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我在春城,用不了半个月,我挣的钱就能买下咱家整个砖窑厂!”

    关云山在回到家,见到关宏达后,父子俩差点就吵了起来,“现在这个点,你让我回家,你知道咱们得损失了多少钱吗?”

    他气的满脸通红,伸出手掌比划了一下,“你见过那么大的一沓钱吗?一袋子一袋子的装着,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你说你手里拎着的是好几万块钱,人家都不信!”

    关云山个头高,嗓门也大,“我来的时候,一天就赚了五六万!五六万啊,咱们一年才能赚多少?我去东北这才几个月,二十来万就到手了!什么生意能这么来钱?啊?咱们窑厂得卖出多少块砖头才能挣这么多?你这是让我拿着钱往外扔啊!我……我急着回家,路上钱都被人偷了,差点就回不来!”

    关宏达见儿子激动的浑身发颤,知道这个时候不宜跟他吵架,他吩咐门外一脸担心的卢新娥,“新娥,云山今天回家了,咱们改善伙食,你去把咱家那只光往外跑的黑公鸡抓起来,我一会儿我来杀,今天咱们炖鸡吃!”

    “还有,去拿一瓶茅台来,我跟云山喝一盅。”

    关宏达说到这里,好像想起来什么,忍不住嘿嘿笑道:“太爷这么精明的人,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小军一撺掇,竟然花了三万块钱买茅台酒,光车子运酒都运了好几天,他顺便还送给咱们一车,三百瓶酒,足够喝上几年了!”

    这时候的茅台酒八块钱一瓶,三万块钱已经能三四千瓶了,也就关自在舍得掏这个钱,换成别的人,绝不会这么败家。

    在关晓军偶然说起这好的茅台酒越喝越少的时候,关自在深以为然。

    别人不肯花钱,但关自在却不管这个,他这人不说视金钱如粪土,但起码在花钱上一直不怎么节省,反正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花了的钱才叫钱,不花只能是废物,到了他这个年纪,一切都看开了。

    他老人家好烟好酒,尤其喜欢喝茅台,有年份的茅台酒那就更是杯中妙品,千金不换,一直是关自在的最爱。

    在听了关晓军的提醒后,关自在顿时有了危机感,当场就想要花十万块钱去买茅台酒存起来,把听到这个想法的关宏达吓了一跳,哭笑不得的劝了关自在好几天,才让老太爷同意少花点钱,最后将十万块降低到三万块。

    为了运送这些茅台,酒场专门跑来一个代表,在收到钱后,用火车运了一车皮拉到了云泽市,费了好大劲儿,才送到了关帝庙村。

    这些酒运到关帝庙村的时候,关自在特意送给了关宏达一车,算是给关宏达的车马费了。

    这件事搞完之后,关宏达狠狠说了关晓军一顿,不让关晓军再胡乱出主意,一老一小,实在太不像话。

    老小孩,老小孩,太爷年纪越大,反倒是越有小孩子的脾气了。小军不懂事,没想到太爷这么大年纪,也跟着瞎胡闹,竟然拿出几万块钱买酒喝,简直不知说什么是好。

    现在关宏达想到这件事后,依旧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这老太爷也忒不拿钱当钱了!

    关云山却是不知道这件事情,闻言惊道:“花三万块钱买酒喝?太爷怎么这么多钱?哦,我知道了!你们这是把君子兰卖掉了?”

    他为人聪明,脑筋转的极快,听到这些钱后,瞬间就想到了君子兰上面,“我这次回来还想着把太爷的君子兰拉到春城去卖了呢,你是不知道太爷养的这些君子兰有多好,我找遍整个春城,就没有发现比太爷的君子兰再好的花!”

    他看到关宏达点头后,急道:“卖了多少钱?别让人给骗了啊,太爷家里的几百盆君子兰,品相那么好,少说也值三四百万!”

    虽然明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关云山还是忍不住感到着急,“少三百万都不行!”

    关宏达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个有啥用?卖都已经卖了,再说啥都晚了!不过啊,能卖一百万,其实我们已经知足了。做人呐,不能太贪,想的太大也不一定是好事。这些君子兰,太爷本来给人都没人要,现在忽然能卖出这么个价钱来,咱们还有啥不满意的?再说了,人家买主也要赚钱啊,咱也得给人家赚钱的空子。”

    关云山大为可惜,“可惜了,可惜了,这要是我在家,肯定能多卖一百万!”

    关宏达笑道:“你要不去东北走一趟,你能知道这花的价钱?不知道价钱,就不能胡乱要价。这件事啊,差不多就这样了,可惜也没用。”

    关云山还是感觉可惜,虽然这钱不是他的,但他还是感到十分痛惜,似乎自己损失了好多钱一样,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父子俩因为说了一会儿话,气氛渐渐融洽了起来,关云山的一肚子火气也慢慢消散,反正已经回到家了,再说什么也已经是晚了,在怎么生气也于事无补。更何况儿子跟老子生气,再怎么生气,也气不长,他关云山脾气不好,却是个孝顺的人。

    等到关宏达杀完鸡,鸡肉炖好了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关云山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看着关阳与关晓军姐弟,他一颗心瞬间柔软了起来,觉得少赚点钱也没啥,能看到自己在孩子茁壮成长,那也是一种幸福。

    关宏达取出一瓶被白绵纸包裹住的茅台,撕开绵纸,打开瓶盖,倒了两杯酒,“来,尝尝这瓶茅台,据说都有十几个年头了,太爷说喝这酒最好勾兑着喝,我也不懂咋勾兑,咱就这么喝吧!”

    坐在旁边的关晓军看着爷爷将这么一瓶陈酿茅台酒就这么给开了,心中实在痛惜无比。这种绵纸包裹的特殊年代的茅台酒,在三十年后的市场中,少说也能卖出几万块钱,往多了说,十几万,几十万都有。

    关晓军之所以撺掇着关自在这个时候买茅台酒,就是想多买点,储存起来,倒不是为了卖钱,而是到几十年后,无论是作为礼品还是在亲朋聚会的时候饮用,那都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因为这种东西喝一瓶少一瓶,已经很难用金钱来衡量了。

    在高档宴会上,这可比豪车名表有面子多了,豪车名表,只要花钱就能买得到,可是这几十年份的珍品茅台,那就不是花钱能办到的事情了,要机缘巧合才能喝上几口,想买也得去拍卖行去买。

    但是看爷爷与父亲这种喝法,再想到太爷关自在嗜酒如命的习惯,关晓军大为忧虑,恐怕这些茅台根本就撑不了多长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