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一姐[古穿今] > 153.不忘8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啊~啊~啊~千年等一回~等一会儿啊~啊~啊~等!一!回!  关键时刻, 宁采苹还先反应过来了,她试图冲上前去想要帮商夏躲避这凌厉的一拳。

    可惜很快被旁边的人拦下,那些人甚至反手就架住她往身上踢了几脚。

    而就在这瞬息之间!

    商夏不仅以一个完美的下腰让912的铁拳落空, 在他力气落空整个人不受控制前倾的时候,她又飞速弹起来毫不犹豫地就是一个手刀劈在912的腰上。

    一切只在眨眼之间结束。

    商夏站在原地, 劈过人的手背在身后, 犹如悬崖青松。

    虽然大家都穿着一样的犯人服,但这一刻的她却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姿态。

    一拳落空还被反打的孙向龙沉默地站在原地, 脸色阴晴不定。只有他自己知道,腰部现在有多痛。

    架住的宁采苹的两个男孩呆住了:“孙哥?”发生了什么?

    宁采苹挨了打,现在耳朵里嗡嗡作响身上剧痛, 所以察觉到情况不对以后她定睛一看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回事?打人的912看起来没有占到便宜?商夏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气势还占了上风?

    一直站在一旁看到了全过程的男孩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 跳着脚说道:“孙哥!这妞儿居然真有两下子?她敢打你?要不要咱们几个帮你一起教训她?”

    孙向龙阴郁地看了他一眼, 他立即鹌鹑一样低下头不说话了。

    他再一次看向商夏,这时的眼神里就有了几分掂量:“你刚才的话, 什么意思?”

    商夏仍然保持着一只手背后的姿势:“听说你是狱霸?咱们这里的人都怕你,那他们是不是都听你的话?”她说着还看了宁采苹一眼, 分明是知道她刚刚挨了打。

    孙向龙皱了皱眉头。

    商夏又说道:“如果我说, 我也想做狱霸……是需要打败你吗?”

    “什么!”

    “喝!”

    一屋子的人瞬间都瞪大了眼睛,仿佛见了鬼一样, 包括宁采苹都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商夏居然会想做狱霸。她要不了多久就要出狱了,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她有些无法理解。

    912逼到头上来了, 商夏怎么打回去都是她的本事, 可是……做狱霸?

    场面持续安静了好一会儿,一个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2158你疯了吧?”

    这个少管所几千人,可就一个狱霸。

    孙向龙可以说不管是进来的罪名还是为人手段都让人听了就害怕,总之是说一不二的一霸。但是商夏……

    商夏上前一步:“打败你我就可以成为新的狱霸是吗?”

    孙向龙沉默,倒是他旁边的小弟陈海威忍不住说道:“我们孙哥在外头杀了两个人,还有一家五口差点被他烧死,进来这身手这派头……你想当老大,凭什么?”

    “闭嘴!”商夏看都不看他一眼,“犯罪也值得炫耀?在我看来老大就应该我这样清清白白的人来做。”这样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就应该直接枪毙,根本不应该给他什么悔改的机会。给不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是阎王的事情,而他们要做的应该就是送他去见阎王。

    陈海威听得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他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清清白白的人?这怕是这个月听过最大的笑话吧?大家穿着一样的犯人服都一样的在这里服刑,2158说她清白?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没犯罪,不认罪就是不承认法院的判决。”商夏盯着孙向龙又问了一次,“是不是打败你我就是老大?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

    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言外之意是默认她就要直接动手了。

    孙向龙冷笑了一声:“是。打败了我的消息传出去以后你不是老大也是了。”但是打败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以为占了一次便宜就真的能打赢他了?

