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摄梦师:面具下的欲望 > 第一百零七章:细微破绽(6)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子寒去找沐凡的时候,沐凡正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呆。

    “……沐凡,你在想什么呢?敲了门,你也没有回应。”

    “哦,没有,只是刚才和陆菲讨论了一些事情,我可能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已经到了。”

    “你呀,别把自己累着了。最近,咖啡馆里,的确大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进去,但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总不能一直想着,那个神秘人的事情,而不顾自己的身体。这5年来,你一旦想事情想的太过认真,就常常容易忽略掉周围的人。很多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

    李子寒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若是以前,他的确很有资格说这句话。但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了。

    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之后,连他自己都微微的察觉到,这句话,其实放在现在这个阶段,似乎已经不合适了。只是他自己的潜意识里,仍然没有将自己说服。

    “我只是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了。在这,若是我一个人,都不管不顾这家咖啡馆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你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年的话,我其实,明白你心里的想法,我也,真的一直记在心上。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时间不允许。”

    沐凡说的意思,李子涵再清楚不过了,这五年来接手了大大小小所有的委托,基本上,他相当于是陪着沐凡一路走过来的。

    但是,沐凡比他清醒得多了,他很清楚,李子涵,终究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因为,终有一日理财还是要离开咖啡馆的,这一件,沐凡一直很清楚。

    就如同五年前那样,李子涵突然出现,沐凡也只不过是随意的让他留在了咖啡馆,却不曾想,这个男生,竟然一直陪着她到了现在,即便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富二代的身份之后,这个男生,仍然选择了默默无闻的陪在她身边。

    “还是说说,我需要和你讨论的事情吧。”

    “好。若不是你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把我喊回来了。”

    “你果然够聪明,不用,我详细说明,你也明白,我需要和你讲的事情,必然是和我们所调查的事情息息相关的。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金贝壳夜总会现在的老板柯承是和我一样的来自异族部落的人。”

    李子寒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柯承?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说他身上的异能之术已经没有了,所以你在进入金贝壳夜总会之后,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同族人的存在。除此以外我们还知道,这个人是那个神秘黑衣人的手下,也就是他,给陆菲陆旭分别注射了未知药剂。你怎么突然间说起他的事情了?”

    “子寒,曾经我一度的,怀疑过柯承是不是施加了什么术法,使自己的异能指数,让别人无法察觉出来。但是,我现在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李子寒去找沐凡的时候,沐凡正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呆。

    “……沐凡,你在想什么呢?敲了门,你也没有回应。”

    “哦,没有,只是刚才和陆菲讨论了一些事情,我可能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已经到了。”

    “你呀,别把自己累着了。最近,咖啡馆里,的确大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进去,但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总不能一直想着,那个神秘人的事情,而不顾自己的身体。这5年来,你一旦想事情想的太过认真,就常常容易忽略掉周围的人。很多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

    李子寒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若是以前,他的确很有资格说这句话。但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了。

    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之后,连他自己都微微的察觉到,这句话,其实放在现在这个阶段,似乎已经不合适了。只是他自己的潜意识里,仍然没有将自己说服。

    “我只是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了。在这,若是我一个人,都不管不顾这家咖啡馆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你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年的话,我其实,明白你心里的想法,我也,真的一直记在心上。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时间不允许。”

    沐凡说的意思,李子涵再清楚不过了,这五年来接手了大大小小所有的委托,基本上,他相当于是陪着沐凡一路走过来的。

    但是,沐凡比他清醒得多了,他很清楚,李子涵,终究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因为,终有一日理财还是要离开咖啡馆的,这一件,沐凡一直很清楚。

    就如同五年前那样,李子涵突然出现,沐凡也只不过是随意的让他留在了咖啡馆,却不曾想,这个男生,竟然一直陪着她到了现在,即便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富二代的身份之后,这个男生,仍然选择了默默无闻的陪在她身边。

    “还是说说,我需要和你讨论的事情吧。”

    “好。若不是你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把我喊回来了。”

    “你果然够聪明,不用,我详细说明,你也明白,我需要和你讲的事情,必然是和我们所调查的事情息息相关的。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金贝壳夜总会现在的老板柯承是和我一样的来自异族部落的人。”

    李子寒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柯承?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说他身上的异能之术已经没有了,所以你在进入金贝壳夜总会之后,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同族人的存在。除此以外我们还知道,这个人是那个神秘黑衣人的手下,也就是他,给陆菲陆旭分别注射了未知药剂。你怎么突然间说起他的事情了?”

