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轰——”

    天崩地裂的声音传出,许多人还沉寂在了圣子大典的气氛之中,但是这震动人灵魂的声响传出,令得半个混沌大界都是颤栗,光华冲天而起,震撼天地间。

    整个混沌大界风云激荡,所有武者都是震惊到了祭出!

    “本源路崩了,本源路要开启了!本源祸要正式降临了!”

    “本源生灵所在的那一界,将要和我们这一界彻底的贯通和融合了!”

    “本源祸之外,还有难以想象的造化将要出现了!一切将会成为现实了!说不定能够夯实主宰之基!”

    “本源路真的开了,从里面有本源生灵坠落下来了!”

    举世震撼,万族万教强者惊呼。

    与此同时,世间十大同时震撼,多少仙王同时走出,仙王气息惊天动地。

    与此同时,十大绝地、十大禁区之中都是有光芒撕裂天地、贯穿九天十地、震动人世间,不可名状的生灵都是在这一世复活了。

    不可名状的生灵的气息,何等的惊天动地,不过是隐约间传出了一丝、一缕而已,已经足够令得天地间群雄变色和胆寒了,心中更是生出了大恐惧,几乎要伏跪在了地面之上。

    万古的变局,就这样开启了,所有的武者都是震惊了,全部都是颤栗和颤抖,这一日终于要来了吗?

    谁也不敢妄动,所有人都关注十大绝地、十大禁区以及世间十大,只要他们有所动作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一切就此证明了。

    事实上,此刻禁区绝地之中,都有嘶吼声传出,有沉睡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不可名状的生灵觉醒,似乎有人要拉着古老的棺椁出世,要君临天下。

    “本源祸,这一次一个本源祸,为何能够吸引那么多的生灵出现?都说这一次本源祸将会祸乱天下,是开天辟地之后的又一次盛会,甚至有超越主宰,不可名状的生灵将要出现了!而且很可能不止一尊!”

    “你胡说什么鬼话,从古至今,主宰唯一而强大,一世只有一尊,多少大世积累才有如今的十大,按照你的说法的话,那么十大算得了什么?”

    “你不懂,主宰之后还有路,否则的话,这一世那三尊从古史之中走出的无上存在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据说那条路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走,一旦在哪条路上走错了,就是万丈悬崖,从此化为不可名状的生命,必须进入绝地禁区之中苟延残喘,若是出现在世间,就是弥天大祸!”

    “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隐秘的?”

    “隐秘嘛?这些在过去却是都是难以想象的隐秘,世人怎么可能知晓?但是这一世本源祸这样出现,分明就有一场浩劫降临了,世间十大、十大绝地、十大禁区都有动作了,不可名状的生灵都要出现在人世间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谈什么隐秘?一切岂不是如同笑话一般的可笑嘛?”

    “什么盛世?什么机缘造化?分明是一场浩劫要出现了!一个流血漂橹的乱世将要出现了!”

    显而易见,上至高天仙道、下至九幽崖底、横跨诸多大荒、无穷无尽无人烟的地域之中,凡是有武者的地方,就是心血一片澎湃,乱世的大幕的就要拉开了,本源祸将要降临人间,最大的灾厄和最大的造化要同时出现了。

    第三绝地之中,此刻有一尊生灵走出了,看起来如同麒麟一般,但是偏生头顶之上有三千颗独目,让人远远看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与此同时,它身上带着一种威严浩荡十万里而立,虽然已经收敛了部分气机了,但是还是这般的慑人!

    举世震动啊!这样的气息扩散而出,弥漫到了前路的时候,真的是整个天地都在颤栗,都为此而轰鸣,恐怖而滔天的气息蔓延而出,惊得众生瑟瑟发抖。..

    “这就是绝地之中不可名状的生灵了吗?想不到这样的生灵居然真的出现了!”

    “不对,这绝非正主,他的气息虽然强大,但是还没有抵达不可名状的地步!”

    看着那从绝地之中走出的盖世生灵,不知道人都是在议论,他们惊骇、他们恐惧、他们惶恐,但是他们内心深处未尝就没有激动?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若是没有意外的话,那绝对是一尊主宰级别的生灵了,甚至在诸多的主宰之中,应该也属于至强的那一流,惊天动地、太过骇人了!