    他话音一落就直接冲了上去。

    商夏眉梢一挑,几乎是带着兴奋的往前冲!穿过来的这些天已经憋死她了,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打一架。

    跟孙向龙一伙的陈海威几个人赶紧就有人去站在门口望风以防有巡逻的过来。宁采苹紧张又担忧地站在一旁盯着商夏,虽然那天在厕所里她真的很厉害,而且她也告诉了宁采苹她天生的力气大,但毕竟孙向龙凶名在外,而且看起来就比商夏能打得多。

    孙向龙也是这么想的——他怎么可能会输?比狠比凶比打架,他的人生里就没有过输这个念头的。没有进来以前他才十三四岁岁,瘦小一点的成年男人就已经打不过他了。因为他打架只会拼命。

    他的几个小弟都见过孙哥进来打过的几次架,也都知道他打起来有多猛,所以根本没有担心他会输,只觉得这个2158怕是疯了。

    挑衅孙哥?

    上一个挑衅孙哥的人现在已经老实得跟个孙子一样了,见到孙哥恨不得直接给他跪下磕头。

    这个瘦猴儿一样的矮个子能顶得住孙哥几拳头?

    陈海威几个男孩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教室前面的两个人。

    然后瞬间他们的表情就僵硬了——

    一招!

    只用了一脚而已!

    这一次在教室里的几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面目狰狞的孙向龙冲上去就是一拳,不但不怕反而隐隐兴奋的商夏根本不打算让他靠近,跑了几步飞起一脚!

    那看起来轻飘飘的一脚踢在了孙向龙伸出拳头的胳膊上。

    所有人都以为孙向龙甚至都不会停手,肯定继续一拳砸到商夏脸上了。没想到结果却是孙向龙被商夏那一脚踢得整个人都侧翻了出去。

    是他们瞎了还是产生幻觉了?有两个男孩抬起手来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宁采苹瞬间松了一口气。

    孙向龙当然不会就这样认输,他沉着脸继续往前冲,完全不怕。

    可是他的对手是商夏,结果就早已经注定了。

    接下里教室里的几个人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孙向龙打别人一样,只是现在被打的换成了他——在瘦小的商夏面前,他真的是毫无还手之力。

    他又不肯认输。

    被打的那叫一个惨。

    后来那几个小弟都看不下去了,试图劝孙哥认输,还被他一拳挥开了——在这里的人打架都很有默契,绝对不会往人能看见的地方招呼,所以孙哥被单方面虐打了好几分钟,但是脸上看着还是好好的。

    一家人到了家里以后,商建言和秦婉君就一起去厨房里忙碌了——商家一直都是这样的,如果遇到重大节日或者家里什么重要的日子,就是夫妻两个人一起在厨房忙活。

    商建言做硬菜比如糖醋排骨菠萝咕噜肉这样的,而秦婉君更擅长家常一些的菜比如酸辣土豆丝清炒小白菜之类的。

    商夏出狱的时候是穿了爸妈带过去的新衣服,回到家里在那个新衣柜里也看到了一柜子的新衣服。

    虽然商夏是穿越来的,可也能一眼看出来,衣服和鞋子肯定是爸妈一起去给她买的。

    因为爸爸是一直都想把她打扮成小公主的,他总是想给她买粉色浅蓝色的裙子,圆头的白色红色小皮鞋。而妈妈就喜欢把她打扮的特别有气质那种。

    两个人的差别很大。

    柜子里挂着的新衣服分明是这两种风格都有的。

    商夏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关上衣柜的门,然后走出了自己焕然一新的卧室,在满屋子饭菜香气里走到了客厅里。

    爸妈还在厨房里忙碌,但是客厅吃饭用的桌子已经摆出来了,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两个菜。

    商夏看了看,客厅跟她记忆里的没有什么差别,电视柜上那只长颈花瓶花瓶也还是原来的样子,里面插着两支百合,纯白的花,绿色的叶子,清新怡人。

    这是妈妈的风格。

    她穿过阳台走到厨房里:“爸爸妈妈,就我们三个人吃饭,不要做太多了吧,吃不完浪费。”

    穿着围裙正在切菜的秦婉君回过头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爸妈都知道的,小夏别担心,吃不完也不会让你吃剩菜的。”

    因为她从小就不爱吃热过的菜,只喜欢吃新鲜的。

    商夏顿了顿,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秦婉君。

    “妈妈,我其实这几年真的挺好的,在少管所里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难熬。”

