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师父,让我去把他抓来!”神近昭连忙说道,但香菱却伸手就砍了一下他,说道:“在那现什么?不知道师父最不喜欢你这样么?”

    “啊……”神近昭怔了下,香菱反而目光不移,让他自己去领悟,这家伙转了一圈眼神,终于一副了然的样子,连忙急拜香菱:“师姐教训得对。..”要照顾的人,当然是龙丘佑,他现在的状况虽然表现得不错,不过又怎么逃得过香菱他们的目光,大家都是相处了几十年的师兄弟姐妹了,一眸一笑都能够读懂彼此的心

    情。我摇摇头,随后说道:“佑儿,即便不能再觉醒先天九子,又有什么好失望的,先天为上苍眷顾,即便是没有,后天努力也可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且就算你不觉醒,资

    质也要远胜许多人,故而先天之力只会是你的心障而已,失去了就当是上苍不再眷顾你的考验就好。”

    龙丘佑点点头,说道:“师父,我知道了……我后天必定会更加的努力的。”

    “嗯。”我点头,心中却知道他这孩子心机还是有的,又怎么会不受影响,就算现在妹妹状态能接受得了,哥哥的状态又怎么可以?一人双魂最是难调整过来。

    我随后看着那道气息所在,说道:“我们缓缓过去便是,不要惊吓了对方,没准还有沟通的可能。”弟子们皆应是,我们很快就来到了那片嶙峋的山石丘那儿,对方发现给我们定位了,立即想要逃往别处,还施展了叶仙鸢瞬息移动的法门,我立即说道:“虽然是不速之客

    ,但我们不是坏人,还请道友现身,另此地主人是否是叶道友?”

    对方的身形迟凝了下,但仍然继续飞逃,我看向了少梓,少梓立即启动缩地,瞬息将对方拦下。..

    我带着弟子很快飞到了少梓那儿,而少梓此刻正站在一个少女身后,天道境的威压已经将少女稳稳的控制住了。

    少女不过十来岁左右,身穿朴素之极的白衣,没有太多的花样,更无任何的身份特征,即便是变化而来,但也太缺乏想象了。

    “孩子,你叫什么?”我缓缓的走到了她面前,尽量保持着微笑。而弟子们也没有太过严肃,只不过都惊奇这么小的孩子,居然拥有不下于无极境的修为,而且是在没有服食天道散的情况下,所以神近昭也不禁和九方素说道:“素素,这

    孩子如你一般,都是天纵之姿呢。”

    “胡说……我的师姐也有比我出色的啦。”九方素连忙否认。

    “孩子,叶仙鸢是你什么人?”我看她不答,就把叶仙鸢的名字搬了出来。

    那孩子本来对我抱着很大的戒心,此刻却听到这名字,愣了下后认真的盯着我,眼中有一丝不敢确定。

    “怎么了?你应该是认识叶仙鸢的吧?何以不说出来?”我让少梓把威压收了起来,一副随意她去留的模样。

    那少女想了想,还是咬牙对我说道:“我……我就是叶仙鸢……”

    “什么?”我听罢,脸色也不由一变,就连弟子们都面面相觑了,看着和少女的模样,就和老年的叶仙鸢八竿子打不着,她又怎么会是叶仙鸢。

    “你是叶仙鸢?那这个人是谁?”神近昭毕竟比较直接,立即召了云雾模拟出叶仙鸢的样子来,那少女看了一眼老太婆,随后怯怯的说道:“是……太婆……”

    大家都是一愣,包括我也是吃惊不小,不过很快就说道:“嗯,她常自称自己为老太婆,所以你都叫她太婆对么?其实她的名字,你也不知道,对不对?”那少女听到我居然猜出了细节,当即点了下头,我则看向了山丘底下几间鬼斧神工,连接山体的洞府,说道:“那儿是你家?你何不带我们去坐坐?我们不会对你怎样,只

    是想要听听她的事情,也想要听一听你的事情,可以么?”

    那少女看了我们一眼,有些犹豫起来,少梓则说道:“刚才若不是你非要跑,也不会限制你的行动,我也没没兴趣对一个孩子动手。”

    少女稍微宽心,可犹豫了下,指着山丘另外一个乱石堆搭起的房子,说道:“那里不是我家……那是太婆的家,我家在那边……”

    我们沿着那儿看去,发现这真的不能叫做好房子,只是这孩子照猫画虎,把山体洞府模仿出了乱石堆的效果了。

    “你太婆对你不好是么?为什么让你住那么破的房子?自己却住那么漂亮?”神近昭可懒得去想那么多的细节。

    “太婆……”少女本来想要回答,可很快就守住了话,看来对神近昭有戒心。香菱走了过来,蹲在少女的身前,说道:“你不用害怕,我们真的不是坏人,要是坏人,就懒得问你那么多事情了,我们只是无意中看到这里的空间锁住了,所以打开来检

    查一番,所以另一个角度来说,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因为你说的太婆已经没有了。”我看香菱居然那么直接,也是有些意外,不过对少女而言,既然早晚知道这件事,没有必要再隐藏下去,不过对于她才是叶仙鸢,我到现在都还有些不好接受,或者说,这老太婆自己也叫叶仙鸢,把这孩子也取名叶仙鸢?是为了继承衣钵什么的?毕竟也有一些地方取自己爷爷的名字的孩子,一来缅怀孩子爷爷一生辉煌,二来是让老人在

    上天庇佑孩子之意。

    “太婆她……她怎么了?”少女这下是打了个寒战,语气也变得着急起来,看得出,她是很关心叶老太的。

    “她给坏人害死了,不过我们没能抓住坏人,反而给他摆了一道。”少梓更是直言不讳起来,而且她说的也是事实,害死叶老太的是黑子的小创世,以及她本人。

    “可是……”少女一脸不能接受,很快眼泪嗖嗖的掉了下来。

    我们静静的看着她在那哭泣,倒也没有催促她怎样,而少梓和神近昭他们就地找了石丘坐下等待,也知道孩子需要一个发泄口,只有九方素在那暗自跟着落泪。九方素这孩子想必是因为想起自己的父亲九方烨,这才哭泣的,但龙丘佑站在那儿竟也落泪起来,那少女看到还有人陪着她哭泣,自然是哭得更是厉害,直到很久,仿佛

    流干眼泪,这才停了下来,一脸发怔的站在那。

    “说说你的身世,和你太婆的身世如何?”我一脸平静的问道。

    少女犹豫了下,才说道:“我在这里……只有太婆了,太婆死了,我就没有亲人了……”

    “嗯,没有了亲人,那这里就并非久留之地了,而且此地是另辟空间,就需要常年维护,你可知道维护的方法?”我问道。

    少女摇摇头,说道:“这些事……都是太婆去做的,她从来不让我去摆弄……连石房子都不让我进……”

    “她对你不好么?为何她住石房子里,你却自己另开住处?”我其实也大致猜出了一些问题,只是还是要她当面印证。“我懂事开始……都在石房子里住的……太婆对我也极好,教我修炼,认书,学习……可这些年……吃了那些东西后,才把我赶了出来……我一开始还以为她只是一时生气……可每次偷回去,都给重重责罚……后来,只能自己建了个房子……”少女缓缓的说道,眼神中却还有一丝的惧意,当然是对于这个转变仍旧没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