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八十一章 办法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100.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要不,太爷,咱还是先修路吧?”

    考虑到拉电的难度,关宏达打起来退堂鼓,“这不太好弄啊!”

    关自在看了关宏达一眼,“你就这么废物?你这村长是怎么当的?再难还能难死人?你再回去想想去!”

    关宏达唯唯诺诺,“那,太爷,我先回去了啊!”

    他回到家里后,想了半天,决定跑乡里问问这件事的可行性,乡长叶长发直接就给否决了,“老哥,这事情可不好搞啊,拉电就要花钱,这钱从哪里来?乡里的钱可不多了啊!”

    关宏达心说,“你们每天吃的满嘴流油,还好意思说没钱?”

    不过叶长发一句话就把这条路给堵死了,关宏达也不好说什么,跟叶长发在食堂里喝了一顿酒,便骑着自行车怏怏而返。

    这样一连过了几天,关宏达一直想不到好办法,上面老是推诿,理由都很正当,反正是挑不出毛病来。

    如果关宏达自掏腰包进行拉电,只要掏出十来万估计就能把拉电这件事给办成,但怎么做的人,不是蠢货就是白痴,要么是真的有钱有势的人。

    有些事情并不是光靠掏钱就能解决的,你掏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日后让你掏钱的事情将会一波接一波。

    关键是掏钱卖力搞事情,也未必会有人说你的好,反倒会有人笑话你是傻子,不一定能落一个好名声。

    普通民众虽然都有感恩之心,但那是受益单独个体,比如你资助贫困学生上学,或者帮助朋友解决一些生活问题,这些人都会记住你的人情。

    可一旦将帮助的对象扩大化,这种人情将会变得极为淡薄,甚至被人嘲笑,这种事情管宏达可是见的多了,他自然不会这么做。

    帮助关帝庙村的人,因为是自己村里的人,这样还能落一个好,帮助别的村子里的人,那还是算了吧,根本就没有什么意思,没几个人会念着你的好。

    因此有钱也不能盲目花,否则反而会坏事情,他关宏达又不是真的有钱有势,最多算是有点威望而已,不必出这个风头。

    可是不掏钱,这事情还真就不好办,磨破嘴皮子,跑了好几个部门,都是推三阻四的,搞的他极为窝火。

    他倒也认识市里的几个实权人物,但因为这点事情就去找人家,完全没有必要,他也拉不下这个脸来。

    他这几天忙来忙去,一直为拉电的事情奔跑,这件事自然也瞒不住家人,王欣凤见他发愁,就劝他干脆放手算了,“干啥非要拉电啊?没电不照样过日子?别人都不急,你有啥好急的?”

    关宏达道:“你一个娘们懂啥?这要是村里通了电,咱们的窑厂也有好处,到时候买个砖机,和好泥往里面一填,砖坯子就哗哗往外出,比现在拿模具要快多啦!又省时又省力,又出数量!”

    王欣凤道:“这样说确实是好事,可是没人管,你有啥法子?”

    关宏达沉吟不语,过了一会儿道:“总会有法子的,只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到!”

    他两人这是在吃饭的时候说的这话,一家人都在旁边,关晓军自然也在,他见爷爷发愁,眼珠子转了转,对关宏达道:“爷爷,咱们订的报纸到了,我给你念念吧!”

    关宏达虽然发愁,但只要一看到自己的孙子孙女心里就高兴,展颜笑道:“还是小军乖,学习也聪明,上一年级都会读报了,我说出去人家都不信。”

    他笑道:“正好刚吃完饭,你就给爷爷读几篇就行,读多了累人。”

    关晓军点了点头,“我去拿报纸来!”

    他拿着报纸走到关宏达面前站定,开始朗读几条政策消息,念了两篇之后,关晓军虽然眼睛还在盯着报纸,但嘴里念的已经不是报纸上的消息了,而是他随口编出来的:

    “汉阳省定河县农民徐润福,在勤劳致富后不忘回报乡村,他将自己辛苦赚来的八千块钱全都捐给了乡里,用来支持乡里关于农村通电实施,他这种高尚的精神,朴实的感情,感动了市里的领导,在市长王建业的批准下,定河县政府特意拨转款解决了村民的用电问题,成了汉阳省第一个全县通电的县城,受到了省领导……”

    “这个法子好啊!”

    不待关晓军将自己编织的故事念完,关宏达的眼睛已经亮了起来,拍着大腿道:“这个可以学习一下,我也捐款试试!他捐八千,我就捐一万!我看看咱们云泽市区有啥反应!是不是也会帮咱们解决拉电问题!”

    王欣凤吓了一跳,“日子不过了啊?你捐这么多,万一不管用,那钱可就打水漂了啊!”

    关宏达道:“不能傻捐,这件事必须得吵吵起来才行,人知道的越多越好才行,这样才有人重视。”

    他虽然不识字,却懂得舆论的重要性,此时从关晓军说的事情中得到了启发,便决定效仿一番。

    “怎么能让更多人知道呢?”

    老头拍了拍脑袋,想了一阵,一抬头看到关晓军手里的报纸,眼睛一亮,忍不住哈哈笑道:“我怎么把报纸给忘了!云山就有一个同学在京城上学好像是耍笔杆子的,张亚辉,对,就是张亚辉,这小子过年的时候还来咱们家拜年了呢,我找他给我写篇文章,肯定会有人看到的。我这就去他家走一趟,让人给他写信!”

    张亚辉此人是京城大学的一位高材生,也是关云山的初中同学,那时候他家里穷,经常来关宏达家里蹭饭,有时候没钱了,关宏达也会给他点钱花,因此他对关宏达极为尊敬,每年回家都要来探望关宏达夫妇。

    此人当初考上京城大学的时候,整个县城都被惊动了,上学的学费全都是县政府给的,还给了他一千块奖金,云泽市的新闻上都刊登了他的消息。

    他是云泽地区第一个考上京城大学的学生,当时曾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现在看到报纸,关宏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亚辉,老爷子因为不识字,所以最佩服读书人,尤其是佩服大学生,像张亚辉这种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那就更加被他看重了。

    有学问,肯定会写字,学问大,写文章就写的好,这是关宏达对于学问的朴素认知,在他观念里,上学就是读书认字写文章,张亚辉上的大学好,写的文章肯定也会很好!

    他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吃完饭就蹬着自行车向张亚辉家里去了。

    在关宏达骑着自行车出门后,关阳好奇的从关晓军手中拿过报纸,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关晓军刚才说的捐款通电的消息,奇怪道:“小军,你刚才念的消息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