    她说完分明感觉到秦婉君的身体颤了颤,她也没有回头就连声说道:“知道知道,我们都知道的。”

    那边正在炒菜的商建言也头也不回地说道:“小夏我们看到你这样就知道你没有被那里头毁了,你是爸妈的骄傲,一直是个好孩子,爸妈都相信你。”

    商夏点点头——她不仅不会被毁掉,那些欠了她们家的,她都要一一拿回来。

    说到这个,商夏就问道:“爸妈,你们听说过吴爱华一家最近有什么消息吗?”明明他们是知道她快要出狱了,所以打算找关系让她出不来的。可是外面的事情商夏不管想做什么都无能为力,所以她焦虑归焦虑还是只能等着。

    幸好最后顺利出来了。

    商夏提了吴家,尽管她的语气很平静,可是那句话问出口后,分明还是感觉到厨房里的气氛一瞬间就不一样了。

    沉默了片刻,商建言才沉声说道:“吴爱华还在学校里当着老师,吴家也没什么变化。”

    商夏知道他们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她想了想,觉得作为一家人,而且她现在还是让爸妈不放心的孩子,最好还是不要对他们有所隐瞒。

    “爸,我快出来的时候收到消息说吴家准备找关系要让我出不来的。不过我还是按时出来了,所以不知道是吴家没有动手,还是找关系没有成功。”

    “什么?”秦婉君声音颤抖着说道:“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这世上是没处讲道理了吗?”

    “妈你先别激动,我现在不是出来了么。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是想让你们知道,吴家一直没有悔改的意思,甚至也不会有任何愧疚,他们那样的人,我们如果退了一步,他们就会把我们往死路上逼。”

    商建言转过头来看着商夏:“是有这样的人,干了坏事就想着斩草除根,因为他们也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害怕被报复。小夏,今天爸妈是打算要给你好好过一个生日,咱们吃完饭以后再谈这些事情。”

    “我知道,爸爸。”商夏原本也是打算好歹要等着吃完这顿饭再说的,可是一开口没有忍住,她现在也有些后悔,所以听到商建言的话立刻就什么都不说了。

    她露出一个笑脸来:“妈妈,其实我现在已经顺利出来了,这就是好事不是吗?”

    秦婉君立即点头:“是,我们小夏出来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那些作恶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两个人加快动作。

    一桌子丰盛的菜和一道汤,再加上一个小的生日蛋糕,一家三口人围着桌子坐在一起。

    商建言特意拿了一瓶红酒打开,给三个人都倒了一杯。

    “今天小夏回家,咱们要庆祝一下,小夏已经成年了爸爸再也不拦着你喝酒了。来,咱们一家人碰一杯。希望咱们家的日子以后越来越好。”

    三个人的小酒杯碰到一起。

    商夏给酒杯又倒满上。

    这一次秦婉君举起了酒杯说道:“这一杯祝小夏生日快乐,爸妈祝小夏以后的日子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的。”

    商夏又跟着喝了一杯,然后放下酒杯她就看着爸妈一起往她的碗里夹菜。

    “小夏喜欢吃爸爸做的糖醋排骨,多吃点。”

    “小夏喜欢吃玉米粒,也多吃点啊。”

    一家人都克制着在饭桌上只说高兴的事情,商建言和秦婉君也说起了商夏不在家的这几年,小区里发生的一些变化和有趣的事情。

    商夏很配合地听着,偶尔笑几声。

    一顿饭吃完,商夏跟着一起要去厨房里收拾洗碗。

    秦婉君就阻止她:“你今天刚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再帮着我们干活,妈妈一定不拦着。”

    虽然商夏说了,但其实菜还是做多了剩下不少,需要清洗的碗筷盘子也没有几个。所以听到妈妈这么说,商夏就没有坚持。

    她走到阳台上去看了看养的植物。

    商家一家三口都很喜欢花草,家里的阳台上一直都是郁郁葱葱的看起来很热闹。

    几年过去,商夏却看到阳台的铁丝网上却少了很多需要精心照料的花木。

    以前那一盆每年都开得特别好的刺玫死掉了,那个陶土的大花盆现在是空着的。

    商夏的记忆里,自己特别喜欢这盆花,开起来的时候一大簇颜色明艳,她每次进了小区里离得老远就看到自己家阳台上这一盆开得灿烂的花。

    怎么会死了呢?

