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鉴于从汶上县大运河西,一直向南至180千米的徐州。

    再到韩庄南大运河,朝东延续到台儿庄,兰陵,临沂一线。

    集结了大量的中国军队。

    而且汤恩伯军团的出现,让日军大本营看到了一个,重挫老蒋嫡系军队的一个大好时机。

    日军大本营有意改变之前的‘暂不扩大中国战场原则’,进而想进行全面的津浦线-徐州战役。

    在4月3号,日军大本营召回华中,华北派遣军参谋,冈部直三郎,河辺正三,町尻量基,武藤章,樱田武,梅村乌郎。

    研究津浦线战事。

    到了4月6号下午,在台儿庄战场,坂本支队和濑谷支队的溃败。

    以及中国空军在长江一线的猖狂攻击。

    瞬间激怒了大本营里面的鬼子参谋。

    纷纷大吼着‘踏平徐州’‘打下武汉’,战意霍霍。

    当晚,日军大本营正式下达了‘大陆命’84号命令,决定发动扩大级‘徐州战役’。

    同时,大本营参谋总长载仁亲王,于同日下达了,“大陆指”第106号的《徐州附近作战指导要领案》。

    把第16师团,114师团,独立混成第5旅团,混成第3旅团,混成第13旅团。

    划归西尾寿造中将的第2军。

    华中派遣军将动用第3师团,第9师团,第13师团,第101师团,岩仲战车队,参与徐州战役。

    同时调第4飞行团,进驻济南西郊机场。

    这样,加上原有参与徐州战役的第5师团,第10师团,第1,3飞行团。

    日军总计将在徐州一线投入近10个师团,3个陆航飞行团,以及大量的火炮,战车。

    近24万兵力。

    而这个时候,被胜利冲晕头脑的中国方面,则在6号夜晚,收到一封来自津门的绝密情报。

    得到情报的李宗仁大喜过望,随即给武汉去电:

    “武昌何总长、徐部长次宸(军令部部长徐永昌)兄、熊次长哲明(军令部次长熊斌)兄、林次长蔚(军令部次长林蔚)兄:

    (1)津息:台儿庄胜利已激起日方反战运动,致预定由国内增加8师亟早解决华北战局之计划打消,现在向鲁南之增兵,均由各战场抽调而来。

    (2)我如能把握台儿庄胜利之果而早日解决峄县之敌,则可扩大敌之反战运动,怂动国际力量之观听。确立我胜利基础,在此一举。

    拟请委座集中所有力量争此一着,务盼兄等主持一切,以期早观厥成,是所盼祷。”

    在电报里面,李宗仁明确要求继续增兵徐州,对日军第5,第10师团残兵,进行雷霆打击,以响应日军‘国内的反战呼声’。

    到了7号,中国台儿庄大运河一线的军队,继续对峄县的日军,进行猛烈的攻击。

    而日军的坂本支队,则是撤到沂北。

    和张自忠,庞炳勋部,寂静对峙。

    而在更大的范围以内,中国方面所不知道的是。

    东洋十几万新补充的军队,正在日夜兼程的朝着蚌埠-淮河一线,菏泽-济宁-临沂一线。

    进行大规模的南北对向运兵。

    ——

    7号上午,9大队完全清理完所有的战机,之后机械师将会对战机受损部分,进行全面的维修替换。

    下午3点,武汉王家墩给杜剑南来电,照片已经加急洗出,确认了击沉的2艘炮舰的身份。

    一艘为势多级河川炮舰,常备排水量338吨级的保津号。

    一艘为日军海军第11战队,排水量820吨级的长江旗舰安宅号。

    电话里面,毛邦初高兴的说道,明天全国各地报纸的头条,将是台儿庄大捷和长江反击战大捷。

    在杜剑南接了电话不久,刚回到寝楼,准备收拾一下,和兄弟们一起到信阳城里面庆祝。

    大喇叭又嗷嗷叫了起来。

    “杜剑南队长请到塔楼,航委毛厅长电话;杜剑南队长请到塔楼,航委毛厅长电话。”

    “槽!”

    杜剑南怒骂一句,只得一路小跑回塔楼调指室。

    “剑南,好消息啊,天大的好消息,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电话里面,毛邦初热情洋溢,兴奋得语无伦次。

    “屁!”

    杜剑南心里腹诽。

    “——周海找到了,”

    “什么?”

    杜剑南的心里猛地一跳,充满了狂喜。

    “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俘虏鬼子将军的时候,用力过猛,脚崴了,哈哈!”

    “俘虏鬼子,将军?”

    杜剑南听得有些发迷。

    “4个日军海军俘虏,其中包括日军第11战队司令近藤英次郎少将!”

    电话里面,毛邦初哈哈大笑着说道:“他现在在铜陵,委座亲自下令楚同号炮舰立即过去迎接,明天上午他就能回武汉。”

    “嘶——”

    杜剑南狂喜的倒吸一口凉气:“这就破纪录了?”

    在他的记忆里,中国抗战若干年,最大的俘虏也就是少将军衔。

    而且到现在之前,最大的俘虏就是一个大佐。

    “对,对,就是破纪录了;明天上午,在武汉将要举行献俘,委座亲口命令,你们9大队和4大队,都要参加。”

    “飞机都拆了维修,没法去。”

    知道周海没有事情,杜剑南就很高兴了,至于武汉,他还真没兴趣。

    “不用,你们坐火车,火车已经给你们联系好,就要到达信阳,你们赶紧去,晚上我给你们接风。”

    “靠!”

    杜剑南暗骂一句,无奈之下,只得同意。

    不久,周海安全无事,而且活捉了4个鬼子海军,其中还有一个少将的消息,在整个机场传播开来。

    各种欢呼,人人振奋,惊喜,一脸的称奇。

    ——

    3点40许,9大队的16名飞行员,还有机修庄灭寇。

    一起坐着一辆大卡车,奔赴信阳城。

    到了车站,一辆客车早已停在那里等候,本来车上的乘客本来都是怨声载道,不过看到杜剑南这一群身穿飞行员便装的小伙子,都理解的住嘴。

    因为日军在黄河以北肆虐,所以南下的火车人满为患。

    所有的车厢都是人摞人,挤得密不透风。

    不光走道,就是每一个车厢的厕所里面,也挤着人。

    杜剑南这17人当然不需要去挤着些车厢,而且无论哪一个车厢,也再装不下这么多的人。

    他们被安排在列车餐厅,不过里面也坐满了人。

    这里面的男女老幼一看都是营养很好,各有来头的人物。

    看到是一群空军小伙子,餐厅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比较热情,很快就挤出来2张餐桌,给9大队的17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