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嘘!爷爷他们过来啦!”

    关晓军还想多问一下关阳关山虎在市里搞游戏厅的具体细节,关阳对他眨了眨眼,伸手向门外指了指,“开游戏厅,真不让咱家大人知道啊?”

    关晓军道:“你要是不想要零花钱,那你就给老爸老妈说去!”

    关阳想了想,心中挣扎了几秒钟,“还是不说了!”

    关晓军嘿嘿笑了笑,大拇指翘起,“聪明!”

    关阳笑嘻嘻道:“那是!”

    院子里关云山与关宏达两人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谈话。

    “这事情还有啥生气的?只要是不影响建筑安全,按照他们的意思搞就行了呗!”

    “可是这样搞,是要落埋怨的!到时候有人说起咱们家的建筑公司时,肯定是一片骂声。这种事情还没法解释,这些当官的到最后肯定把问题推到我们身上!”

    “有什么可担心的?大家又不傻,小道消息传得最快,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只要工程质量过关,不会有什么危险,那就一切都没有问题。亏心钱咱们不赚,但是像这种事情,其实没有必要生气,这种送到手的工程没必要推辞。”

    “我知道您的意思,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舒服。这些人蠢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他还不知道自己蠢,反倒以为自己很聪明,本来有些事情不用他们插手,但是他们为了存在感,偏偏要指点一下。他妈的,经他们这么一指点,所有的设计方案就又得推倒重来!”

    两人走进房间后,卢新娥与王欣凤已经在厨房将饭菜做好了,开始往桌子上端饭。

    云泽地区人吃饭非常简单,一般情况下做菜只做一个菜,比如今天吃凉拌黄瓜,那就做一盆凉拌黄瓜,端着盆子往桌上一放,一家人就拿着馒头开吃。除非遇到特殊情况,或者与人在一起喝酒,方才多做几道菜来。

    不过因为关宏达父子都是嘴馋的人,吃一种菜老是觉得不过瘾,因此每餐都要吃几个菜才行。

    今天关晓军小考,为了庆祝他能考个好成绩,因此饭菜极为丰盛,鸡鸭鱼肉全都有,足够一家人吃一天的。

    “爸,我准备与老虎明天去市里玩去,你的车借我们开一下呗!”

    关晓军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关云山碗里,“现在老虎开车开的很溜的,保证不会撞着人!”

    关云山瞪了关晓军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小子每次给我夹菜,就一定会有什么坏水冒出来,说,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关晓军笑嘻嘻道:“你看,你又怀疑你儿子了!我能有啥事?”

    他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道:“其实吧,我跟老虎在市里开了一家游戏厅,这明天就要开业,所以要去市里去巡查一下!”

    关阳大急,心说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谁知道关云山根本就不信,伸手在关晓军头上拍了一下,“满嘴跑火车!你说你年纪这么小,怎么嘴里每一句实话?也不知跟谁学的?”

    王欣凤不乐意了,“你打孩子干什么?”

    关云山收手,讪讪道:“这小子太不省事,瞎话张嘴就来,我这是教育他呢!”

    王欣凤道:“教育也不能打孩子!小军这么聪明,要是打傻了怎么办?”

    关晓军点头附和,“就是,就是,我说最近为什么做题越来越感到困难了,看来就是被爸爸打的,奶奶,你也不管管你儿子!”

    关云山笑骂道:“还反了你了!快吃你的吧!”

    到了第二天,关晓军与关阳在关自在院子里练习完功夫套路之后,关自在大为满意,“不错,不错,架子都练的差不多了,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们打法!你们以前打人,光凭力气速度吓人,那算什么本事?一点技巧都没有!千万别给人说是我教出来的!”

    练拳练拳,先练架子套路,再练习打法,师父喂招多年,再跟高手比拼几场后,才能出师。

    虽然关晓军练拳多是为了健身与防身,绝不会将功夫作为生存的手段,但在听到关自在说要教自己打法,心中依旧很激动,这说明自己的套路已经习练的差不多了,老太爷才会按照进度教他们姐弟对敌打法。

    在关自在家里帮助他将整个花棚里的花全都浇水除草后,关阳姐弟与关山虎才一起来到了关晓军家里。

    关云山为了做生意,特意买了两辆212吉普车,关晓军看的眼馋,曾偷偷开着在外面兜了几次风。

    但是在农村开车有时会出现很奇葩的问题,说不定从哪个胡同口就突然窜出来个驴子或者山羊,想躲避都不好躲。

    关晓军就是在一次兜风的时候,车子碾伤了一只羊,最后被关云山知道了,将关晓军打了一顿,再不让他碰车。

    现在趁着关云山的车子在家,关晓军便撺掇着关山虎开车拉他们去云泽市里。

    关云山不让关晓军碰车,但是关山虎毕竟是住在太爷院子里的孩子,年纪又这么大了,他倒也不好拦着。将钥匙递给关山虎时,说道:“路上小心点,别让小军摸车啊,这小子开车太疯!”

    关山虎点头,“是是是,我知道了!”

    等车子出了关帝庙村之后,这辆吉普车就开始频繁换人开,一会儿关晓军坐在驾驶位上,一会儿关阳又来抢,车子歪歪扭扭如同喝醉了醉汉一样,在乡下小路上缓缓前行。

    等到了云泽市磨盘街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关山虎盘下来的店铺,就在这南北走向的磨盘街南端西侧,上下两层,面积相差不大,都是一百来平左右。这其实是一个自建房,房主缺钱了急需现金,掏了四万块之后,这套房子连同后面的小院子,一起都给了关山虎。

    这个价格在云泽市这个河东省最贫穷的城市里,说不上贵,但也不能算便宜。前段时间,关宏达刚在云泽市区的环城公园处买了一个院子,也就五万来块,比这个院子可要大了不少,不过这个是门头房,毗邻大街,现在这个价格,倒是也能接受。

    此时临街的门头房里都已经摆了十多台游戏机,大门紧闭,但是门口的红色条幅已经挂了起来。

    关晓军三人在后院里坐了一会儿,关山虎抬手腕看了看手表,“快十点了,咱们开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