    “子寒,曾经我一度的,怀疑过柯承是不是施加了什么术法,使自己的异能指数,让别人无法察觉出来。但是,我现在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李子寒去找沐凡的时候,沐凡正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呆。

    “……沐凡,你在想什么呢?敲了门,你也没有回应。”

    “哦,没有,只是刚才和陆菲讨论了一些事情,我可能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已经到了。”

    “你呀,别把自己累着了。最近,咖啡馆里,的确大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进去,但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总不能一直想着,那个神秘人的事情,而不顾自己的身体。这5年来,你一旦想事情想的太过认真,就常常容易忽略掉周围的人。很多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

    李子寒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若是以前,他的确很有资格说这句话。但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了。

    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之后,连他自己都微微的察觉到,这句话,其实放在现在这个阶段,似乎已经不合适了。只是他自己的潜意识里,仍然没有将自己说服。

    “我只是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了。在这,若是我一个人,都不管不顾这家咖啡馆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你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年的话,我其实,明白你心里的想法,我也,真的一直记在心上。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时间不允许。”

    沐凡说的意思,李子涵再清楚不过了,这五年来接手了大大小小所有的委托,基本上,他相当于是陪着沐凡一路走过来的。

    但是,沐凡比他清醒得多了,他很清楚,李子涵,终究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因为,终有一日理财还是要离开咖啡馆的,这一件,沐凡一直很清楚。

    就如同五年前那样,李子涵突然出现,沐凡也只不过是随意的让他留在了咖啡馆,却不曾想,这个男生,竟然一直陪着她到了现在,即便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富二代的身份之后,这个男生,仍然选择了默默无闻的陪在她身边。

    “还是说说,我需要和你讨论的事情吧。”

    “好。若不是你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你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把我喊回来了。”

    “你果然够聪明,不用,我详细说明,你也明白,我需要和你讲的事情,必然是和我们所调查的事情息息相关的。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金贝壳夜总会现在的老板柯承是和我一样的来自异族部落的人。”

    李子寒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柯承?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说他身上的异能之术已经没有了,所以你在进入金贝壳夜总会之后,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同族人的存在。除此以外我们还知道,这个人是那个神秘黑衣人的手下,也就是他,给陆菲陆旭分别注射了未知药剂。你怎么突然间说起他的事情了?”

    “子寒,曾经我一度的,怀疑过柯承是不是施加了什么术法,使自己的异能指数,让别人无法察觉出来。但是,我现在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李子寒去找沐凡的时候,沐凡正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发呆。

    “……沐凡,你在想什么呢?敲了门,你也没有回应。”

    “哦,没有,只是刚才和陆菲讨论了一些事情,我可能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没有注意到你已经到了。”

    “你呀,别把自己累着了。最近,咖啡馆里,的确大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需要考虑进去,但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总不能一直想着,那个神秘人的事情,而不顾自己的身体。这5年来,你一旦想事情想的太过认真,就常常容易忽略掉周围的人。很多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

    李子寒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若是以前,他的确很有资格说这句话。但现在,他似乎也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了。

    所以,当他说出这番话之后,连他自己都微微的察觉到,这句话,其实放在现在这个阶段,似乎已经不合适了。只是他自己的潜意识里,仍然没有将自己说服。

    “我只是想事情,想的有些入神,你也不必如此大惊小怪了。在这,若是我一个人,都不管不顾这家咖啡馆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你唠唠叨叨的,说了这么多年的话,我其实,明白你心里的想法,我也,真的一直记在心上。但是,很多时候我真的别无选择,因为时间不允许。”

    沐凡说的意思,李子涵再清楚不过了,这五年来接手了大大小小所有的委托,基本上,他相当于是陪着沐凡一路走过来的。

    但是,沐凡比他清醒得多了,他很清楚,李子涵,终究没有办法在咖啡馆里久留,因为,终有一日理财还是要离开咖啡馆的,这一件,沐凡一直很清楚。

    就如同五年前那样,李子涵突然出现,沐凡也只不过是随意的让他留在了咖啡馆,却不曾想,这个男生,竟然一直陪着她到了现在,即便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富二代的身份之后,这个男生,仍然选择了默默无闻的陪在她身边。

    “你果然够聪明,不用,我详细说明,你也明白,我需要和你讲的事情,必然是和我们所调查的事情息息相关的。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金贝壳夜总会现在的老板柯承是和我一样的来自异族部落的人。”

    李子寒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柯承?我记得你曾经和我说过,你说他身上的异能之术已经没有了,所以你在进入金贝壳夜总会之后,并没有察觉到这个同族人的存在。除此以外我们还知道,这个人是那个神秘黑衣人的手下,也就是他,给陆菲陆旭分别注射了未知药剂。你怎么突然间说起他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