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八零年代 > 第九十三章 扯淡的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2_2128/665112.html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因为是提前交卷,关晓军走出考场的时候,大多数学生还都在看着考卷一脸的苦大仇深,只有孔令春耷拉着脑袋跟随他一起走了出来。

    “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

    关晓军走出考场教室,下楼的时候,忍不住冲孔令春的屁股上踢了一下,“知道狗黑子怎么死的么?”

    孔令春缩了缩脑袋,不敢说话。

    “你到底抄了多少啊?”

    关晓军见他可怜巴巴的,倒也不好意思再欺负他,“别给我说,你只抄了一点!”

    孔令春道:“就后面的一个大题没有抄下来,其余的都抄上了!”

    关晓军笑道:“那还好,前几名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上初中应该没问题了!”

    孔令春高兴的抬起头来,“真的?”

    现在整个关帝庙村的小孩子最服气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关晓军。无论是上学打架,还是抓鸟捕鱼,就没有关晓军不精通的。

    尤其是在打架方面,因为附近村的一帮社会小青年在路上对关阳污言秽语,被暴怒的关晓军连同关山虎,把七八个小青年的腿都打断了。

    剩下的几个小青年还扬言要报复,被关晓军拿刀架在脖子上,“我现在杀人不犯法,你再敢多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他当时说话的语气是笑嘻嘻的,但是刀子却真的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割了下去,当场就把那哥们吓尿了,所有人都一声不敢吭。

    最后,那几个小青年是爬着回家的。

    这件事闹得很大,搞的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了。

    知道了具体情形的人,一方面都说这几个小混混活该,但另一方面则对关晓军等人的狠辣感到惊心。当时他们三人中,年龄最大的关山虎才十五岁,而最小的关晓军才十岁。

    而关阳当时才十四岁,这些人连十四岁的小女孩都敢调戏,当真是丧心病狂,也怪不得关晓军如此恼怒,能压住火没闹出人命,那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而关云山知道之后,一个劲儿的骂关晓军,“你为啥不把他们的四肢都打断?打断两条腿,太轻!”

    这件事之后,关山虎、关阳、关晓军三人,成了整个凤山乡的煞星,说起他的名字来,连成年人都不敢大意。

    因为这仨家伙太凶残了!

    现在关山虎考上了云泽市一中,一个月才回家一次,而关阳因为初三学习已经有点紧了,吃住在了学校,一周才回家一次。因此三个煞星里,只有关晓军还时常在关帝庙村晃悠。

    人类从骨子里面就有一种崇拜暴力的基因,这种情况在幼年时期的表现最为明显,小孩子们中,谁打架厉害,谁就是小孩头。而像关晓军这样的近乎全能的家伙,在一群小伙伴里的威望那更是高的不可思议。他现在说一句话,比孩子们的家长说话都管用。

    现在关晓军说孔令春能考上初中,身边的孔令春顿时就信了。

    别看他关晓军还大那么一岁,但是个头跟关晓军一比,可就差多了,如今最多也就一米四多点,但肯定不到一米五。

    而关晓军却因为基因强大,又加上常年练武,营养补充的也非常充分,因此发育的极快,这才十二岁,就有一米七了。

    他在前世,成年后个头是一米八六,比关云山矮了几公分,但也算是很高的个头了。不过关帝庙村里的人个头都很高,尤其是关晓军的同龄人,成年后,一般都在一米八左右。

    关晓军平时在村子里并不怎么显高,可是一出去上学,立马就显出与别人不一样了,在教室里一坐,或者公交车上一站,入目的便全是黑鸭鸭的脑袋,此时扫视四周,便颇有顾盼自雄的味道。

    他这一辈子,比前世的发育还快了一点,现在一米七的“大个头”,在同龄人中,可谓是鹤立鸡群,威慑力十足。

    天然的个头差距,也会让孩子们生出隐隐的敬畏感,更何况关晓军是真的很厉害。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有什么好处?”

    关晓军看了孔令春一眼,“走吧,我请客,出去吃块冰糕去!”

    直到两人在学校的小花园里都快睡着的时候,铃声响起,考试终于结束了。

    交完试卷的考生在校园里自动分成几个队伍,在各自领队老师面前集合。

    因为各地小学的距离凤山乡中学都不太近,因此小考的时候,就需要各个小学的老师带着学生们来考场。这次带领关晓军他们的人,正是关宏叶。

    她查了查人数后,发现都到齐了,挥手道:“走,都去推车子去!”

    一帮小家伙走到车棚里,将各自的自行车推了出来,排着队向学校大门走去。

    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前后左右都布满了自行车大军,男女老少,人手一辆自行车,只有极少数的家在附近的孩子,才没有车子。

    这些学生们的自行车有新有旧,有大轮车也有小轮车,都是极为硬实的二八杠,推车的孩子比自行车也高不哪去。

    眼前这种自行车大军的情景,一直到了两千零六年以后,才逐渐发生变化,自行车改为了电动车。

    骑车出来凤山镇之后,学生们开始分流,嘻嘻哈哈沿着羊肠小道回返各自的村子。

    关晓军骑车刚回到家门,就听到关云山愤怒的咆哮声从院子里传来,“他妈的,这姓花的真不是个东西!狗屁不懂,还要瞎指挥!”

    关晓军吓了一跳,悄悄将车子停在门洞里,向院子里走去。

    就在关云山正站在院子里向关宏达抱怨,“设计图上面的卫生间,他非要去掉或者改成储物间!这个蠢货,我怎么解释,他都不听!非说厕所安在房间里不成体统,太臭!”

    关宏达此时苍老了不少,头发白了很多,但精神矍铄,对关云山哈哈笑道:“这些老东西,见识太少,连抽水马桶都不知道!你这样,你明天,带他去市中心看一看,让他见识一下楼上的卫生间到底是啥样。”

    关云山愤愤不平,“亏他还是个教育局的局长!连这都没见过!”

    关晓军只听了几句,就差不多猜出了是怎么回事,这种事情,现在已经大幅度减少,前几年那是屡屡发生。

    有些基层干部见识浅薄,什么都不懂,但偏偏瞎指挥,当家硬。

    前几年,关云山为市里毛纺厂修盖居民楼的时候,当时的领导看图纸,看到了房间里竟然标注了卫生间,勃然大怒,“房子里搞茅房,那还不是臭气熏天?设计院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图纸必须要修改!”

    任凭施工队怎么解释,领导也不听,最后不得不按照领导的意思,将卫生间改成了储物间。

    等楼盖好入住之后,所有员工都苦不堪言,每天早上,都有人拎着马桶在楼下排队去倾倒屎尿。

    还有一次,关云山为某县里修建办公楼时,某一把手非要把办公室设立在三楼,而且还要扩大。但在当时,盖楼的楼层还都是楼板搭建不是混凝土浇筑,承重力有限,空间太大的情况下,光是自重都是大问题。

    但是跟人家解释,人家就是不听,关云山一怒之下,这个活他不接了。

    后来有人接了下来,刚盖好,就塌了,砸死了五个当官的。

    当时还是那位领导,看到这种情况,立马就翻了脸,把施工队长抓了起来,“他妈的,我不懂,难道你们也不懂?这事情你们要负全责!”

    现在那位施工队长还在牢里蹲着,估计没个七八年出不来。

    这种扯淡的事情,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少,不过听关云山的抱怨,应该是又遇到了同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