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等等……”

    女声突然说道:“岷岭市虽然不大,但是从这几十万人中寻找到诡术剑,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尤其诡术剑神出鬼没,身法莫测,我们若是真找到他了,不早就过了组织给的限定时间?”

    “自然早有准备。”

    沙哑男声将黑衣撩开,展露出魁梧矫健的身姿和密密麻麻虬结的肌肉,他的脸上,一道斜着的刀疤从头顶贯穿到下巴。

    他手一翻,一张空白纸张出现在他的手上。

    若是李烨再次,自然会发现,刀疤男子手中的纸,和他从诡术剑心脏里翻出来的一模一样。

    “这都交到你手上了,这两物件本身就是一体,如今你手里一张,若是再找到诡术剑手里的那张,我们可以直接跑路了。”

    另外一个男子打趣地笑着说道。

    “呵……”

    刀疤男子冷笑一声:“跑路?若是真跑路了,在组织面前,我们根本无处可藏,被抓到了,是真真切切地生不如死。更何况,虽然我们知道这两张纸珍贵,但是其到底是什么,我们一概不知。拿到手了,其实毫无用处,回组织交差了,那才是对我们最好的结果。”

    刀疤男子不再啰嗦,他将手中的纸张展开,映衬着月光,显得一片雪白。

    一股异能能量从刀疤男子的体内向着那纸张内灌输,一闪异色光芒从纸张表面浮现,随后回归平常。

    刀疤男子的猛然抬头,看向夜色脚下城市的西南,目露凶光:“诡术剑,就在那里!”

    ……

    某快捷酒店。

    李烨完成任务之后,谢绝了岷岭分局刘局长的安排,自己找了一个快捷酒店入住。出来只是单纯的做个任务,没必要做一些可有可无的应酬。

    许白月倒是在任务完成之后,给自己通了一个电话。

    李烨也知道,凭借许白月的性子,不可能是她指使苏明给自己下绊子,自然也不会恶语相向,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任务进程和结果,就扣了电话。

    此时的屋内,李烨仍然开着灯。

    他坐在酒店的桌子前,仔细地端详着这张看起来神秘的纸张。

    “难道是什么藏宝图?”

    这大概是神秘图纸被应用的最广泛套路。

    虽然猜测得玄妙,但是李烨也没法从中获得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只能作罢。

    “嗯?”

    正当李烨准备将那纸张收起来上床修心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手中的纸张异动一下,仿佛有什么能引起这纸张共鸣的东西,在向着自己接近。

    “这是怎么回事?”

    李烨的眼中浮现出一抹异色。

    正纳闷着,李烨又发觉,在自己的感知范围内,三股超凡力量在向着自己快速接近。

    两个异能者,一个血脉者,都是B+级。

    “是冲着诡术剑来的……”

    李烨的思路转的很快,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关键。

    能让岷岭市这个小城中突然出现三名陌生B+级超凡的,也之前的诡术剑能够吸引来。

    “这纸张,果然有问题。”

    李烨心头有了大概的计较。

    这三位超凡来势汹汹,恐怕就是专门针对诡术剑的。若真是如此,那么三人的实力,肯定不会平庸,至少都是领悟意境一重的高手。

    李烨思索片刻,抄起衬衫,直接纵窗而出。

    看着架势,等会儿动手的概率应该比较大。

    因为不能估摸出来者的确切实力,李烨也不能肯定,等会儿的交战会不会造成大规模的杀伤。毕竟现在身处于人流密集的城市之中,若是交手的强度超出预期,就会造成不可控制的人员伤亡,李烨必须要避开这个问题。

    “果然是诡术剑,他在逃!”

    月光下,三道人影从高楼间不断穿梭。

    刀疤男子的脸上露出一抹兴奋,距离任务目标诡术剑,已经很接近了。

    此时另外两人,除了身上的黑袍,也露出了容颜。

    “看来已经感知到我们的接近了么……”

    那女子是齐耳短发,脸上妆容精致,看起来妖冶妩媚,却不给人庸俗之感。

    “快些速度,跟紧一些!”

    另外一名男子面容平凡,脸色蜡黄,纯粹是路人相貌。

    李烨在感知到三人在加快速度,不过不甚在意,在经历过洗血砚血脉蜕变之后,李烨的肉体力量,已经到达了一个空前强大的境界,即使不加持异能,纯粹肉体力量的奔跑纵越,三人也根本比不上。

    李烨在向着城市边缘跑,那里人烟稀少,既不会引人注目,也不会伤及无辜。

    仅仅十五分钟,李烨就已经达到了城乡附近的一处野山。

    山上郁郁葱葱,只不过此时正值黑夜,树木枝叶显得有些狰狞。

    李烨停住了,手中一翻,主神武器春雪流银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在等待,等待那三位追击者的到来。

    “他停住了!”

    短发女子最先感知到了:“会不会有诈?”

    刀疤男人也是目光矍铄,诡术剑他也了解,虽然实力诡异,但是事实上综合战斗能力并不强,只是在暗中才具有恐怖的威慑力。因为这纸张的关系,他可以随时感知到诡术剑的存在,所以诡术剑的隐藏手段,没有了优势。不过此时诡术剑的反常,却让他的心头产生些许不安。

    “有诈?不管有没有,都得硬着头皮上。”

    蜡黄男子冷笑说道。

    刀疤男人和短发女子一听,头皮都有些发麻。

    没办法,组织的恐怖和残忍他们深深知道,任务完不成,命肯定也没了。

    “也别太担心,现在我们三个人,而诡术剑只是一个人,胜率还是很大的。”

    蜡黄男子又补充一句,似乎在宽慰两人的内心。

    “已经很接近了,做好战斗准备!”

    刀疤男人开口说道。

    “不对!”

    突然,短发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股气息,好陌生!”

    刚才距离远,只是模糊感觉是个B级超凡,如今接近了,她猛然发觉,这个B级超凡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似乎不太对劲儿。

    “嗯?”

    不只是短发女子,其余两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这怎么回事儿?!”

    三人犹如芒刺在背。

    就在此时,一道炽烈白光横贯长空,对着三人劈扫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