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八十章 发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099.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在这个时代,有些在后世很难办的事情,其实非常好办。比如修桥铺路,只要吃好喝好,大冬天很容易就能找到很多壮劳力,根本就不用花钱。

    而到了后世,在人工极为短缺的情况下,再想让人修桥铺路,那就要花费很多钱了。

    盖房子也是一样,此时只要管够烟酒糖茶,吃好喝好,根本就不用给钱,乡里乡亲的就会帮你将房子盖好,但放在后世,必须是明码标价金钱结算,除此之外,还要烟酒不缺。

    这就是社会发展进程中,一些习俗制度随着时代进展而发生的变化,谁也无法扭转阻止。

    但是在后世有些很容易办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却非常难搞,就好比农村通电的事情,这在后世根本就不用村民吆喝,政府自动就会把电线扯到村子里,无论是变压器还是电线等东西,全都是政府来做,态度虽然说不上是体贴周到,但最起码也算是对的住他们的工资。

    可是在八十年代,因为电力紧缺,再加上铁饭碗制度,导致整个电力行业的员工一个个牛气冲天,基本上谁的面子都不给。

    他们厉害到了什么地步呢?有些事情可能后世没有经历过的人都很难想象。

    但凡在电力部门管辖区域内的商店厂子,他们对这些商家店里面的东西,基本上是予取予求,稍不如意,那你就等着吧。

    八十年代的事情,关晓军都不太清楚,但是九十年代左右的事情,关晓军却知道几件关于电力部门的事情。

    其一,就在云泽地区的一个家具场,因为某电力部门的员工需要木材时,想要从厂子里拉一车木材用,被厂长制止,然后这个厂子正在工作的时候,忽然就停电了,机器不能运转之下,几十名员工只能大眼瞪小眼的干看着,最后还是厂长求爷爷告奶奶的拎着礼物跑到电力部门装孙子,就这样还是过了三天人家才给恢复用电。

    其二,在云泽市某片区域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在某一天忽然不亮了,导致交通一片混乱,好在当时汽车稀少,倒是没有出现什么交通事故,但若是置之不理,肯定会出大问题。

    后来查明原因,原来是当地交警查扣了某位电力部门员工的驾照,后者为展示肌肉,便截断交警所在片区的用电,后来经过上级部门协商,方才恢复了通电。

    当时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连市长都被惊动,大发雷霆说要严惩电力部门的员工,但到最后到底有没有严惩,就不得而知了。

    此外还有种种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的一些事情在这个时代的电力部门发生,但凡经历过那个时代的普通民众,相信都深有体会。

    农村还好,对电力的需求没有那么迫切,就算是没有电,并不影响生活,可在城市里,没电真的难熬,但大多数居民都无力改善这种情况,只能听之任之,还不敢得罪欺负他们的人。

    在六七十年的,有四类职业最为吃香,最为令人羡慕,当时有个顺口溜,叫做“四个轮子,一把刀,白大褂,红旗飘。”

    四个轮子就是司机,那时候能开车当司机,又风光又体面又来钱,人人向往。

    而一把刀,指的是在鸡鸭鱼肉等副食品店里工作的员工,因为那个时代物资紧缺,买东西全凭票,有布票,肉票,粮票,油票,反正林林总总,买什么都需要用票,钱根本就不好使。

    而做拿刀为别人切肉的小伙儿,切肥切瘦全在一念之间,因此所有人都不敢招惹他们,见了面递根烟那是应当应分的事情,而且卖肉的时候手抖一下,歪一下,一天下来,总能给自己留下半斤八两好肉来,再加上一些大骨头下脚料,每天回家都能打包一袋子,这些东西拿回家放点姜片大葱一煮,嗬,那叫一个香啊,隔着好几家都能闻得到。

    在那个基本上人人都是啃地瓜干吐酸水的年代,这些人却能天天见荤腥,谁不羡慕?

    因此听说谁家孩子在副食店里卖肉,人人都心向往之,羡慕的双眼发红。

    至于白大褂说的是医生,红旗飘则指的是军人,也都是人人羡慕的职业。

    这四种职业从六七十年代开始吃香,到了七八十年代照样吃香,一直到了八十年代中期之后,开始发生了变化。

    司机虽然还算是吃香,但已经不是很吃香,副食店纷纷关闭,卖肉的员工也都失去了昔日的光环,只有白大褂与军人还非常坚挺,但这两种职业必须要有专业知识或者必须经过选拔才行,并不是人人都能胜任。

    虽然人人向往,并不是人人眼红,只有那些有油水而又不需要技能的行业才成了人人争抢的目标,就比如去电力部门上班。

    进入电力部门,经过短短的培训,会扳电闸就行,具体的问题自然有真正的电力工程师来搞,大多数只管管理电闸变压器,然后喝酒打牌无所事事,又能捞外快,人人都给几分面子,简直过的就是神仙的日子。

    电老虎,这个称呼也就是在这个时代被喊出来的,而且一直延续了几十年,搞的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现在关自在要关宏达想办法为村子里通电,这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

    现在整个凤山乡,也就只有凤山集上有电,而凤山集距离关帝庙村少数也有十多里地,要想从凤山集引电,那电线就得跨过至少十来个自然村,而电线既然从这些村子里经过,那这些村子自然也要分润点福利,如此一来,花费的金额可就不是少数了。

    况且现在很多村子都非常贫穷,拉电需要的电线杆子,电线,变压器等物品,基本上都要各个村子里的村民平摊,很多村民可能都交不起这个钱来,但他们交不起也想用电,这就会产生偷电现象,如果查的严,那就可能会引起别人的仇视,发生暗中截断电线的情况。

    有些事情想的极为容易,真要实施起来,难度极大,并不是光拍脑袋就能完成。

    在基层想要干出点事情来,那是非常不容易的,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才行,各种矛盾的平衡,各种事情的应对,都要事先进行准备,可就这也避免不了突发事件发生,那就要看你的临时应变能力了。

    要么说,为什么只有基层才能锻炼人呢。

    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很多都是从最基层的地方做起的,锻炼一段时间之后,才获得了对基本国情的认知,这样才能对国家的状况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在处理问题的能力上才能趋于成熟与稳重。

    只不过有的人是踏踏实实做事,有的人却是单纯享受权力带来的快感,这是几千年来轮回往复的大命题,没有那个政权能跳得出来,特别是在中国。

    不过对于此的关宏达来说,什么大命题小命题都不管用,他现在只是发愁,这拉电的第一步应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