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最新章节!

    苏安凉好笑的眯着眼睛,直接冲进了他的怀里:“九哥,我一定会赢的!我赢来的都送给你,你想买什么随便买!”

    “倒是大方,忽悠一个不够,现在是遇见什么人都忽悠。”

    “还说我,刚才你不也漫天要价了。”

    “不是漫天要价,是我家宝贝的出场价,就是那么高。若不是怕他拿不起,我其实想要更多……”

    郁之缓缓靠近他,眼底带着渴求,莫南崖适时的退场。

    “苏安凉,怎么办,我好想你……”人一走,郁之就放肆起来,捧着她的脸,撷了她的唇,吸允着她的芬芳。

    他的吻炙热绝对,一向如此,她不禁换上他的背,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他是郁之,拼命向她靠近的郁之……

    苏安凉羞涩的呼应他,心脏快速跳动着。

    郁之缓缓停下,摩挲着她的脸颊。

    没想到他停下来,苏安凉的睫毛颤了颤,小心翼翼的睁开:“九哥?”

    “嗯?还想要?”

    郁之的鼻翼擦着她的鼻尖,他温柔的圈固他,眯着眼,看着她的瞳孔,好听的嗓音里带着调侃。

    苏安凉脸一红:“没、没有。”

    挑起她的下巴,郁之摩挲着她的唇:“安安变了很多,那天以后,就变了好多,可我喜欢不断为我努力的苏安凉,所以安安,再努力一点,再努力一些,这样我才有勇气让你看看我的世界……”

    他很怕,等真相被揭开,她会拼命一般,毫无退路的离开他。

    脸上的温度越来越灼热,眼前的男人,欲望也渐渐苏醒,可他却认真的看着她,只认真的看着她。

    苏安凉怔怔的看着这双眼,司爷爷的信竟然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眼睛突然就有些发酸,眼泪就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郁之,我很抱歉,让你等了那么久,以后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

    郁之突然愣住。

    苏安凉双手捧住他的脸,执意的看着他:“虽然司爷爷不在了,可是你还有我,永远都有我。”

    “这老头子,还真又给你留了什么,不过,应该是没说我的坏话才对。”

    郁之擦了她的眼泪,抬手覆上她的手拉下,放在唇边吻了又吻,一下一下,满含虔诚,察觉到她指尖微颤,他不可寻的叹息,还真是说了坏话呢……

    “爷爷他说,我乖一点,你就不会发火,而且希望我可以好好照顾你。”她尽可能隐藏下她的伤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想让自己表现的开心,她就越难过。

    “安安,如果不会说谎,就不要说,只要你属于我,什么我都会包容。”郁之轻吻着她打颤发白的指尖,小心的安抚着她。

    “我……我知道,很想哭……”

    “那就哭好了,在我这里,你不需要坚强。”

    “九哥……”

    “嗯。”

    “我很难过……”

    “嗯。”

    “我哭起来很丑,你别笑我。”

    “嗯。”

    “九哥……”

    “嗯?”

    “对不起……”

    对不起,辜负了你的爱你的等待,你的努力,还有你的拼死相互……

    苏安凉抓着他的领口,将自己整个埋在他的胸口,大声的哭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拼命压抑着,要自己坚强更坚强,可不可以表现出来软弱。

    可是司爷爷的信让她到了决堤边缘,而郁之更是温柔的让她不想忍耐。

    放肆的哭一哭吧,只在郁之这里躲一躲,然后她还是拼命靠近他的苏安凉。

    郁之将她环住,下巴抵在了她的头顶,双眸平静的注视着窗外,嘴角带着轻笑。

    苏安凉,你想要的,除了离开,我都给你。

    只是外公,您到底想做什么……

    不断的留下信息,您到底想做什么……

    莫南崖几人在外一直等着,不过也无碍,这间店,原本就是他们旗下之一,倒也无所谓,顶多就是因为包场,少了不少客人。

    “你们站在外边干吗?”

    莫北川送完了人,刚来,就看到了几人这么站在外边。

    布兹耸耸肩:“爷把我们赶出来的。”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小河让我给他送了份冰淇淋。”

    “这你也送?”

    “为什么不送?”

    莫北川觉得奇怪。

    叶白嘴一抽:“怪不得云河现在越来越懒,合着都是你惯出来的。”

    这几天在别墅里她就发现了,衣服东西从来都是随便一扔,不过倒是莫北川一回来,他的东西就直接归位了。

    “我不惯他谁惯他,他那些个表亲吗?开什么玩笑,他会被玩死的。”

    “小三哥哥,你确定,你们没有那啥那啥的可能?哎呦……”

    布兹的后脑勺,直接被他打了一下:“直男动吗?我们都喜欢女人好吗!”

    莫南崖无奈的摇头:“弟弟嫁不出去也是个问题,特别是,非要坚持当直男。”

    “你们够了啊!这几天我都累坏了,好不容易能歇歇了,你们还给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已经要被八卦新闻烦死了好吗!不过……秋如歌呢?这几天给阿凉的餐单倒是给列了出来,怎么一直没见人?”

    他这段时间太忙了,回去的时候都大半夜了,还真没见过。

    莫北川一转话题,几个人的视线嗖嗖嗖,全落在了叶白身上。

    叶白无辜极了:“我真的没做什么,谁知道他身子骨这么弱,一折腾,就要睡了一整天。不然我帮你们,给他操练操练?”

    “秋哥哥不是有恐女症吗?小白姐姐,你就每天出现在在他面前?”

    “何止是出现,简直是每分每秒。”

    “他是害怕起不了床了吗?”

    布兹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了这个原因。

    莫北川拍了拍他的脑袋:“大人的问题,小孩子还是不要管了。”

    “大人的问题?什么问题?”

    “……”

    叶白嘴角一抽,轻咳了两下,感觉这个问题是完全进行不下去了。

    也难得有这么个时间,几人互相调侃着,时间倒是过去的很快。

    过了很久,郁之才抱着睡过去的苏安凉出来。

    郁之脸上带着难得的轻松,倒是很少见,几人突然觉得,今夜的星空都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