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因为心里对张铁根这个年轻人的张狂态度实在是有意见,加上看到张铁根和司徒子惜之间的行为举止,似乎显得十分亲密的样子,让李阿能这个人的心里感觉,张铁根和司徒子惜之间绝对是关系暧昧的,就让他对张铁根这个年轻人挺不爽的。

    也就在张铁根象征性的,向着李阿能这边点头致意的时候,李阿能就再次十分没有礼貌的,直接无视掉了人家张铁根的这个举动。

    当然了,李阿能此时的心里还是存在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心理的。他看向司徒子惜,就问她道:“司董,这位小兄弟是什么人?”

    这个李阿能绝对是故意的,直接当着张铁根的面前刻意地强调了一下“小兄弟”这三个字,大有想要在张铁根的面前倚老卖老的架势。

    同时,李阿能心里存在着的那一丝丝的侥幸心理是:说不定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男人,他和司徒子惜之间根本就不是什么暧昧的关系,他其实只是人家司徒子惜的弟弟而已呢?

    好吧,想象力是丰富的,幻想的感觉更是美好的,只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

    就听得,“李总,这位张铁根是我儿子他爹。”司徒子惜郑重其事的对张铁根进行了定调一般的介绍,直接就灭杀掉了这个李阿能心里仅存的最后一丝丝幻想和希望。

    其实,经过刚刚这个李阿能的一方没有格调的纠缠之下,司徒子惜的心里当然非常明白,这个李阿能对她到底安了什么样的心思。

    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的原因,司徒子惜这么精明的女人,当然不会放过眼前张铁根出现的最佳时机,把她和张铁根之间的关系彻底在李阿能面前摊牌,让李阿能对她彻底死了那份非分之想。

    像司徒子惜这样漂亮的超级大美人,她这辈子遇到的苍蝇蚊子真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了,她一向处理起来都是非常得心应手的。

    像李阿能这样的货色的纠缠,对司徒子惜来说,应付起来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可言。司徒子惜见识过的更加难缠的角色,绝对不是李阿能这样子的粗人所能够比拟的。结果是,司徒子惜从来都是全身而退来着。

    因此,司徒子惜的这番话,确实是立刻震碎了李阿能的那一颗玻璃心。

    “司董,你居然已经有孩子了?可是,我,我怎么听说你已经,已经离婚了呢?”李阿能充满惊讶的问司徒子惜道。

    司徒子惜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怎么,离婚了就不能再找吗?你特么以为现在还是封建时代?即使是封建时代,女人难道就不能够再找男人了吗?你的智商到底有多么的低下,才能够问出这样的问题?”张铁根十分不爽的对着李阿能骂道。

    居然被一个臭小子给当面骂了!身为一个东北来的大汉,李阿能此时心里立马就大怒,脑门上气血上冲,皮肤变成了通红通红的,如同顶着一个红色气球一般的光亮。

    李阿能不由得对张铁根怒道:“臭小子,老子特么……”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凶恶。

    就怕李阿能突然对张铁根动手,也可能因此伤到旁边的司徒子惜,这个时候卜熏时机抓的非常之巧妙,立刻跳出来,朗声对李阿能说道:“李先生,你不要冲动,这边可是高端场所。”言语之间,对李阿能已经带上了一份警告的味道。

    要知道,卜熏可是海城市一把手的儿子,他说出来的话一向都非常有分量。更何况,从小到大,他爹一直都在刻意的培养他,就想要等他日后进入体质内,继续在体质里面混。

    有他老爹那样围观群众的人在帮衬着,卜熏未来的道路当然绝对是一帆风顺的。所以,卜熏这个人在不知不觉当中,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说话做事,隐隐的都会透着那么一股子老干部的味道。

    李阿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一眼就看出卜熏这个年轻人不简单。他是外地人,在海城市这样的地方,他也知道到处都是卧虎藏龙的存在,自然还是知道一些分寸的。

    因此,李阿能并不针对卜熏这个人口出恶言,而是十分慎重的问卜熏道:“你又是谁?”

    卜熏走上前去,抬头看着这个大个子的光头,很平淡的说道:“原来不不认得我,我叫卜熏。”

    李阿能嘴里念叨了几遍卜熏的名字,想了想之后,他似乎终于想起来卜熏这个人到底是谁了。

    一下子,卜熏的脸色不由得一变,带着几分惊讶说道:“难道您是海城市一把手家的公子吗?”

    看到李阿能想起他来了,卜熏更是把架子摆的十足了,扬起了下巴,点头说道:“是的,我父亲确实就是咱们海城市的一把手,原来你也不是那么的不明白事理的人。”

    “哦,哦,卜公子,你好,你好。想不到今天能够在这里遇到卜公子,我李阿能今天真的是三生有幸啊!”李阿能立刻充满谄媚的对着卜熏说道,赶紧伸出手去,想要和卜熏握手一下。

    卜熏低头看了看李阿能的那只手,却是如同刚刚李阿能对待张铁根的时候是一样的,直接无视掉了。

    但是,李阿能可不是张铁根。张铁根这个人表面下烂泥扶不上墙,其实内里从内心到根骨则是都充满了骄傲。

    李阿能则是腆着脸,人家卜熏即使不愿意和他握手,但是他的脸皮绝对够厚,上前去抓住卜熏的手,拉起来用力的握了起来,口中还不住的说着一些十分谄媚的话语。

    卜熏想不到这个李阿能的脸皮这么厚,赶紧把手抽回去,在大根哥的面前,他是不想要给这个李阿能什么好脸色看的。

    就听卜熏对李阿能再度带着警告的说道:“李先生,我什么都不想多说了。这位张先生是我哥,这位司董就是我嫂子,人家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所以,我希望你能离我嫂子远一点,别给自己找麻烦。否则的话,我大根哥要是真的想要对你怎么样的话,谁需要保护你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