩人,估计是被你的要价吓跑了。”

    关宏达摇头道:“我觉得不是你说的那样,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他站在大门前,看着远方即将消失在视线内的吉普车,笑道:“他们不是被吓跑,应该是没有准备这么多钱才走的。其实啊,就算是他们到最后不买,咱们也可以自己把这些花拉到东北去卖去。”

    说到这里,眼看着吉普车消失不见,关宏达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喃喃道:“小军说的没错,这些花确实值钱。这生意要是真的能做成,这得多少钱?我刚才说出价格来,我自己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