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该说是一条大蛇的一段。

    是一条刚死的,肉都还没僵的死蛇的一段。

    就这么一段孤零零的死蛇肉块,血淋淋的漂浮在雾蒙蒙的空中。

    在这一瞬间,巫师说的种种,嘉辉口里的种种都跃上心头。兽人控制不住的心跳加快眼睛圆睁。

    好在,坏事做多了的人这心里接受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就眼前这景象若是巫师看见或是其他兽人看见都得立马吓晕。可是他却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巫师的话。

    ···不能对它们出手。

    所以,自认没出手的他觉得自己是不会有事的。

    于是,他缓缓后退。

    只是,兽人退的很小心,小心到几乎看不出他在后退,可是眼前的血肉块却在他退开了一点点后又往他身上撞来。

    “嗯······”

    被重重一撞,兽人又不敢对抗,只能被撞得一声闷哼后往后掉落。

    好不容易的,急急稳住身形,兽人看着这回撞了他后没有在漂浮在空中而是掉落血肉块。

    看着它掉落森林,听着它压断树枝的声音。

    兽人缓缓吐出一口气,然后,瞬间他翅膀扇动连他还是小幼崽时吃奶的力气都给用上的往前飞。

    谁知,不过是飞出百十米他一个急转,不得不的停下来。

    看着无声无息漂浮在空中的被分解成十来米长的大蛇肉块,兽人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可是这些肉块好似就跟他过不去似的,在将他逼停后一动不动,直到他以为自己能走时,它们才像长了眼似的,一块一块不停的砸向他。

    这蛇本来就不小,又是在空中又是在他都差点被吓出神时,还是在他半点都不敢反抗时,这一下又一下,每一下力道都不弱的直往他砸来,很快的,就将他砸落。

    “咔嚓···咔嚓····”

    “嘭······”

    随着树枝的断裂声,翼虎被砸到了树林地面。而这还不够,在他好不容易站稳后,一个四脚朝天自己就给翻了个身飘了起来。

    在这一刻胆都给吓裂了的兽人在顾不上其他,张嘴就是一声吼。

    “嗷唔·····”

    ‘救命啊·····’

    一声虎啸震撼了森林,在这黑雾上以不算是边缘的地方,可因每年只要在稍微边缘都会被翼虎攻击,所以,都不干随便往外去的野兽在听见翼虎的声音后开始攒动。

    “哞·····”

    “咋咋咋····”

    听见翼虎的声音,有危机意识的野兽开始往树林深处去。

    可惜晚了一步。

    一时间整个片区都热闹了起来。

    这让翼虎跟加法毛,只能在加大声音叫唤。

    可是,这里离落脚地至少还有一个半小时,他就算是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听见。只是,原本不过是凭本能的叫喊,也知道不会有人来救他,可是将心头的恐惧喊出来,人是能舒坦很多的。

    因此,在第一声忍不住的喊出来后,翼虎是越叫越大声。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叫声会招来更多的动物惊叫。

    当他心惊胆战的听着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近的各种动物声降低了自己的叫声后,在看清楚这些跟他一样四脚朝天漂浮着的动物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心里唯一能想的是。

    巫师没有说谎,嘉辉也没有说谎。

    巫师说过,在这黑雾山深处,有动物会漂浮着的话是真的。

    都是真的。

    心里在这一刻终于相信了巫师的话没有骗人的兽人,虽然跟其他动物一样漂浮着,可是他没有在跟他们一样在惊叫,而是强迫自己闭嘴跟缩回前后抓,就是翅膀跟尾巴都尽量的收拢。

    只因为巫师说过,只要兽人不动手,这些动物就不会反抗的话。

    心里完全不承认自己有动手也觉得自己是真没对这些动过手的兽人,看着一张张跟自己一样惊恐的兽脸,心头的委屈那是说都说不出来。可事到如今自己都被这么漂着了害怕又有什么用,他得保持理智才能想出办法。

    可是,他这么想让他这么飘着的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因此,在兽人静静的漂浮了五分钟后,其他野兽飘走,原地就剩下兽人一个。

    就在兽人想它们这是去哪了时,自己猛然的上升。

    “哗啦啦···莎啦啦···”

    “嗷·······”

    ‘啊·······嗷’

    直线上升一路穿过森林树冠,兽人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还是不断的往上。直到在飞得够高,高到底下的森林完全隐没在雾气里时,托着他的那股子力量好似突然没了。

    “嗷唔·····”

    不断的掉落,寒冷的风如刀似的刮在身上,让他找回了点理智,张开翅膀就将自己稳住。

    可是稳不到三秒一股子力量好似千斤重,压得他根本就托不住,为了不伤到翅膀,无奈的兽人只能将翅膀收起,然后眼睁睁看着森林又掉了进去。

    只是,这回他可没有前一次好运,掉在林地上,而是眼睁睁看着那一汪清亮无能为力,闭上眼,咬着牙等着想象种的滚烫包裹自己,可是他等了好一会,想象里的感激都没有像他袭来,于是缓缓的睁开一只眼,瞅一眼底下。

    就见自己停留在里温泉五十多米的地方不动。

    呼·····

    心里头一口气松了出来,兽人刚想庆幸,却好似那股子托着他的力量被他给轻轻一呼吐没了似的。突的又失去了托举他的力量,在他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噗通一声直接落下水。

    “嗷唔·····哗啦啦···”

    一声凄厉的虎啸过后是哗啦啦的水声,眨眼功夫,落入温泉的翼虎就爬到了岸边,湿漉漉的翼虎抖着毛,在将皮毛上的水汽都干净后立马变了身。

    看着自己前半身的暗红,他庆幸。

    还好毛厚。

    不然这下他就是烫不死,也得难受好久。

    心里头的想法刚起就好似知道他嫌烫不够似的,兽人又整个飘起。

    心惊胆战的看着离自己不过咫尺距离的热水泡,兽人在也顾得得其他。

    “啊·····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被几番玩弄,现在的他早将巫师的交代望干净了,挣扎着嘴里还叫嚣着。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怎么叫嚣都没人听得见,可奇怪的是,在他叫骂过后自己就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个画面。

    一个前半边身子一片暗红的兽人,矗立在一方温泉之上,而他脚下空无一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