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八十七章 命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106.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关云山与袁令旗去东北这件事,在关晓军看来完全就没有必要,尤其是关云山,家里的砖窑开的好好的,不说是日进斗金,但每个月挣的钱已经是不少了,有关云山与关宏达两人的关系在,云泽市区工地上用的黏土砖也都是老关家的砖窑提供的,只有他们的窑厂实在提供不了的时候,这些工地才会考虑用别的窑厂的砖。

    有着这么稳定的客户,实在是没有必要去东北千里迢迢的去挣那个辛苦钱。

    况且袁令旗那个亲戚给的工程其实也赚不了多少钱,这个时候在工地上包轻工并不怎么挣钱,远不如老关家的砖窑厂挣的钱多。

    这挣钱暂且不说,还有一件事更是要命,此时的东北,有些地方开发的极少,特别是这个时候的牡丹江,工地附近极为荒凉,晚上还有狼出没,跟随关云山去东北的关云堂,在走夜路的时候,差点被狼咬了喉咙。

    好在他反应快,人也有力气,被他抓着狼的脑袋把狼摁在了地上,嗷嗷叫着使劲摁,因为惊吓过度,竟然把那只狼摁了一夜,到天明看到有人来了,才松了口气,晕了过去。

    而被他摁在地上的狼,下巴都被他摁没了,早就死的不能再死。

    这件事后来被村民当成笑谈,但当时的情况实是惊险无比,但凡关云堂反应慢了一点,他就有可能被那只狼给咬断喉咙吃掉。

    多年以后,关云堂有时候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感到心有余悸。

    所以,从各方面分析一下,这个工程挣钱不多,环境还十分恶劣,又是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加上此时的东北治安方面实在是不怎么好,而关帝庙村的村民的脾气也都不好,万一起了什么冲突,那就会出大问题。

    其实这种事情,关云山不会不知道,但他哥们义气深重,这袁令旗有困难来找他,他宁愿耽误自己的事情,也要帮助自己的朋友,更何况这个工程下来,即便是挣不了多少钱,但也不会比窑厂上盈利少,况且还能趁此机会结交工地上的朋友,顺便也学一学工程上管理的学问。

    可是关云山霉运罩顶,干什么什么不成,他干哥哥的二儿子这么一死,什么工程都干不下去了,只能回来。可是当时工地都已经开工了,这七八十口子人这么一走,人家工地的工程也没法进行了,当地的工地负责人自然不乐意,到最后还得花钱了事。

    这倒好,一分钱没挣着,还倒赔了工地一大笔钱,加上来来回回的吃喝费用还有路费,不但赔了两万来块,而且还弄得里外不是人。

    所以有时候关晓军回想起父亲的经历时,总觉得在他的生命轨迹中存在着一双充满了恶意的黑手,每当关云山在面临一个足以改变自己命运的重要节点时,这只黑手就会制造出这样或那样的突发问题,从而导致关云山功败垂成,一无所获。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止一起两起,而是足足有十来次,本来每次都是好好的,可偏偏会突然就发生变故,弄得关云山措手不及,难以应对。

    这也就是关云山有韧性,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这要是换成一般人,遇到过几次这样的事情,估计差不多也就精神崩溃了。

    关云山一开始还能撑着,后来到了五十来岁的时候,实在是撑不住了,生活与事业上的接连打击,使得他终于放弃了理想,失去了斗志——他开始相信命了!

    一个人再努力,再奋斗,但是你没有这个命,到头来豪情壮志终究还是一场空!

    按理说,在这个八九十年代,但凡胆大妄为,敢想敢干又有点资本的人,到最后基本上都会有一番成就,更何况像关云山这样有资源,有人脉,又有韧性的人。

    可他偏偏到最后落得个一事无成,而以往不如他的人,倒是一个个混的风生水起,有滋有味。

    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那就更使得他难以面对昔日的同学朋友,于是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越来越羞于见人,自己成了一只不敢面对世界的鸵鸟,沉浸在虚假的幻想世界里,终日与酒为伴。

    现在随着与自己年轻的父亲的接触,关晓军以往看不起父亲的心思已经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同情与怜悯,还夹杂着一丝古怪的对于命运不公的愤怒之情,同时还有自责之意,其实自己的父亲活的真不容易!

    贝多芬说要掐住命运的咽喉,关云山也在效仿贝多芬,可惜却没有成功,在别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甚至是自己的子女眼里,也是一个失败的典型。

    现在命运的拐点又重来了一次,关晓军说什么也要阻止关云山去东北,因为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

    其实不用此时的关晓军来阻止,关宏达这次也坚决不同意关云山外出。

    此时的老关家与前世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前世还是一个村支书的关宏达,此时已经成了副乡长,而前世只有一个砖窑的他们,现在已经有了两个砖窑厂。

    如果关宏达还是村支书的话,关云山外出,关宏达一个人还可以管理窑厂,可是现在关宏达已经是副乡长了,事务繁忙,无暇管理砖窑,关云山要是外出的话,家里的窑厂那就少了主事人,这样会出问题的。

    况且两个窑厂每年赚取的利润已经是非常可观的数字,比他们去东北干工程的收益可要多了不少,完全没有必要外出。

    “云山,你这次不能出去!你出去了,咱们的窑厂怎么办?”

    关宏达道:“还有啊,咱们村子里村支书的位置还空着呢,我想好了,这个村支书就由你来当!有这么一个村长位置,你以后说话办事也有人听你的,不然那什么正什么顺的,很难让所有人都服你!”

    关云山道:“那是名不正,言不顺!”

    关宏达点头道:“对对对,我说的就是这句话!你这没有个小官当着,那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你说话的时候,人家可以听,也可以不听。可你要是当了村支书,他们就是心里不愿意,表面上也不会反对你,这以后做啥都好办。”

    关云山嘁了一声,“村长也算小官?人家芝麻官好歹也算是个七品县令,这小村长比芝麻官还要小了好几级,算什么官?”

    关宏达道:“怎么不算?只要是官,说话就有力量!再小的官,那也是官,就是跟村里的人不一样!”

    他对关云山道:“这个官你必须得当,不然我在乡里当副乡长,这个村支书给别人当,别人也不敢当!”

    “你给我好好的待在家里,那都不准去!外面这么乱,你要是带着七八十口子人,万一有谁出了问题,你怎么给人家家里交待?”

    关云山道:“我要不去,令旗这活就没法干,我怎么跟他交待?我都答应他了!”

    关宏达道:“那就只能推掉了!令旗这孩子也是,没见我们家这么忙么?一会儿你把他叫来,我跟他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