    “小夏,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商夏回过头看着端着一杯茶叶水走过来的商建言。

    其实这个问题她还在少管所没出来的时候就在想了。出来以后她要做什么?才十八岁的女孩子,按理说应该去继续读书的。

    如果没有吴家的话,商夏可能真的会报名高考继续读书。

    可是不是的。

    商夏不会忘了自己怎么进去的,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答应原主的事情,她不会让她失望的。

    她还在看着自己。

    何况商夏背着这样的名声,就算她想去安安静静的继续读书恐怕也很难,而且吴爱华一家人也不会让她如愿。

    商夏想了想后,问道:“爸爸,你认为我应该做什么?”

    商建言皱着眉头:“你还是个孩子,不应该为了那些畜生毁了自己的一生,不值得。爸爸认为你应该去好好读书,未来有一天站在高处用自己的成就告诉所有人,你并不是谣言中说的那样。”

    这分明是已经猜到了商夏接下来的打算的。

    商夏也明白商建言为什么会这样说,作为她的父亲,吴爱华欺负了他的女儿,还害她被关了四五年,他恨吴爱华恨吴家吗?当然恨的。

    如果可以他也愿意自己去亲手报仇。

    可是这样是行不通的。

    因为如果他真的拿了刀去杀人,不管能不能成功,他肯定会有一个罪名——不是故意杀人就是杀人未遂。

    这样一来,传闻大概就会说,看看这一家人,女儿狠毒的弄惨了自己的老师,爸爸就去杀人,真是一家子的犯罪分子。

    杀了吴爱华,他们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吗?

    不能。

    包括现在的商夏,如果她愿意的话,甚至可以无声无息的杀掉吴爱华,她有信心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爸爸你放心,我不会去找吴爱华的。”

    因为这样的畜生只是一刀杀了他太便宜他了,而且杀了他以后商夏还是要背着故意弄残老师、从小就心狠手辣的名声。除非他们以一家人灰溜溜地换个陌生的城市生活。

    “真相就是真相,他们当初污蔑我、害我进少管所,这些真相我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

    商夏早就已经想好了,只要她出来就一定要让那个畜生身败名裂,吴家一家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就因为商老师,很多人都喜欢上了历史这门课程。

    商夏的妈妈秦婉君是开在她们家的小区门口开了一个小卖部的,虽然赚钱不算多,好在来来往往的大多都是一个小区的人,大多都很熟悉。

    在没有出事之前,这一家三口是很幸福的。

    但一切都在商夏读初二那年被毁了。

    家里有个优秀的老师家长,而且爸爸妈妈感情很好,商夏从下就性格好,亲戚朋友都夸奖那种,空闲的时候她就会根据爸爸的推荐去看一些书,也明白事理,不像是一些同龄人那样懵懵懂懂的还每天想着写完作业看电视剧之类的。

    商建言和秦婉君都是特别开明的家长,从小就会教育商夏,女孩子和男孩子是有区别的,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跟男孩保持适当的距离,有一些地方是绝对不能让男孩接触的。

    所以初中的时候那个叫商夏去了宿舍说教她数学题的男老师,刚刚动手就被她发现了。

    事情发生以后,商建言和秦婉君甚至来不及震惊和难过,忙着上下奔走想要为女儿请个好律师辩护。他们根本没想到还有人能颠倒黑白,后来发生的事情甚至险些击垮了这两个从来与人为善、相信正义相信政/府相信人民警/察的人的信念。

