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七十八章 遗憾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96.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电灯电话,灯头朝下!”

    这是好多年前在云泽地区流传的一个顺口溜,当时有人在公社里展望祖国发展的时候,就将不费油不冒烟还非常亮的电灯作为展望的目标。

    公社里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电灯他们还敢想一下,电话只是为了押韵凑上去的,就连说话的人自己也觉得这句话不靠谱,因此说起来很没有底气。

    而听到这句顺口溜的乡民也只是把这当做是顺口溜,也根本就没有当真,电灯或许可以奢望一下,电话?那还是算了吧!

    自建国以来,广大乡下农村,大多数人除了在电影上看到电话的样子之外,现实中根本就不曾见过电话的实体,电话这种东西一直存在他们的畅想之中。

    其实别说电话了,就连电灯他们都觉得是很神奇,都觉的那是距离自己生活非常远的一种东西。

    关宏达的砖窑厂,就因为没有电,无法使用砖机,因此黏土砖都是人工把搅和好的泥土装进模子里,然后再太阳下晾晒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码在一起,这样一来,非但费人工,更费时间,因此烧砖量一直上不去,只有在烈日炎炎的夏天,才能稍微增加点数量。

    也就在把电线扯到关帝庙村后,砖窑的产量才真正的上去了,可惜上一世刚刚扯上电,关宏达便被查出了大病,而关云山为了给关宏达治病跑遍了整个中国所有的大医院,连窑厂的生意也顾不得了。

    后来关宏达去世,关云山因为欠账太多,又加上被人挤兑,最后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不得不将窑厂卖掉还债。

    好好的下金蛋的老母鸡,就这么被他转手给了别人。

    因为经历过这些事情,再加上毕竟是习惯了后世的多媒体社会,因此在关自在问及怎么花钱的时候,关晓军脱口就是拉电。

    关自在其实也厌烦了每天点煤油灯的生活,关晓军的提议正合他的心意,当下对关晓军很是夸赞了几句,“不错,不错,有想法!咱们村呐,还真就缺电,要是有了电,做什么都很便利。”

    他背着手抬着头想了一会儿,道;“这这事情还真不是用钱能轻易办到的事儿,咱们地区的发电厂电量不一定够,就是有钱因为未必能办成事。”

    关阳见关自在背着手离开,好奇的趴到关晓军耳边,“太爷爷这是怎么了?有点奇怪诶,他真有一百万?那得是多少钱?”

    关山虎也把耳朵支棱起来,想听听关晓军是怎么说。

    在三人中间,关晓军是一个点子最多,办法最多的人,因此虽然三人中关晓军年龄最小,却渐渐的成了三人的主心骨,关阳与关山虎在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都隐隐的想要征询关晓军的意见。

    “想什么呢?谁家能有一百万?你当太爷是神仙啊,一变就能变出一屋子钱来?”

    关晓军看了关阳一眼,“一百万那得是多少钱?你都瞎琢磨啥啊?”

    关阳吐了吐舌头,“这不是太爷今天问了嘛,我才这样想。”

    关山虎道:“我听村里人说,太爷要发大财了,人家买花的人肯花大价钱买花,这次太爷起码要赚两三千!一百万?那是瞎胡说,咱们整个村子卖了,也不值一百万啊!”

    关晓军笑道:“两三千还差不多,我可听说了,太爷的这些花儿,好的能卖出十几块呢,便宜的还能卖出三四块,这几百盆花,你们算算,能卖多少钱?”

    关自在的大院子占地三亩还多,整个院子有将近三分之二的地方,放的都是花草,这些花草加起来,三百来盆那是有的,都是关自在十多年来培育繁殖的。

    关阳与关山虎两人的脑袋都极为聪明,略一盘算,都已经算出了价格。

    “这样说,就算是一盆花卖五块钱,这些花也能卖一千多块钱啊,都够盖三间大瓦房了!”

    关山虎一脸激动,“这些花以前太爷送人都没人要,没想到现在这么值钱!”

    一百万并不足以让关山虎、关阳他们激动,因为他们都知道那是假的,但这一千块却让两人兴奋的脸色通红,因为这些钱才合乎逻辑。

    在这个年代,就算是有人拿着大喇叭吆喝,说关自在的君子兰卖了一百万块钱,村里的村民也不会有人相信,反而会认为说话的人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别说一百万,就是十万块,一万块,这些村民也不会相信。

    这些放着占地方,养着费力气,屁用不中的花能卖好几块一盆?开什么玩笑!谁信谁是大傻子!

    在这个万元户都极为罕见的年代里,超过几千块的事情,都透着一股子荒诞不可信。

    在洪光珠与柯建章离开后的几天里,关宏达一直都没睡好觉,直到一周后,一辆大车开到了关帝庙村头,关宏达方才平静下来。

    洪光珠下车后,大着嗓门道:“老爷子,装车,装车!咱们这些花儿,可得轻拿轻放,我这人手少,您得帮忙把这花儿给搬到车上去。”

    他们也不知从那找来的军用大卡车,整辆车开到关帝庙村后,把村子的整条大街都给堵得严严实实的。

    卡车上还有帆布篷,似乎是部队里拉人用的,此时车厢里却被放入了好几排的花架子,改装成了拉花的车子。

    “我们村别的没有,劳力多得是!”

    见洪光珠押着车过来,关宏达哈哈一笑,“我现在就喊人过来帮忙!”

    这个时间点,村里的闲人多的是,关宏达喊来几个人,一人给了一包烟之后,这些人便开始在洪光珠的吩咐下,将花盆小心翼翼的往车厢里摆放。

    一共装了两大车,才将这些花装完,等到洪光珠开车要走的时候,关宏达从村里喊出几个身强力壮的小青年,吩咐他们道:“你们今天跟我进城一趟,这两个人要买太爷的花,但是钱还没有付完,等到了城里,你们帮我好好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拉着花跑喽!听我的吩咐,我让他们走,你们再放他们离开!”

    几个小青年一脸兴奋,其中黑大个关云堂道:“宏达叔,您瞧好吧!他们要是敢捣鬼,看我不把他脑袋给拧下来!”

    关宏达脸一沉,“三炮,别冲动!咱们这是做生意,不是打架!”

    关云堂脾气不好,最喜打架,所以被起了个绰号,叫做三炮。这家伙长得虎背熊腰,虽然没有关云山个头高,但却显得比关云山粗壮,两条胳膊比一般人大腿都粗,浑身疙瘩肉,是个练大洪拳的武夫。

    他比关云山还不是脾气,喝酒打架乃是他的人生两大爱好,现在有事情要办,激动的脸都红了,“宏达叔,今天帮忙,您得请我们喝酒!”

    光宏达道:“臭小子,这还用你说?”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离开关帝庙村,上午离开,一直到了晚上,关宏达与村里的一帮人才回到了村里。

    一个个累的不行,三十多里地的路,他们是走着回来的。

    关晓军从村头看到关宏达时,只见关宏达脸色通红如同醉酒,别人都累的唉声叹气,唯独他精神奕奕,不见丝毫疲态。

    见到关晓军之后,关宏达一弯腰就把关晓军抱到怀里,“小军,爷爷今天很高兴!”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关云山,脸色明显黯淡下来,“要是你爸爸在家的话,那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