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时,内院的那几名亲卫也从房顶跳下来,脸上有刀疤的将领更是势如猛虎般扑来。

    怪物诡异的独眼转了转,独眼看了看辛哲,察觉到危险,突然加速,从刀疤脸胯下钻了过去。

    “还想逃?”辛哲冷哼一声,夺过一名军士的弓弩,指向刀疤脸,后者瞪大眼睛,辛哲毫不犹豫扣下机括,嗡一声响,弩箭从刀疤脸腋下穿过,射向奔行中的怪物,怪物身形一扭,弩箭避开要害,穿透它身体,“铎”的一声将它钉在地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怪物将弩箭拔出丢掉,向前跑去,钻进人群。

    “让开,快让开!”

    辛哲一边前冲,一边给弩弓上弦,百姓们惊恐退开,怪物在人群中左突右奔,巷子里一片混乱。

    辛哲蛮横撞开沿途百姓,却很快就失去了怪物踪迹,正寻找间,发现地上粘液,往前追去,转过拐角,来到大街,正看到那怪物钻进阴沟,他毫不犹豫发射弩箭,却没能射中。

    长安城阴沟狭小,人根本进不去,而且里面交错复杂,连接着密密麻麻的地下排水沟道,怪物这一进去,要想找到,真比大海捞针还难。

    李泰带着镇北军将士赶来,看到钉在阴沟里的那只弩箭,咬牙切齿道:“挖,都给我挖!哪怕把长安城翻个底朝天,也要将它揪出来!”

    李泰治军极严,军令既下,哪怕刀山火海,将士们也会不顾性命往前冲,但这里是天子脚下长安城,皇宫就在数条街外,他们哪敢放肆。

    片刻后,刀疤脸劝道:“大人,老将军的尸身还在内院,将军府现在防守空虚,若是再有歹人图谋不轨……”

    李泰怒目圆瞪:“谁敢?!”

    辛哲说道,“那怪物只是凶手的工具,如一把刀,凶手用刀杀人,你不去抓凶手,非得追着刀不放,是何道理?”

    众人都是一愣,觉得少年的话有理。

    老将军无故身死,大理寺和刑部都束手无策,这少年不到半个时辰就找到突破口,更让人惊异的是,他在追捕怪物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狠辣和坚定,已经超过了这些军中悍卒。

    大唐的军士,都敬重强者。

    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正眼看这少年。

    只见他相貌普通,下巴微圆,还未脱稚气,头发沾了些汗水贴在额头,他眉眼并不出众,却很干净,特别是那双眼睛,有着这个年龄不应该出现的灵动和深邃。

    他穿不良人形制长衫,洗的发白,能看到缝补痕迹,而且这长衫明显大了一号,像一个布袋子套在身上,显得有些滑稽。

    通常而言,不良人都是官府征用有恶迹者来充当,俗又称之为“不良脊烂”。

    近些年,长安越发繁荣,各处妖鬼精怪也混迹进来,为了方便管理,不良帅得到朝廷准许,也开始招收有能力的异族者加入不良人。

    然而,按照朝廷官员的普遍认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也正是因为这样,不良人越发不得待见。

    万年县位于帝国中枢的长安城,衙门不缺钱,但不良人的俸禄却少的可怜,而且时常拖欠,以至于许多不良人都要靠着旁门左道才能维持生活。

    眼前这名叫做辛哲的少年不良人,显然过得清苦。

    李泰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少年,眼神有些复杂,拍了拍少年人肩膀,“你很不错,接下来有什么想法?要如何把幕后凶手揪出来?”

    他眼光甚高,整个长安城,很少有能入他法眼之人,此时虽只有简单的一句“你很不错”,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夸赞。

    辛哲没有回答,而是顺着原路往回走,李泰微微皱眉,跟了上去。

    一行人来到将军府外面。

    之前和怪物短暂交锋,镇北军中,当场死了一人,还有六人负伤,辛哲等人赶过来时,那负伤的六名军士,居然都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好似都已死了。

    其中一名伤员突然痛苦蜷缩起来,喉咙里发出含混的咕噜声,一名军卒喊了声“二郎”,慌忙冲过去,要将他扶起来,被叫做二郎的伤兵艰难伸手,拉住那军卒的双手,嘶声道:“大郎,救我!”

    这两人,居然是兄弟。

    “二郎你别说话,撑住!”

    伤兵口中涌出大股大股黑血。

    正此时,变故突生。

    “铖”的一记拔刀声。

    少年不良人一刀挥出,将被唤作大郎的军卒双手齐齐砍下。

    鲜血顺着整齐切口喷涌而出,冲了那伤兵一脸。

    军卒双手被切断,怔怔看着,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杂种!”

    “干你娘!”

    一阵喝骂响起,十余名镇北军悍卒冲了过来,拔刀向辛哲砍去。

    少年不良人挥刀格挡,这些悍卒愤恨交加,攻势凛厉,但少年人身手极高,硬生生扛住了这十多号军中悍卒强攻,非但如此,还将七八人打趴下。

    刀疤脸爆喝一声,肌肉鼓起,撑破衣衫盔甲,皮肤上冒出密集青色长毛,他指甲疯长,变成利爪,嘴巴前突,长出獠牙,化身一只可怖狼人。

    狼人长啸一声,一爪挥来,陈长生挥刀格挡,咔嚓一响,百炼陌刀,被锋利狼爪切成三块。

    “住手!”李泰爆喝一声。

    狼人已经红了眼,根本没听到李泰的话,他得势不饶人,一步踏出,地面石板,震出蛛网般裂纹,狼人双爪拍向少年不良人头颅,势必要将这家伙的脑袋拍成烂西瓜。

    辛哲不退反进,五指并拢,一掌拍出,掌心前面的空气被压缩,发出啪的一声炸响,手掌前进,又有空气被压缩,又是啪的一声,啪啪啪啪,密集的爆炸声响起,连成一片,如有闷雷炸响。

    佛门雷音寺,有一种掌法,因出掌时声若惊雷,又在方寸之间汇聚磅礴力量,所以名曰方寸雷。

    辛哲出掌如雷击,后发先至,轰在狼人胸膛,狼人胸口立刻凹陷,倒飞出去,穿过一面面墙壁,陷在另三条街外的墙壁中,他飞过的笔直线上,出现一串大字形的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