    一晃就是好几年过去,两个人眼看着对方都老得那么快。可只要想到小小年纪就被关在那种地方的女儿,这夫妻两个就都没有心思安慰彼此关怀彼此。

    秦婉君的姐姐秦丽君家的女儿宋兰溪,也就是商夏的姐姐,姐妹俩关系一直都不错。商夏出事后,宋兰溪为了帮她联系记者想要扭转那些一面倒的不实新闻,匆忙外出后被醉酒的卡车司机当场撞死。

    司机肇事逃逸,出事的地方那么巧监控就坏了,找不到那辆车的车牌号。宋家一家和商建言秦婉君疯了一样的去想办法,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别说报仇了,一直到现在就连谁撞的人都不知道。

    宋家也只有一个女儿,出事后那个家也就毁了,夫妻两个每天都在家里对着女儿的房间和照片流眼泪,再也没有心思关注别的了。

    商建言和秦婉君又是愧疚又是难过,甚至后来都不敢去宋家走动了——宋兰溪为了救自家女儿出车祸命都没了,而他们什么都不能给宋家,怎么能有脸去见人家?

    这几年他们的内心一直都是极度煎熬的——为人父母的无能,所以才没有办法替女儿伸冤,让她明明是受害者却顶着难听的名声小小年纪就进了少管所,而且好几年都不能出来。为人亲戚的,让人家的女儿为了自己家死得不明不白,什么都帮不上什么都给不了。

    他们的日子早只是熬着了。

    唯一的念想就是一定要等着闺女回家来。

    商建言和秦婉君走出了少管所后,就相互搀扶着一边往前走,一边忍不住回头看。看着看着秦婉君的眼泪就又掉了下来,商建言拍了拍她的后背,叹着气说:“咱们小夏就快回来了,这是高兴的事情,快别哭了。你这眼啊,再哭就又要去医院了。”

    秦婉君立即想到自己家现在已经不剩下什么存款了,小夏回来如果还要继续读书……她可不能再去医院花钱了。她立即收了眼泪,抬手擦着眼睛说:“我就是几年没见到小夏了,她都长成大姑娘了。我想着当初要是没出事……心里头难受。”

    商建言摇摇头:“想那些没用的干什么,咱们不如想想小夏马上就回来了,也看到她人了,是不是把她那屋子再收拾一下,铺的盖的被子都晒晒,床单被罩都换新的,再给她买些合身的衣服鞋子?”

    秦婉君一边擦眼睛一边点头:“这都是我这个当妈的该操心的事情,又让你给想在前头了。”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上了郊区的公交车,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才回到自己的小区里。

    这个小区他们也是住了很多年的,商夏出生就在这里。这是一个很有些年头的老小区了,小区里的人也大多都互相认识。

    商建言夫妻俩刚进小区里,就看到一个熟人拉着自己家孩子走过来。面对面走近的时候,商建言还先打了招呼:“老赵,带着儿子去哪儿啊?”

    这以前都是他的同事,赵家的儿子赵越也就比商夏小了三岁而已。

    商夏出事,最后结果是进了少管所,商建言公立高中的工作也跟着没了。所以他跟以前的很多同事也就不再是同事了。

    他倒没什么,但有些以前见面都会随便聊几句的同事在他家出事后再见到他,反应却有些古怪。商建言也能够理解,不管别人怎么样,他一直都还是原来的态度。

    这个赵老师以前跟商建言教一个年级的,他是地理老师,两个人关系还算不错。

    商建言先出声打了招呼,赵老师就笑着说道:“去给这小子买双鞋,他吵着要什么篮球鞋,打篮球专用的……臭小子不给买就在家里闹了好几天脾气,这不是周末嘛,就带他去买了。”

    商建言笑着说:“男孩子多运动是好事,打篮球挺好的,你这当爸的应该支持嘛。”他说着看了一眼赵越,“小越好像又长高了啊?看起来这个头都有一米七左右了吧?跟你同学一起打篮球肯定占优势了。”

    他也是看着赵越长大的,以前赵越看到他都会跟着小区的其他小孩一样老老实实叫一声“商老师”,没想到今天他却低头踢了一脚脚下的小石子。

    赵老师和商建言都发现不对了。

    赵老师立即拍了他一下:“臭小子怎么回事?看见长辈都不知道打招呼了?刚还在家里说自己最近表现好呢!”

