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木叶之最强赛亚人最新章节!

    人群中,伪装成宇智波族人的大蛇丸,冷眼的看着这一切,对于波风浔的到来,他在动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虽说对方的到来,比预料中的要早,不过对他而言也无伤大雅,毕竟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至于说,他是否打算出面和团藏沆瀣一气,答案自然是否定的,他和团藏目前只不过是合作关系,他没有必要因为这家伙和波风浔提前对立。

    并且之前抓到的那两名宇智波族人,已经足够他去研究了,所以他现在需要做的,就只是待在人群中沉默不语罢了。

    将头低下,身体隐藏在人群身后的大蛇丸,好似一名普通的,被吓呆的宇智波族人一样,看不出一丝异常。

    另一侧,面对波风浔的团藏,见眼前这家伙油盐不进,咬牙的同时,计算着自己如果对上对方,到底会有几分胜算。

    不过,不管他怎么推测,最后结果都是他不可能是波风浔的对手。

    如果是来到这里之前,团藏对于波风浔的实力还有所质疑,但在真正面对后,那股让人为之心颤的力量,却让他不敢有半点出手的念头。

    见团藏哑口无言,波风浔心底冷笑。

    老混蛋,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忍下去。

    如果对方不出现也就罢了,既然在他眼前出现,说不得他要教训对方一遍,但是自己却不能主动动手,主动挑衅团藏,与被动抵抗,是完全不同的性质。

    如果是被动抵抗还好,事后最多不过接受两句训斥,可如果是自己主动,那不说自己会被有心之人声讨,就算是三代那里,说不定也会有所意见。

    肆无忌惮的用目光打量着团藏,波风浔再次道:“老匹夫,你如果没话说了,就赶紧从这里滚开,我可没有功夫陪你在这里闲聊。”

    说着波风浔像是赶苍蝇一样,一脸嫌弃的向团藏挥挥手。

    “波风浔……你这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团藏阴沉着脸,面对波风浔的挑衅越发愤怒。

    “是呀!我就是要和你作对,怎么了?有本事你咬我呀!你要是不咬我,就赶紧从这里滚开。我还要和宇智波的长老商议一下下任族长的事宜。”波风浔没有一丝想要回避这个话题的意思,反而主动将话题引过去。

    他就是要把话题说死,他倒要看看,这个木叶的奸雄,最后是在万众瞩目下,灰溜溜的从这里离开,还是主动抵抗。

    攥紧拳头,团藏的脸色红得发紫,一生都生活在阴谋与计划中的他,如何能看不出波风浔的阳谋,不管是波风浔的主动挑衅,还是那高高在上的姿态,都不过是对方故意做给自己看的。要的就是让自己不顾一切的动手。

    可他明白是一回事,真的让他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他却是做不到。

    既然他人都已经来了,什么都不做就回去,说什么都不太现实。更何况,如果他这次真的忍下来,那以后,眼前这个小鬼一定还会继续踩在自己脑袋上,就连那些族长,未来也会用异样的目光看向自己。

    他是奸雄,不是“忍”雄,因此,哪怕他清楚自己现在动手不过是自讨苦吃,但他还是决定要给眼前这个小鬼一点教训。

    哪怕最后输的人是自己,他也要让对方付出小觑自己的代价。

    “小鬼,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

    说着,团藏背上背着的长刀出鞘,目中阴寒的同时,更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向波风浔挥砍过去。

    他很清楚,波风浔的实力在自己之上,所以他要先下手为强。

    呼啸的风声,夹带着冷冽的寒芒,瞬间出现在波风浔眼前。可惜,已经变身成超赛的波风浔,自然不会将这把狭长的长刀放在眼里。

    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的同时,右手快速探出,食指与中指并拢,竟牢牢的夹住了团藏的刀身。

    半晌没有将长刀抽出来的团藏,当机立断,立马将长刀舍去,身体迅速向后退去,避开了波风浔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攻击。