    谁能够想到,随随便便从绝地之中走出一尊生灵,哪怕是朦胧,但是却已经恐怖和可怕了。任何武道天眼对它都无效,世间无人能够看透它的虚实,根本就看不穿,而是事实上也无人有胆量和勇气去冒犯。

    只有当它自己行走的时候,才有人偶尔能够看到,它身上的鳞片之下都覆盖着一只只的眼睛,让人忍不住就是觉得毛骨悚然,不自觉的就是要跪下。

    这无关乎它的气息和威压,单纯是这种形象,就能够吓死一群人了。

    然而,世人只能够看到它一个背影而已,它微微一闪,整个人就是消失不见了,刹那间而已,就是出现在了那第四禁区之外的本源路裂痕之前了。

    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已经有诸多的武者出现了,而且为数众多,成千上万人都是伏跪在了地面之上,此刻前方有人遥遥相望,神色冷冽。

    这都是真正的准主宰,并非是主宰,但是依旧恐怖。

    毕竟主宰还是讲究的,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怎么能毛毛躁躁的呢?应该在关键时刻才出现,让麾下的准主宰来这里关注就行了。

    见到那来自第三绝地的麒麟兽出现之后,那两尊准主宰的眸子更加的深邃了,他们身后都是浮现了主宰器,垂落光芒笼罩在了自己的身上,让人不可看穿。

    “唔,真的要开了吗?”

    那麒麟兽此刻缓缓的开口,口吐古老的神文,似乎从古至今就没有几个人能够听懂一般,只不过神灵力是共通的,那种神性波动大家都能够理解。

    而今这个地方,就算是仙王都不敢靠近了,留在这里的人,很多并非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了啊!他们身躯都是不由自古的伏跪在了地面之上,哆哆嗦嗦的,神色无比的难看,根本就走不了。

    而那两尊准主宰,眸光深邃,在主宰器的笼罩之下更是身体朦胧,他们此刻根本就不发表任何言论。而那麒麟兽也是开始沉默的观察着,他来自第三绝地,代表的是十大绝地、十大禁区的态度,世间谁人敢动它分毫。

    巍峨的悬崖绝壁之上,那大大的裂痕已经扩展到了两千丈高了,就在一夜之间暴增,近乎是直接炸开的,非常惊人。

    不时有一缕本源气息一般的物质飞出,让一干仙王都是眼热得不得了,可惜这个地方站了两尊准主宰、一尊不可名状的生灵,谁敢靠近,谁敢尝试?

    本源气息喷薄而出,乌光绽放,早先有物体坠落下来,但是却没有人靠近,看着那物体进入混沌大界之后,似乎不被此界的力量所容,然后就缓缓的被消磨了,化为了灰烬。

    “怎么回事?”一个准主宰开口,终于开口道。

    显然,两尊准主宰不比那不可名状的生灵来早多少,还是没有了解,也在观察,他拘禁来一尊仙王,平静的开口,让他告知。

    “刚刚……那本源路崩开了,坠落出了这种东西,看不出到底是物件还是生灵,像是被雷劫劈过了一般……”他断断续续的开口,言语颤栗,哪怕是仙王又如何?面对准主宰的气息,哪怕是对方收敛了部分的威压,但是依旧让他感觉到犹如蝼蚁面对苍天一般。

    本源路炸开了,有惊雷炸开,而且是从内部爆发的,巨大的声响惊动混沌大界是有原因的。

    “来自本源生灵所在那一界的天劫?这怎么可能?本源生灵所在的那一界也有会有天劫吗?”一尊混沌朦胧,如同神灵一般的准主宰开口道。

    而他说出这些话语的时候,下意识的向着第四禁区所在之处看了过去,只觉得心神微微一颤,因为在那个地方,他似乎看到了一道身影,隐约间看到了一道身影,他赶紧掉头,不想继续观望,因为很可能会出事。

    “真的,是真的是!从这里面直接炸开了,很可能是传说中本源界的天劫,也有可能是有人抢先一步进入了其中,结果被压制了,这也说不定……”这位可怜的仙王这样开口,说话的时候哆哆嗦嗦、颤颤巍巍的,显然被准主宰的主宰威压压制的时候,只觉得身体本能的出卖了意志。

    有人想要先禁区本源路,想要进入本源一界?提前进入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是说,真的有人这么可怕?这么想要机缘,直接杀入其中之处。

    这个时候,两尊准主宰和那麒麟兽同时睁开了天眼,仔细的看向了那从本源路之中坠落下来的器物或者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