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贴身家丁 > 第659章 教科书般的挖墙脚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贾德道可以不给陶东山的面子,他的面子不过就是鞋垫子,垫在脚下舒服的很,若是不想垫了,就把他扔得远远的。

    但是,陶东海的面子,那是一定要给的。

    想从陶家赚取更多的利益,必须要在陶东海这里得到答复。

    而且,陶东海有个规矩,从不在家设宴。

    现在,陶东海要在家中设宴款待自己,那也是给足了自己的面子,说明非常重视自己。

    另外,也预示着,陶东海有要紧事相谈。

    不肖说,这一定是一笔大买卖。

    最勾人的,莫过于九岁红了。

    这个雏儿,是那么的勾人魂魄,若是就此放过,岂不是暴殄天物?

    想到这里,贾德道心痒难搔,但是,脸上却一副深沉如水的样子,蹙着眉,难以窥测他的心思。

    陶东山颤颤兢兢:“府尹大人,您是否肯……肯赏光啊?”

    贾德道叹了一口气,为难的摇摇头:“哎,公务繁忙,哪有闲暇喝酒?不过,既然是令兄相邀,那本府尹不去也得去啊,谁让令兄是金陵首富呢。”

    陶东山大喜:“府尹大人,请,快请。”

    ……

    妙语书斋,群龙无首,乱成一团糟。

    丁松晕倒,没有醒来。

    谁知道他是真晕,亦或假晕?

    反正现在晕过去,要比清醒好上一百倍。

    这事……简直太丢人了。

    师生们乱成一团。

    燕七趁机打铁,高声叫道:“妙语书斋的各位的才子,各位佳人,以及各位教授,今天与其说是妙语书斋和格物院比试,倒不如说是学术交流。”

    “而且,这一场学术交流非常值得,碰撞出了炙热的火花。也让我们明白了,做学问,就该抛弃一切杂念。做学问,要牢牢记住八个字!到底是哪八个字呢?”

    说到这里,他环顾众人,一字一顿道:“那就是:明德求真,知行合一。”

    众人闻言,热烈鼓掌。

    掌声稍歇,燕七朗声道:“我再次重申,格物院的大门,为金陵所有师生敞开,只要能领悟‘明德求真,知行合一’的真谛,你,你,你,还有你,全都是格物院的一份子。”

    许多人大声疾呼。

    “我是学物理的,我能去格物院读书吗?”

    “我不想在妙语书斋教书了,我能去格物院做教习吗?求你了,燕公子。”

    “我也去,我也去,燕公子,求您收留。”

    ……

    一帮人大呼小叫,围上燕七,纠缠不休。

    燕七得意的挥一挥手臂:“那还等什么?各位,跟我到格物院剪彩吧,卡么昂,北鼻!”

    众人似一窝蜂般,跑出妙语书斋,直奔格物院。

    许多妙语书斋的元老守在门口,苦苦哀劝。

    可惜啊,人太多了,根本劝不过来。

    过了许久,人流止歇。

    一帮妙语书斋的元老清点学生人数,竟然跑了四分之一。

    这一下,大伤元气。

    几名妙语书斋的元老满脸泪痕,掩面而泣。

    他们怒极,忽然跑到‘昏迷’的丁松面前,一脚踢在丁松的腰眼儿上:“你还装晕,装晕没完没了是吧?看,这都是你惹出来的祸患,你看看,学生跑了四分之一,这局面如何收场?”

    “丁松,你简直无能透顶,连教习也跑了许多,你没有那个本事,招惹燕七干屁啊,装什么大尾巴狼?现在怎么办?这残局如何收场?该,活该!”

    “姓丁的,你记住,你是妙语书斋的罪人,千古罪人,吃我一通老拳。”

    ……

    几个元老越说越气愤,一起冲上去,殴打丁松,拉都拉不开。

    旁边有人煽风点火:“打,狠狠的打,这个不开眼的东西,招惹燕七干什么?作孽啊。”

    ……

    格物院中彩旗飘飘,迎风招展。

    燕七这一战,可谓大捷。

    不仅战胜了丁松,将格物院的名声一炮打响,踩着妙语书斋的名头上位,甚至于,从妙语书斋拐来了许多才子和教习。

    这简直就是挖墙脚的典范啊。

    堪称教科书一般的挖墙角。

    狄人凤、安天率领各位大人成功剪彩,还进行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

    所有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狄人凤虽然谦虚,但骨子里也满是豪情,脸上挂满了兴奋之色。

    格物院成功办学,对他来说,可是一项无与伦比的丰厚政绩,对于他的仕途,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

    别说狄人凤,就连漕运司的其他官员,也受益匪浅。

    燕七和安晴分别致辞。

    余下的事情,便交给其他人处理。

    夜晚!

    众人在红月楼中喝酒庆功。

    宋河身为东道主,特别开心。

    格物院的兴建,宋河投了许多钱,未来的收益,也有他的一份。

    安晴挨着燕七坐下,听着众人吹牛打屁,只是倾听,没有说话,眉宇间,荡漾着一抹惆怅之色。

    燕七看出安晴心绪不宁,也不管其他人了,推脱有事,拉着安晴离开了红月楼。

    众人窃窃私语。

    “燕公子有什么事,这么猴急?”

    “这还看不出来吗?燕公子可是拉着安晴小姐一起离开的,这叫双宿双飞,还能有什么事?”

    “嘿嘿,燕公子艳福不浅啊,怪不得这么猴急,理解,非常理解。”

    ……

    燕七与安晴回到了天下无双。

    两人在凉亭中欣赏月景。

    双儿炒了几个小菜,向燕七和安晴恭喜了一番,便推脱有事,离开了凉亭。

    安晴拉着双儿小手:“妹妹,坐下来陪姐姐一会儿。”

    双儿眉若飞花,打趣安晴:“有七哥相陪,晴姐姐还哪里轮到双儿陪啊。”

    安晴很不好意思,脸颊潮红:“双儿……”

    “晴姐姐,七哥,夜色渐浓,你们慢聊,我要去收拾东西,就不陪你们了。”

    双儿十分乖巧,明白安晴和燕七的心思。

    安晴与燕七之间的事情,她早就看穿了,只是不说而已。

    她虽然稍微有点吃醋,但也替安晴高兴。

    因为,解解元就似一块大石头,压在安晴心里太久太久,这份惆怅滋味,双儿洞若观火。

    今天,晴姐姐终于打破囚笼,迈出了第一步,这当然让人开心。

    更何况,安晴与自己情同姐妹,便宜了别的女人,还不如便宜了自己的姐妹呢。

    再说了,七哥那方面太过生猛,自己可应付不来,每次都被杀得身软无力,三天不敢夹着腿走路。

    以后,晴姐姐也可以为自己分担一些了。

    想到安晴以后不敢夹着腿走路的样子,双儿露出促狭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