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九太老爷也明白萧明珠不会无的放矢,但长子已经被大理寺的人传唤走了,紧急形势容不得他多想,怒喝道:“七姐儿,你胡说八道什么,皇上以仁孝治天下,岂可会容那种背弃宗族之人!”

    如果皇上真有心偏袒将军府,不至于在他们三番五次想给怀恩过继嗣子时,没有任何的表示。

    (皇上冷笑:那是朕知道,萧怀恩还活着!要是萧怀恩真死了,确实不能让功臣无后送终,但要过继个什么样的嗣子,还不是朕一句话的事,岂容你们欺负孤儿寡母!)

    老族长一声长叹,也劝道:“七姐儿,将军府终归是姓萧,与萧家断不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族长,明知道是损,真要陪着俱损吗?”萧怀丹从厅外进来,冲老族长拱手行礼后,才对萧明珠道:“明姐儿,你回去休息,这里由我解决。”

    萧明珠看了他一眼,露出个甜美的笑容:“丹堂叔,有话就直说吧,我就听一耳朵,也不插言。”说罢,还双手捂了嘴,做出个绝不说话的手势。

    萧怀丹知道她言出必行,也是一轻声叹:“也罢,他们做了都不怕丢人,我又何必替他们留颜面,反正你迟早也得知道。”将军府里的事儿,还能瞒得过她?

    九老太爷怒:“怀丹,你什么意思。”

    萧怀丹淡淡地道:“断尾求生,弃卒保帅,想必各位长辈们都懂。”

    老族长听出他话中有话,阻止了九老太爷,皱眉发问:“你那话从何说起?”

    萧怀丹坦白直言:“眼下,族中只能在侯府和将军府二选一了。要么陪侯府一起损,要么随着将军府一起荣。”

    屋内的人心里一阵骂娘!

    这有得选吗?

    谁不想荣,随想跟着损!

    但是荣得有荣的门路,不想损得有止损的办法才行。

    九老太爷一个茶杯就砸了过去。萧怀丹轻松的闪过:“九伯,这白瓷茶杯可不便宜,您砸了这么一个,一百两可就没了。”九老太爷已经摸上碟子的手一个哆嗦,没敢再砸。

    老族长只觉着头痛:“怀丹,这种事岂可开玩笑。”

    萧怀丹严肃认真地道:“侯府有没有放印子钱,老侯夫人和侯爷心里都有数,九伯也是知道的。为了最后一代的爵位,把将军府拖进泥塘,值吗?”

    “你说什么!”老族长跳了起来,以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矫健冲到萧怀丹的面前,就差点拎他的衣襟了:“什么叫最后一代的爵位。”

    抹掉脸上被喷的唾沫,萧怀丹退了一步,才道:“广阳侯的爵位只是世袭三代的。族长要是不信,尽可回祠堂请圣旨细看。”

    老族长二话不说,调头就冲了出去,屋内,剩下的九老太爷连声呼喊,也没能止住他的脚步。

    九老太爷像是老了十岁:“怀丹,你说的可是真的?”

    如果真是如此,族里会怎么做,他一想就知。他们要是敢再强求萧明珠向二皇子求助,或者让萧明珠运用萧怀恩的人脉帮他们打点,头一个跳起来不依的就会是老族长!

    谁会为了落日之光,放弃明日的新辉。

    之前三位一直没有做声的族人也急了:“怎么办,怎么办!”

    萧怀丹淡淡地道:“眼下,最好是别牵扯太深,这罪名啊,一家背了就得了。”

    九老太爷眼前一亮,是啊,眼下外头咬死的是侯府,只要侯府承下所有的罪名,他们这帮着跑腿的人身上的罪名可就轻了。

    他得快给长子送信,让他心里有个谱,不该认的别认,该认的也得谨慎些挑着能认的认。

    看着九老太爷他们一行人如来一般匆匆离开,萧明珠挑眉:“丹堂叔,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图什么。”

    萧怀丹轻叹:“我早就说了,你为什么就不信呢?”

    “当然不信。”萧明珠轻笑:“媳妇能再娶,儿子能再生!世上男人可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萧怀丹气得嘴都歪了,一张俊脸憋得通红,指着萧明珠:“你你,从哪里听来的谬论!告诉我,我去修理他。”

    “萧怀恩!”萧明珠道。

    “好,”他撸起了袖子:“我一定打得他将这话咽回去。”

    等等,萧怀恩不是他堂哥,明姐儿亲爹吗?

    “明姐儿,你……”

    萧明珠双手一摊:“我爹当年没有护往我娘,心存了遗憾,所以才会这般教我吧,让我以一切自己为重,不要太寄希望与他人。”

    萧怀丹哭笑不得,还好,他没闺女。

    如果他有闺女的话,那一定也会这样教她的。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萧怀丹倒也轻松了不少,他认真地解释:“你不喜欢族里那些老头们的唯利事图,想的是与之撇清关系。我同样也不喜欢,可是我想的却是剔除腐肉,焕发新生。我要是能改变族中,我会尽我的所能,要是不能,那我也只能在将来可以自立门户的时候,选择远离。”

    萧明珠从他的眼中看得出来,他所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萧怀丹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你把五个孩子抱过来,这让我看到了希望,好好教导,他们可以撑起整个家族。”

    这也是他真正决定要厚着脸皮赖在将军府的原因。

    萧明珠起身,走到萧怀丹伸出了手,萧怀丹楞了一下,反应了过来,笑着伸手与她三击掌:“我们一起努力!”

    ……

    广阳侯依旧在大理寺这事推托了个干净,他一口咬定自己不知情,说是有人陷害自己,证人是买通的,证据是假的。甚至还摆出要大义灭亲的架式,让大理寺卿严惩老王头和二管家,并且声称自己治下不严,会亲自上折子向皇上请罪。

    终究,老王头的出尔反尔,有被收买的嫌疑,而二管家和两个商户也只是一面之词,大理寺卿也没有更多的证据,可以让广阳侯认罪。

    一时之间,形势僵持往了。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二管家攀咬出九房的大爷时,大爷却承认了自己曾经替侯府在地下钱庄取过银票的事。之后,沿着九房大爷的供词追查到了地下钱庄,从银庄里得到的证据,一切都指向广阳侯府,容不得广阳侯再抵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