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从关晓军手中抓回的报纸,关云山一直看了好长时间,这期间他一直站着观看,连坐下都忘记了,脸上神情不断变幻,出了一身大汗。

    “厉害,厉害啊!”

    过了好半天,将报纸放到一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门外的阳光呆呆出神,“我要是不恰好在那个时候回家,恐怕我就回不来了!还是父亲说的对,这件事确实邪性,果然不能持久!”

    他被这件事给吓着了,一天都精神不振,等过了差不多两天后,才元气满满的满血复活,将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

    关云山就是这样一个人,心宽的很,更何况他在这次从君子兰事件中是获利者,而非是赔钱者,虽然也感到了一阵后怕,但过两天也就缓过劲来了,但在心底却是暗自庆幸,要不是关阳姐弟写信一个劲儿的催促他回家,说不定他不是被抓紧号子,就是赔光了所有,光溜溜的回家,哪一种都令他难以接受。

    相比这两种结果,他在火车上被偷了几千块钱,那又算得了什么?

    他这段时间对关宏达一直都抱怨,抱怨关宏达不知道哪头轻,哪头重,放着金山不要,偏偏要守着泥土堆,现在才发现,原来金山靠不住,只有泥土堆才最实在,起码不会骗人!

    经此一事,关云山终于老实了很多,踏踏实实的在村里管理起自家的砖窑来。

    他朋友多,路子广,同学也都给力,在家里当真是混的风生水起,虽然并没有“挣大钱,做大事”,但砖窑的生意越来越火爆,整个云泽市区建筑物用的砖块基本上全都用上了他老关家的板砖,因为这个,关云山在关宏达的建议下,又在凤山乡的镇上包了一块土地,又建了一座砖窑,这样一来,人手就不够了。

    只好把关晓军的五个姑父安排进了砖窑,让他他们负责整个砖窑的运转,就连关晓军的三舅也参与了其中,这第二个窑口简直成了关晓军家一帮亲戚的东西了,也算是关云山给自己几个妹妹与小舅子的礼物。

    在老关家,关云山是独子,后面有五个妹妹,而关晓军的母亲卢新娥则是姐妹三人,她排行第二。

    在关云山的那个时代里,生孩子都是耗子下崽似的一窝一窝的生,这个年龄的人,一般都是兄弟姐妹好几个,五六个实属正常。

    就在关帝庙村附近的一个村子,兄弟八个的情况都有,这还只是兄弟,还不算他们那三个姐妹。

    那个时候又没有计划生育,自然是能生几个就生几个,孩子多了,干农活也轻松。

    农村姑娘找对象,也都喜欢找兄弟多的人结婚,因为家里棒劳力多,干活就少吃苦,与后世的情况截然相反。

    关云山的五个妹妹与他的年龄相差很有意思,都是差一岁,关云山比大妮大一岁,大妮比二妮大一岁,如此类推下来,相差都是一岁,到了老五哪里,比关云山已经笑了五岁了。

    这个时候结婚都挺早,关云山的五个妹妹全都出嫁了,老五关云锦前年才结了婚,五个姑姑的对象都是普通的农民,都挺老实本分,跟着他们或许发不了财,但也绝对受不了气。

    这是关云山兄妹们的情况,

    而卢新娥家中,与关云山则不太一样了。

    她是姐妹三人,此外还有一位哥哥两个弟弟。

    卢新娥姐妹三人中,关晓军的大姨跟着关晓军的大舅去了关中,几十年都没有回过家,也就姥爷姥娘去世的时候,她才会来了一趟,那是关晓军第一次见他的大姨,也是最后一次。

    而他的三姨则嫁给了云泽市区的一个医生,两家隔得倒不算很远,不过两家来往不多,三姨夫为人有点高冷,关云山呢,为人更傲气,因此两人不怎么对付,所以走动不多。

    但是姑爷们走动不多,两姐妹关系却非常好,在所有亲戚当中,关晓军的这位三姨是最疼他的一位,连关晓军的五个姑姑都比不了。

    除此之外,关晓军的三个舅舅里,他大舅的年龄非常大,与其余的妹妹弟弟相差了十好几岁。他儿子也就是关晓军表哥的年龄,比关晓军的三舅都要大上一岁,比卢新娥也小不了多少。

    关晓军这位大舅,能力很强,也上过几年学,当年逃荒的时候,从河东省逃到了关中,为此还被遣送了两三次,但那个时候关中有饭吃,又有熟人在矿上上班,因此关晓军这位大舅为了吃饱肚子,依旧是锲而不舍的往关中跑,最后终于定在了关中。

    他有点文化,能写能算,有加老乡举荐,进入了煤矿当上一名会计,后来随着职务的升迁,渐渐的成煤矿的一位领导人,返回老家后,就把关晓军的大姨也带去了关中安排了工作,而老二老三当时还小,就还留在了家里。

    后来再想带卢新娥等人去关中的时候,卢新娥与关晓军的三姨都已经结婚了,自然不能带走,而关晓军的二舅早夭,想带走关晓军的三舅时,关晓军姥爷不同意,说必须留一个男丁在家养老,于是关晓军的三舅就留在家里。

    可是在这个时候,家里就这么一个男丁,卢新娥两姐妹又已经嫁人,关晓军姥爷家一家的重担全都压在关晓军的三舅身上。

    在这个以种地为生的年代里,关晓军的姥爷姥娘年龄都很大了,下地干活都有点力不从心了,关晓军三舅的压力可想而知,家庭状况非常不好。

    娘家穷,自家富,平常卢新娥没少从家里拿钱接济自己的娘家人。

    这次关云山开设第二个窑口,把自己的妹夫都安排进去的时候,顺便把小舅子也给叫了进去。

    按照关宏达的意思,这个窑口就随这一帮亲戚折腾,挣了钱大家分,有关宏达父子掌控大局,只要他们不作死,就一定吃喝不愁,不能说是发大财,但最起码也衣食无忧,比寻常农民要好过多了。

    有这两个窑口开着,又有关宏达这位副乡长的面子,老关家的日子是越过越红火,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这日子肯定还是过得稳稳地,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可是这样过了一年多,关云山又有点闲不住了,他的一位朋友,在东北包了一个工程,想让关云山领着一帮人去帮帮他,关云山听了大为心动。

    他早就在家里呆腻了,就想着去外面见识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