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七爷,我唱歌给你听好吗?”季菲菲忽然说。

    麦克风已经传到蓝蝶儿手里了,听到季菲菲这么说,只好含笑送了过去。

    战七焰不说话,事实上,刚才麦克风落在蓝蝶儿手中的时候,他有那么点期待。

    对她的了解,原来真的这么少,在一起三年多,他没有正儿八经听她唱过一首歌。

    那时候拍摄《枭宠医妃》时,她其实唱过其中一首插曲,声音是很好听的,只是,他好像已经忘了。

    因为,从来不在意。

    现在,为什么忽然间想听她唱歌?自己没弄明白。

    季菲菲唱的歌,名字大家也说不上来,小女生的歌,很甜美,只是甜的有点腻。

    季菲菲唱完,包厢里掌声不断,这女孩长得甜,声音也甜,唱歌还是很好听的。

    比起刚才唱歌的那几个女人,季菲菲的歌声实在是算得上非常好。

    麦克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落在了蓝蝶儿的手中。

    “想唱什么,我给你点?”火狼将手机拿起来,扫了下桌上点歌系统的二维码。

    “没想好。”蓝蝶儿凑了过去,和他一起看手机屏幕。

    片刻之后,她长指一点:“这首吧。”

    有人要唱歌,前面的音乐就被CUT掉了,立即转入这首悠扬的曲子,某天后的老歌。

    蓝蝶儿看了火狼一眼,才拿起麦克风,唇角始终有几分浅淡如云的笑意。

    说不出的优雅,说不出的惬意,说不出的温顺,也是说不出的飘忽。

    对,就是这种飘忽的感觉,就像是天边一朵云霞,你看得见,可是,留不住。

    “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包厢里没有人说话,就连刚将杯子端起来的战七焰,也长指一顿,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

    她的歌声,不甜,不腻,很淡,淡得犹如一阵风。

    可是这阵柔和的风,却已强悍霸道的姿态,一下子吹进了人的心里。

    轻飘飘的,犹如一根绒毛,在你心头划过,撩的你心痒痒的,想要抓住这根绒毛的时候,它却已经随着那阵风,飘走了。

    战七焰手指猛地一紧,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想抓紧这根绒毛,留住这阵风。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一曲唱完,包厢里一点掌声都没有,除了音乐依旧在流淌,剩下的便都是沉默。

    季菲菲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过来,再看大家都没有说话,她倾吐口气,拍了拍手,鼓掌。

    “其实……蓝蝶儿唱的挺好的呀,你们干嘛……”

    她看着战七焰,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我觉得,还挺好的,七爷,你说呢?”

    一点反应都没有,比起她唱的时候那热烈的掌声,完全不是一个境界的。

    这样,也太不给面子了,不管怎么样,好歹让人家蓝蝶儿可以下台吧?

    “嗯。”战七焰终于将那杯被自己捏了整整一首歌的时间的酒举了起来,慢悠悠浅尝。

    “很好听。”火狼的手依旧在蓝蝶儿的肩头,将她轻轻拉了过去,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刚才没有鼓掌,是因为听得丢了魂,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歌声。”

    他端起杯子:“敬你。”

    转眼,那杯酒又被喝光了。

    “是啊,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歌声。”申屠御也忍不住赞叹了起来。“简直有种梦幻的感觉。”

    “要不,再唱一首?”另一个男人也举了举杯,“不过,看起来火狼先生是不愿意让你再唱了。”

    “好歌声当然得要留着自己慢慢听,火狼先生,有福气。”

    “确实很好听,真的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蓝小姐不去当歌星,真是浪费了。”

    人家说的很认真,真的不是纯粹为了恭维,“要是相当歌星,绝对可以红透半边天。”

    “七爷,你集团里藏了这么个大美人,要羡慕死人。”

    “就是,哈哈……”

    大家开始敬酒,季菲菲的一张小脸却红了起来,胸臆间有股闷气,无法发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有点气闷。

    侧头看着战七焰,她咬着唇,强忍委屈:“七爷,我有点不舒服,你能不能……”

    “我让蓝天送你回去。”战七焰淡淡道,目光也不知道落在哪里,反正,就是不在她的身上。

    “七爷!”季菲菲一张脸更红,眼底的委屈完全藏不住:“你不能送我吗?”

    “我还有事。”他皱了皱眉,一丝不耐烦,“你没看到我在陪客人?”

    季菲菲将自己的下唇咬得更紧,知道他不高兴了,可是,他平时不都可以让他撒娇的吗?

    为什么今天不可以?难道,连送送她都不行?

    季菲菲真的不愿意继续在这个包厢待下去,包厢里的主角,今晚分明不是她。

    可她从来没试过这样,不管到哪里,她都应该是主角。

    不会有人抢她的风头,就算是姐姐在,姐姐也抢不了自己的风头。

    每个人都该哄着她,都该赞美她,但今晚,他们赞美的一直都是蓝蝶儿,她好像变成透明的一样。

    她心里真的不舒服,七爷就注意不到她不对劲吗?

    那天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大家终于要散了。

    几个男人抱着自己身边的女孩离开,申屠御还是忍不住多看了蓝蝶儿几眼,最后,始终是离开了。

    火狼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孩:“我送你回去。”

    “谢谢火狼先生。”蓝蝶儿随着他站了起来,回头看着战七焰:“七爷,我先走了。”

    战七焰没有说话,蓝蝶儿也没说什么,跟着火狼出去。

    司机将车子开到酒店下头,刚上车,火狼就放开了她,靠在椅背上,闭上眼休息。

    “住哪里,自己跟司机说。”他淡淡道。

    “谢谢。”蓝蝶儿将地址告诉司机,才侧头看着他。

    犹豫了好一会,才道:“谢谢。”

    “谢我故意在七爷面前跟你亲热?还是,谢我没有对你做什么?”火狼那双幽深的眼眸缓缓睁开,侧头看了她一眼:“你是战七焰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