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我的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恭喜,恭喜,愿关老弟新店开业,日进斗金!”

    一名中年男子在关晓军新开张的游戏厅门前,对站在门口的关山虎拱手笑道:“以后街面上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

    他后面跟着两个青年,抬着一块横匾,横匾上有着四个鎏金大字:财源滚滚!

    关山虎站在门前,身如古柏苍松,他年纪虽轻,但是气度却非同寻常,使人很容易忽略他的年龄,直接就把他当做成人看待。

    他对着面前的中年男子点头笑道:“多谢,多谢,以后麻烦秦二哥的事情多着呢,”

    两名小青年将匾额按照关山虎的吩咐挂好后,秦二哥抽了几根烟后,转身离去。

    这个秦二哥叫做秦少杰,上一次被关山虎扯着腿拖拽了半条街的人就是他。

    此人在云泽地区拜了七个把兄弟,起个名叫做八大金刚,在整个云泽地区的地下组织里非常有名气,是一家酒店的老板,以传习梅花拳名义,纠结了一帮子小混混成天在市面上搞事情,外地的客车来云泽市的时候,必须都得在他的饭店里吃一顿饭才行,就算是不吃,那也得把钱留下来。

    这人非常横,口气也狂,一般人还真是很少敢招惹他。

    但是一年前,关山虎一个人冲到他的饭店,将他拖死狗一样拖出饭店,在街头暴打了一顿之后,秦少杰顿时收敛了起来,再不敢过度猖狂。

    像他这样的人,第一,就是怕官,这不单单是他,全中国的小混混都怕官。无论你是什么帮,什么派,什么会,无论是平时有多么猖狂,但只要我党的人民公仆一生气,人民专政的铁拳打下来,什么黑老大也得灰飞烟灭!

    所以,所有的黑社会都怕官,这在华夏那就是铁的的真理,如果有人不怕,那他离死也就不远了。

    秦少杰除了有一个饭店之外,还有一个建材厂,有一次市里公安局长的哥哥盖房子缺建材,直接开车去他的厂子里,将木板瓷砖什么的装了一车扬长而去。

    把秦少杰心疼的直跳脚,但就是不敢拦截,他要敢拦,那么损失的就不止是一车建材了。

    秦少杰第二怕的就是愣头青一样的小青年,如果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就算是敌人也能好好说话,不敢轻易搞事情。可是一些热血愣头的小青年却不管这个,这些人那是直接拿刀子就捅的家伙,完全不计后果。

    以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位黑老大在一个小饭店里因为与几个小青年起了口角,被人拿板凳当场砸死了,死的这叫一个憋屈,手下弟兄都来不及召集,报名号都不管用,就那么死了!

    因此相比官府中人,这些混混头目,最不敢招惹的就是战力高强还不要命的愣头青,官府中人最多把他们抓进去,这些愣头青发怒,一个不巧那就是要命。

    尤其是像关山虎这样有后台又有战力的愣头青,想想就让人害怕。

    黑社会的人也是人,也怕死,所以很多人都怕关山虎这个家伙。现在关山虎在云泽市暗地里有个绰号,叫做“疯虎”,当真是威名赫赫,一般人都得让他三分。

    尤其让人服气的是,这头疯虎这个时候还只是一名高中生,而且成绩优秀,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三名,一看就是考大学的好苗子。人家不但打架厉害,就是学习也照样厉害,能当状元郎,也能当流氓。

    这个年代,能考上大学,那就是前程远大之辈,关山虎学习成绩这么好,有这么能打,搞的一些小混混对他又害怕又佩服,连秦少杰都觉得关山虎这小子以后定然了不起。

    他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既然无法针对关山虎报仇,或者说报仇带来的后果难以承受,那么不能成敌人那就成朋友。

    不打不相识,现在他反倒与关山虎成了关系不错的“忘年交”“好朋友”。

    这次关山虎的游戏厅开业,他自然要来道喜祝贺一下,这个时候的云泽地区还没有开业送花篮的习惯,都是送个匾额完事,秦少杰也没有多送什么,也是一个匾额表示了一下而已。

    秦少杰走后,又有几个青年人陆续过来祝贺,有送小雕塑的,有送盆栽的,东西都不太值钱,但也算是一份心意。

    不要以为这个时候的小混混手里有什么钱,除了大混混之外,小混混永远不会有多少钱,古今中外过去未来,全都会是这样,底层的小混混都不会有什么钱,等到有钱的时候,那就肯定不是小混混了。

    所以现在这些家伙能买点礼物送过来,已经是难得的一番心意了。

    这些家伙送礼之后并不离开,在关山虎的邀请之下,全都围拢在游戏机前打起了游戏。

    九十年代,街机游戏的消费群体分为两种,一种是学生,另一种则是小混混,在游戏厅里经常发生动刀子的事情,就是这种原因。

    “老虎哥,你放心,我干别的不行,收钱肯定不会收错!”

    在一楼的一个小房间里,一名满脸青春痘的小青年拍着胸脯向关山虎保证,“以后这游戏厅就是我的命,我一定能管好,每天的账目我也会记录好的!”

    此人叫何永生,是云泽市里的一个很特殊的小混混,此人父亲是知青,母亲是云泽市乡下的普通妇女。当时很多知青管不住自己的裤子,脑子一热就会与与异性发生点关系,如果不巧,那将会有小生命诞生。

    何永生就是这些小生命中的一个,他父亲在能返乡的时候直接就跑的没影了,对他的母亲与妹妹毫无半点留恋之情。后来他母亲气的上吊身死,家里就剩下了他兄妹二人。

    村子里人都欺负他们,后来实在是被欺负狠了,他打伤了人后,就拉着妹妹何永琴东跑西逛,有时候去要饭,有时候干零工,整天这么饥一顿饱一顿的。

    后来何永生在云泽市因为得罪本地混混被打的半死时,他妹妹何永琴的哭叫声惊动了关山虎,让关山虎顺手给救了下来,又把他扔给了秦少杰饭店里打杂,这样好歹算是给了他兄妹二人一条活路。

    此人如今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找个吃饱饭的地方,顺便挣钱供妹妹上学,另一个愿望,则是找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然后打断他的双腿,为自己的母亲报仇!

    后世很多人都同情当时很多下乡的知青,同情他们生活苦,但是他们中的有些人,也做了很多令人不齿的事情。

    有的女知青为了回城,不惜与献身村干部,有的直接抛弃老婆,或者抛弃丈夫。

    这些人是时代的受害者,但也是伤害别人的凶徒,又可恶又可怜!

    何永生的父亲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现在关晓军要开游戏厅,关山虎想了想,就把何永生给叫了过来,让他来管理这个店。此人的妹妹现在正在市里的一所学校上课,有这么一个牵挂,他应该不敢在游戏厅里做什么手脚。

    因此现在这家游戏厅就归他来管,他的妹妹何永琴以后也就住在了这里,这也算是他们临时的一个家了。

    “你要是好好干,不偷奸耍滑,十年后,这个游戏厅就是你的!”

    何永生到现在还不知道关晓军的具体身份,闻言一愣,将目光看向关山虎,露出疑问之色。

    关山虎点头道:“小军说的就是我说的,你要真好好的干,这游戏厅我给你!”

    何永生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狂喜之色,说话的声音都颤了,“老虎哥,你可别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