    波风浔见此不由丢掉手中的长刀,讥讽道:“我见过很多使用刀的人,不过他们很多人都视刀如命,将刀看做是自己的第二条生命,然而像你这种,可以立马舍弃刀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波风浔这话倒不是假话,不管是曾经那个自己亲手杀死的流寇首领,还是村子里鼎鼎大名的白牙,亦或是自己现在的学生,他们每个人都将刀,视作自己重要的东西。

    对于波风浔的话,团藏不以为意道:“我是忍者,又不是武士,刀对我而言不过是杀人的工具罢了,如果它能用来杀人,我自然会去使用。如果它不能用来杀人,我又为什么要执著与它。”

    “所以说,这才是你不能成为强者的原因,你只是一味追求强大的力量,却忽视了最本质的事物。”波风浔话语中透着淡漠以及一丝轻视。

    前世中,波风浔一直很好奇,明明团藏身上有着那么多成为强者的条件,就连出场也是伴随着牛逼哄哄的bgm,可一到关键的战斗就会发现,这货就是一个糊了纸的纸老虎,中看不中用。

    “小鬼,你说我不能成为强者?你还真敢说呀!你如果不是意外开发出了自身的血继限界,你又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团藏目光喷火,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率先和二代提出自己去当诱饵,而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自己的实力说话,在他看来,自己毫无血继限界,能走到今天这步,已经是一般人都无法做到的高度。

    切,我这赛亚人血统,可是比你们的血继限界高出好几个档次。

    波风浔内心腹诽,表面上却露出不屑:“呵,你说的倒是比唱的还好听,就是不知道,你和同样没有血继限界的白牙前辈比,究竟是谁更强一些?”

    波风浔的话,一下将团藏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噎住。

    哪怕他不想承认,但事实是,如果真的面对白牙,不说百分百会输,但是赢得可能性却是不大。

    “哼!牙尖嘴利的小子,懒得和你废话,不过是接了我一刀罢了,还真当自己是一个人物了?”团藏说罢,右手一挥,袖口处露出一张封印的卷轴,紧接着,团藏猛的将眼前的卷轴撕开。

    嘭!!!

    白雾缠绕的同时,一阵阵铿锵的打击声,不断从白雾中响起。

    烟雾消散,只见团藏的身旁竖立着十几把长短不一的钢刀。

    波风浔见状内心忍不住的吐槽。

    尼玛,你家和天天家是亲家吧?一家产刀具,一家产忍具……

    “哈哈,怎么样,就算你夺去我一把刀又如何?我还有十几把刀,说到底刀不过是工具罢了,名刀在我手里,它就有价值,如果不在我手里,那也不过是用不上的破铜烂铁罢了。”

    面对团藏看似癫狂的笑容,波风浔内心发冷,或许只有这种,将一切都视作道具,将所有人都当成自己棋盘中棋子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阴谋家。

    对此,原本只是打算教训一顿对方的波风浔,不由连想到对方未来的所作所为,想到纲手未来间接遭受到迫害,自己老哥更是在这家伙的冷眼旁观中牺牲,一丝杀意渐渐从波风浔的眼中流露。

    或许,我现在就将这个祸害解决掉会更好。

    而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团藏,面对波风浔那赤裸裸的杀意,脸色大变。

    这小子想要杀了我?团藏内心胆寒,在他原本的计划中,就算自己真的失败了,对方也会因为顾及自己的身份,不会对自己下死手。

    但是刚刚那家伙突然迸发出的杀意,却让他真的怕了。

    还没等团藏想要让波风浔冷静一下时,波风浔动了,矫健的身体如一道疾驰的闪电,金色的光辉一闪而过,下一秒,原本还在十几米开外的波风浔,瞬间出现在团藏面前。

    盯着杀意盎然的波风浔,团藏不敢有丝毫迟疑,一把抓起身旁的长刀,在波风浔拳头袭来的同时,长刀猛的向波风浔的腹部捅去。

    俨然一副就算我死,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架势。

    呵,天真!

