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门开了,哑巴那张油腻的大脸出现在门口。

    这会儿谁要再说哑巴长得像年轻时的高仓健,白客都能暴怒,跳起来给他一个大耳刮子。

    这哑巴真是奇葩。

    结婚前帅的简直惊天地泣鬼神。

    说他长得像年轻时的高仓健,那算是抬举高仓健。

    要不88年白客他们到铜矿场时,地位尊崇的四十多岁的女矿长都把持不住了,恨不能当场脱裤子跟哑巴大战一场。

    可结婚后,哑巴立刻变成另一个人了。

    肥了二十斤不说,头发也秃了,变成地中海发型。

    就像变戏法一样,高仓健眨眼变成谢广坤了。

    还是note版的。

    公司上下人神共愤,都恨不能变成噬鲲巨猿,把哑巴给干掉。

    哑巴腿断之后就更离谱了。

    窝吃窝拉一个月,体重又增加了二三十斤。

    哑巴有一米八三,没结婚前也就一百四五十斤。

    这会儿估计快200斤了。

    而且脸型一变,连笑容都变得猥琐了。

    哑巴那刚会走路的闺女在他身后紧紧跟着,门廊里面则是手足无措的哑巴媳妇。

    哑巴媳妇模样也还周正,瘦高挑,有一米七几。

    人也老实随和。

    看见大家来了,哑巴媳妇连忙给大家端来水果零食。

    哑巴的闺女则在大人身前身后忙活着。

    哑巴的闺女长得很漂亮,白白净净,眉清目秀。

    不过,天天跟哑巴两口子在一块儿接触人少的关系。

    她的性格有些内向,既怕生人,又想跟生人接触。

    其实哑巴夫妻的孩子应该多跟健康人在一块儿比较好。

    不然长大了,性格会出现问题。

    但哑巴家里当干部的老爸老妈要么大公无私不搭理哑巴,要么就顾着哑巴身下的两个健康儿女。

    刚坐下,喝了口水,哑巴就比划着说要回来上班儿。

    白客板着脸把他训斥了一顿。

    哑巴这才消停了。

    陈理和蒋文也趁机把他挖苦了一顿。

    陈理说哑巴以后骑车的时候,应该在后背挂个牌子。

    上面写着“我是大哑巴”。

    哑巴气的直翻白眼儿。

    几个人在这里说笑着,蒋艺则跟哑巴媳妇在里屋比划着悄悄话。

    哑巴的闺女跑前跑后,一不留神摔倒了,嚎啕大哭起来。

    哑巴连忙抱起来,一条腿在地上蹦着,哄着闺女。

    白客和陈理他们想帮忙,但也帮不上。

    人家的闺女当然人家才能哄好。

    只能在两边护着,防备哑巴摔倒。

    好在哑巴虽然长得肥,体力倒也不差,一条腿蹦了没一会儿就把闺女哄好了,抱到一边去了。

    临走之前,白客又跟哑巴好一顿叮咛。

    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让哑巴好好在家里养病,工资奖金一分也不会少的。

    哑巴顿时眉开眼笑。

    果然,这孙子并没有那么高风亮节,就是惦记他的小钱钱呢。

    老哥的事儿败露之后,白客又等了一两天,等大哥和大嫂都冷静下来,赶紧分别找两人谈话。

    这几天大嫂都没回家,领着然然回妈家了。

    不过上班儿的时候,大嫂倒是啥都不耽误。

    这也是白客舍不得大嫂的一个重要原因。

    大嫂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正派。

    哪怕有再大的个人矛盾,公是公私是私。

    绝不拿公事儿去报复私事儿,更不会拿私事儿来影响公事儿。

    老哥也不敢回家,都是一个人躲在家里随便糊弄点吃的。

    虽然刘康那里也有个家,他也暂时不敢回去了。

    估摸着老哥下班儿了,白客带着啤酒,买好现成的饭菜来找老哥。

    哥俩一块儿喝一喝啤酒吃一吃菜。

    吃着喝着白宗叹口气。

    白客趁机说:“哥,你不觉得这里有**吗?”

    “啥**?”

    “你看啊,你们回家那啥,怎么就正好被嫂子撞见了?”

    白宗叹口气:“是啊,怎么就正好了呢?”

    “你,你们是头一次在家里整那事儿吧?”

    “是啊,本来没想,后来她说有新出的动作片儿一块儿看看,谁知道……”

    “你看!我猜嘛!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

    “啥意思?”

    “刘康是不是事先就知道嫂子会回来?”

    “没有啊,你嫂子本来去她妈家了,我也没想到她会半路回来,要不也不会……”

    白客不免有些失望。

    看来这世界确实有无巧不成书的事儿。

    老哥和刘康从来不回家搞事,偶尔搞这么一次就让嫂子撞见了。

    这也算冥冥之中的安排了。

    不管怎么样,刘康还是有可能故意想撞这个大概率的。

    “哥,你,你不觉得刘康这个人很有心机吗?”

    “还行吧,买东西还没有你嫂子会讨价还价。”

    “她大学生嘛,在那方面肯定不行。不过,你不觉得她很聪明吗?”

    “是啊,她算账嘎嘎的,业务方面现在已经完全比我好了,好多东西我都得听她的……”

    老哥如数家珍般地说着刘康的优点,听得白客头皮发麻。

    老哥是个半文盲,跟刘康确实有互补的关系。

    照这么看来,他们也真是日久生情啊,而不是日的久了生情。

    白客连忙阻止老哥。

    “对,对,这些我都知道。其实我觉得吧,你跟嫂子才更有感情。”

    看到白宗叹口气低下头,白客这才长出一口气。

    “而且嫂子这个人宅心仁厚,你好好跟她认个错,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白宗却摇摇头。

    “你嫂子你还不知道吗?她眼里容不得沙子。”

    “唉,那是年轻的时候,眼下你们都不年轻了,然然都上幼儿园了。这点小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

    “啥小事儿啊,你,你还不知道吧?”

    “啥?”

    “我,我跟刘康都已经……”

    “已经啥了?”白客明知故问。

    “唉,都已经有孩子了。”

    “啊?怎么会这样?”白客假装吃惊。

    其实白客早就知道这茬儿了。

    不过,要不是大哥提醒,白客还没想到问题的严重性。

    要是大嫂知道大哥和刘康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大嫂确实不太可能原谅大哥了。

    “你,你千万别把这事儿告诉嫂子!”

    “可你嫂子会问啊?我也不会撒谎。”

    白宗向大嫂认错的时候,大嫂一定会拷问一番。

    以白宗的性格哪会撒谎搪塞,直接就把底儿托给大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