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五章 躁动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93.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这两人咋还不来呢?”

    洪光珠与柯建章两位买花客,自从上次走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了,这一个星期里,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关帝庙村打听过君子兰的事情。

    似乎前几天两人来关自在家里看花的事情只是一场梦境,梦醒之后,一切都恢复了原来模样,大家该干啥干啥,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关云山从这之后,就有点心神不宁,一心盼望着能将太爷家里的君子兰卖个大价钱。

    其实这些花是关自在的,又不是他的,就算是卖钱再多,那也是不是他的,按道理说,他不应该如此热心才是。

    可关云山从小到大,就从未遇到过这么大的一个机会,也从未想到过有朝一日能距离一大笔横财这么近。

    他为人极为讲道义,又加上心高气傲,所以倒不是贪图钱财,而是单纯的想要体会一下做这种大交易的感觉,过一把数钱的瘾头。

    当然,君子兰的价格竟然如此之高,也令关云山眼界大开,他上一年倒腾化肥,拉砂石料,也赚了好几万块钱,本以为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但谁知道,他努力一年的成果,却被一盆花给打败了,这让他多年的固定思维受到了极为剧烈的冲击,这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种荒诞的事情发生。

    外面的世界充满了荒诞不经,同时也充满了神秘的未知与一种莫名的诱惑。

    这种诱惑使得关云山心中蠢蠢欲动,迫切的想要去外界见识一下乡下农村所没有的风景。

    有的人,体内天生就有一种躁动不安的分子,他们永远不会满足于安分守己的日子,他们真正追逐的是一种“在路上”的感觉,他们像是一个热爱旅游的游客,走遍天下,只是为了见识更多的从未见过的景色。

    他们收获的只是精神上的满足,其实旅游本身并不会对他们的生活有什么实质上的意义,甚至在物质上使得他们贫穷,可是这些人却是乐在其中不以为苦,似乎只有永不停息的奔走,才能使他们的内心感到平静。

    或许直到他们老了,走不动了,才会停止前进的步伐,回到久违的家,但在此之前,他们一直在路上。

    关云山就属于这种人。

    在洪光珠、柯建章两人走后的第二个星期,他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骚动,砂石料也不拉了,向家人提出了准备去东北见识一下的想法。

    对于关云山这种念头,一家人都不同意,这日子过得好好的,干嘛要去外面受罪?

    “孩子,外面的钱就这么好挣?”

    关宏达接连劝阻了关云山好几天后,见关云山主意已定,怎么劝都不听,不由得满脸愁容,“咱们家砖窑厂正是红火的时候,一年下来,少说能挣五六万,要是干得好,一年十万也未必不能挣出来,咱们整个国家,现在能比咱们窑厂挣钱的买卖能有多少?”

    他唉声叹气道:“在家里,什么都好说,有亲戚,有朋友,有熟人,干什么事情都有人帮衬,咱们好好的过日子,只要不瞎折腾,整个云泽地区,就不会有人敢小看咱们!”

    “你去东北能干什么?人生地不熟的,真要是出了啥事,咱们一大家子怎么办?你想过没有?”

    但无论关宏达怎么说,关云山只是不听,在等了几天后,感觉洪光珠等人不可能再来关帝庙村的时候,当下不再犹豫,简单收拾了行李,这就准备去东北。

    关宏达只有关云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就宠溺非常,现在见他主意已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只能无奈同意。

    他生怕儿子受委屈,特意买了一个新皮包,往皮包里塞了三万块钱,又嘱咐卢新娥在关云山的裤裆内衬里缝制了一个口袋,又往这个口袋里塞了两千块,让卢新娥缝死,最后对关云山道:“云山,除非遇到当紧的事情,这两块钱千万不要动!这是你的路费,是你最后回家的依仗。”

    关云山不以为然,“爸,这三万块钱,都已经足够我花的了,我还能全都赔掉?只要是不丢,我怎么可能会到用这保命钱的地步?”

    在上一世,关云山还真多亏了这两千块钱才能顺利返家,当时他在春城赔光了三万块,又气又急,在那里生了一场大病,若是没有这两千块救急,天知道会沦落到什么地步。

    对于关云山去东北这件事,关晓军也极为不赞同,他不认为关云山能在这个击鼓传花的过程中成为一个赢家,但是如今的他人微言轻,说什么都不管用,关云山根本就不听他的。

    在一家人都劝阻无效的情况下,关云山就在一个春日的早晨离开了关帝庙村,挎着帆布包走向了火车站,踏上了往东北春城的列车。

    也就在关云山离开家的第三天,洪光珠与柯建章两人再次出现在关自在家里,这一次两人不再遮遮掩掩。

    “关叔,俺们也不瞒你,现在这君子兰确实卖的很火,可是也不是随便一盆就能卖出几万十几万,最多的还是几百块一盆的花,上千块的都不太多见。”

    三角脑袋的洪光珠对关宏达直接挑明,“您得给我们一点赚钱的余地啊,俺们辛辛苦苦跑这么远,还要雇车拉到东北,图的是啥,还不是赚个差价?”

    他看向关宏达,“关叔,我给你开个价,您看看合适不?”

    洪光珠说到这里,将身边的一个大大的蛇皮袋打开,“我这里有五十万现金,您要是觉得可以的话,这些钱都归您,老太爷家里的君子兰都归我们!您要是嫌少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这些钱还是我们东拼西凑的,我们只能出这么多!”

    蛇皮袋子里装的都是一沓一沓的“大团结”,将整个蛇皮袋撑得鼓鼓囊囊,这要是放在外面,谁也想不到这袋子里会装有这么多的钞票,关宏达一开始还以为是这俩人为了好谈生意,特意送给自己的礼物呢。

    看着蛇皮袋子里面的钞票,关宏达一阵眼热,天可怜见,他从小到大,何曾见过这么多钱!

    这种现钞的冲击力之大,远远胜过苍白的语言,关宏达脸皮一阵抽动,差点就点头同意,好在他心中还有一丝清明,勉力摇头道:“五十万少了点,最少一百万!”

    洪光珠与柯建章对视了一眼,在目光中达成共识后,两人同时看向关宏达,“好,就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