    面对团藏的反击,波风浔身子一侧,脚尖点在刀背上,在身体侧过去的同时,气势如虹的拳头,更是一拳砸在了团藏没有防备的后背。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团藏的口中传出,身体倒飞出去,猩红的血液飞溅在半空中。还没等滴落在地,波风浔便再一次追了上去。

    趁团藏还没有力气抵抗,右腿如龙似鞭,猛的轰击在团藏的胸口。

    “哇!”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一直计划在握的团藏终于慌了,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团藏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撕裂般的疼痛,低喝一声,竟硬生生的在半空中扭转了身体,让波风浔的第三次连击落空。

    团藏在强行落地的同时,拇指抹在嘴唇边缘的血液上,紧接着,右手猛的按在地面,大喝道:“通灵之术”

    “哞哞哞!!!”

    伴随着一阵似象如牛的闷响声,一只巨大的通灵兽出现在宇智波驻地。

    红白相间的肥胖身子,配合着略长的鼻子,仿佛一只鼻子短小的大象,尖锐的獠牙闪烁着寒芒,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大……大长老,我们就这么看着不阻止吗?”一名宇智波族人见团藏竟然将通灵兽都召唤了出来,不由向一旁毫无作为的宇智波泉询问。

    宇智波泉脸上泛着苦涩,缓缓摇摇头吩咐道:“这场比斗我们无法阻止,说到底,我们现在的身份依旧敏感,如果我们现在去阻止,不说是否要承担波风浔的怒火,单单团藏那里,就不一定会允许我们插手。”

    宇智波泉盯着这场他无力阻止的战争,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再次吩咐道:“你们排几个人,将没参加这次争斗的族人都集合起来,免得被这两个人误伤到。”

    “是!”那名宇智波族人立马的答应下来。

    就在宇智波泉吩咐手下,将其余的族人集合在一起时,波风浔盯着眼前小山包大小的食梦兽,嘴角向上咧了咧。

    对于这种体积庞大的家伙,他并不是很惧怕,别说只是一只普通的通灵兽,就算是尾兽,只要不是八尾以及九尾,他都有能力轻松对付。

    “以为块头大就可以无所畏惧吗?”波风浔向后退了几步,直到他退到一堆长刀附近后,眼睛半眯的他,露出一副邪恶的笑容。

    屠宰畜生的第一步,应该就是放血了吧?

    脚尖挑起一柄长刀,波风浔抓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重量适中,应该说不愧是上品良刀吗?

    波风浔的动作,被团藏看在眼里,他扶着食梦兽的腿部,大口喘息着的同时,对自己的通灵兽警告道:“食梦,小心点,这个家伙不好对付。”

    “哞!”食梦兽看了一眼重伤的团藏,仰天长啸,混沌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怒意。

    鲸吸牛饮般,食梦兽长鼻猛的一吸,一股强烈的飓风,突然以食梦兽的鼻子为中心扩散开来。

    巨大的吸力,让波风浔身上的衣物猎猎作响,不过除此之外,却并没有给他造成更多的影响,反而是波风浔,利用食梦兽巨大的拉扯力,猛的将手中长刀投掷出。

    在双重力量的作用下,长刀如一道银白色的匹练,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长虹的同时,对准食梦兽的鼻子,猛的刺了过去。

    “该死!”一直观察着这一切的团藏见状,急忙出声提醒道:“食梦小心!”

    不过团藏的话终究还是慢了半分,在他话音落下时,长刀离食梦兽已经不足一指的距离。

    见此,食梦兽的两颊如同青蛙一样,猛的鼓胀起来,身体中蓄满的空气,如同气炮弹一般,对准疾驰而来的长刀,轰然喷出。

    然而,即便是食梦兽反应的及时,但由于长刀之前离他实在太近,哪怕没有刺中鼻子,却也在他的下巴处,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