    商建言笑着正要打个圆场,就见赵越突然抬起头来盯着商建言说道:“商老师,听说小夏姐姐是反社会人格,从小就虐待动物是吗?所以她才会连自己的老师都伤害。”

    商建言和赵老师勃然变色。

    一旁原本微笑着的秦婉君也怔了怔,蓦然撇过头去,泪如雨下。

    赵老师立即训斥道:“赵越你话说八道什么?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鬼话?给商老师秦阿姨道歉,快!”

    赵越却固执地盯着商建言,分明在等他的回答。

    “小越,你小夏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这个小区看着她长大的叔叔阿姨知道、她的同学老师知道、商老师和你秦阿姨最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已经十五岁了也是个大男孩了,要学会明白是非区别什么是谣言什么是事实。”商建言严肃了面容,就像是站在讲台上教育一个教室几十个学生一样。“叔叔是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谣言,但是你跟你爸妈求证过了吗?跟小区的叔叔阿姨求证过了吗?或者去问问小夏以前的老师们?你也在小夏读过的小学初中读书的。”

    他的眉间出现一道深深的立纹:“小夏是个好孩子,她是我和你秦阿姨的骄傲,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你小时候见过小夏姐姐的,可能你小孩子忘事快吧?没事,她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再看看就知道了。别人说的都可能有假,到时候你自己亲眼看,好不好?”

    说到最后一句,商建言因为想起了马上就要回来的商夏,语气瞬间就又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几年他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事,其实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了。

    当年商夏在学校戳瞎了数学老师吴爱华后,商家没有反应过来,吴爱华的反应却很快,他立即放出消息说是学生反应过激故意刺瞎老师,并且他家不知道在本地有什么关系,还直接曝光给了媒体。

    当时Y市本地的社会新闻就传出了关于初中女生残忍刺瞎数学老师眼睛的标题,下面的详细新闻也是用了春秋笔法,先是模糊说了一下商夏小时候就有人见过她追打小狗,然后就说那个被刺瞎的数学老师有多英俊帅气,教学上有多优秀,有多少学生喜欢他等等。

    甚至连本地电视台都播了这样的新闻。

    当时商夏一家才反应过来,可是也晚了。除了非常熟悉的亲戚和相交多年的朋友,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待商夏,甚至是看待他们一家。

    当时商建言看着那些新闻和那些人的谩骂诅咒很生气,可是他最担心的却是女儿——她还是个小孩子,正是在建立三观的时候,经历了这种事很可能就整个人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改变。

    让他欣慰的是女儿没有朝着自己担心的方向发展。她只是变得比以往沉默了许多而已,脸上也渐渐的没了笑容。

    商家只是个最平凡的小家庭,没有什么大靠山大来头,商建言能做高中老师是他自己争气,在那个大学生含金量极高的年代考上了师范大学正经大学生毕业出来的。

    遇到了这种事情,他们没有任何办法,能想到的就是相信国/家相信正义相信公道,他们也曾试图联系记者找报社,想要说清楚事情的真相。

    在商建言和秦婉君看来,世上怎么会有这样颠倒黑白的事情?就算有那种罔顾事实胡乱报道的记者,肯定大多数记者还是实事求是的。可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想要联系的那些记者都根本联系不上。

    最后一家人都绝望了,只能等着结果。

    可是这件事在他们看来,最差商夏也是未满十八岁的,那个被她戳瞎了一只眼的畜生也还好好的,她应该不会有事才对。

    却没想到现实再一次狠狠地打了他们一个耳光。

    商夏被判了五年。

    商夏不仅以一个完美的下腰让912的铁拳落空,在他力气落空整个人不受控制前倾的时候,她又飞速弹起来毫不犹豫地就是一个手刀劈在912的腰上。

    一切只在眨眼之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