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幕后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大,看这小子瘦瘦的,没想到还挺沉的。”

    “别废话,赶紧把人抬进去,把人放出来,要是闷死了,可就不值钱了。”老大呼喝一声。

    “好勒。”

    陆希言连同麻袋被搬下一辆人力车,鼻子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油味儿,有点儿像煤油的味道,他脑海里搜寻了一下。

    这是机油的味道,绑匪中途还换了一次车,目的是为了干扰和摆脱追踪,看起来这些人只怕是老手了,很有经验,知道如何应付警察的调查。

    回忆这一路的过程,陆希言脑海里开始判断,他现在所处的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两个人抬着他走了七八米的样子,向右拐了一下,又走了五六米,左拐,似乎有人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当啷一声传来。

    “小心点儿……”老大的呵斥声传来,显然是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

    “小心脚下!”

    显然这是一段下楼梯的路,而且从麻袋缝隙射进来的光线分析,他们应该是抬着自己往一个地下室走。

    计算了一下台阶数量乘以高度,陆希言估算了一下,深入地下至少六米,这可不是一般藏东西的地下室,应该可以称之为地下防空洞。

    到平地之后,又拐了几个弯,走了大约有半分钟,才停了下来。

    “就这儿了,把人放下,你们可以上去了,记住,给老子守口如瓶。”那被称之为“老大”的人警告一声。

    “是。”

    陆希言在麻袋里一动不动,他此刻应该是昏迷着的。

    那“老大”蹲了下来,解开麻袋上的绳索,粗暴的将陆希言从袋子里倒了出来,这种人,能指望他们会有什么良善之心?

    “妈的,小白脸长得还挺不赖的,害的老子还伤了一个弟兄,要不是宝哥不让老子动你,老子非打断你一条腿不可。”“老大”站起来,一脚将陆希言踹了一个翻身,骂骂咧咧道。

    可能是骂了一下,出气了,心里舒坦了,正要准备起身离开,忽然好像想起什么来了,附身下来,在陆希言身上摸了起来。

    首先是皮包,没能找到什么东西,又摸到了他身上。

    陆希言身上的值钱的东西就他母亲留给他的那块手表,还有就是钱包,钱包里有一些法币和美金。

    法币不多,但美金有不少,银元太重,他一般很少在身上放银元,只是偶尔兜里揣上几块硬币,有时候买报纸或者其他零碎的小东西,找不开。

    看到了陆希言左手腕上的手表,“老大”眼睛一亮,他虽然出身不怎么样,可见识还是有的。

    这块手表虽然旧了点,可是一块进口的名表,放到当铺的话,至少值好几十块大洋呢。

    这笔横财,他是发定了。

    反正左右没有人,他顺手就把手表摘了去。

    钱包也被翻出了出来。

    “啧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花的都是美国的钱。”“老大”想了一下,这钱他可不能独吞,宝哥要是发现了,饶不了他。

    不过,自己要是分文不取,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贪婪还是战胜了理智,从里面抽出一叠出来,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把皮夹放入另一个口袋,站起来,歪着脑袋看了一下躺在地上的陆希言,有蹲下来,伸手又把陆希言上下摸了一个遍,还有皮鞋。

    这可是意大利的手工皮鞋,很贵的,一般人穿不起,贪婪的光芒盯了许久一会儿,没有下手。

    “等着吧,宝爷会让你扒下一层皮的。”啐了一口,这才关上铁门出去了。

    浑身都疼。

    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只能忍着,现在终于不用忍了,陆希言睁开眼,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身体多处擦伤、挫伤,虽然都是小伤,谈不上致命,可小伤也很疼的。

    自己被绑架了,从这一路行走的时间和路线判断,他此刻应该不在法租界内,麻小五没追上来,应该是出了什么变故。

    对了,他在车后备箱内,听到了绑匪“老大”命令冲关的命令,之后还听到一声巨响,凭经验判断,那应该是爆炸声。

    爆炸,是什么爆炸呢,麻小五至此中断了追踪,会不会跟他有关?

    陆希言不敢去想,万一真是麻小五出事了,他会痛苦成什么样。

    当然,他先要忧虑的是自己的处境,绑匪的目的一般就是求财,从这个绑匪“老大”的行为来看,他是个贪财的人。

    而且,他的上面应该还有人,他依稀听到一个叫“宝爷”的人,这个“宝爷”是谁,他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一个人。

    当然,绑匪绑架不一定非要是仇家行为,也有可能就是求财,如果仅仅是求财,那他生命还是可以保障的。

    梅梅现在应该是担心死了,闫磊得到这个消息,只怕会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来,希望他们能稳住。

    这个时候若是冲动了,会带来不可预测的后果。

    还有唐锦,动静这么大,不惊动法捕房是不可能的,以他跟唐锦的关系,这个案子他肯定会亲自带人侦破。

    还好,这绑匪老大没有发现他藏起来的“手术刀”,这样即便是绑匪想要撕票,他还有一搏之力。

    “手术刀”不能藏在身上,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来第二次搜身?

    这件牢房有五六个平方,一半铺着干草,一半儿呢是石板地面,霉味儿不是很大,这里地下的通风系统应该很不错。

    他应该还在租界内,虽然他被套在麻袋里,被塞进汽车后备箱,但还是能够粗略的判断方向。

    但是因为汽车在追逐行驶过程中的速度太快了,想要准确的判断自己所在的位置,那就太难了。

    计算汽车的速度,最高速时大概七十千米每小时,从上车到冲关再到自己被从车上抬下来,应该四十分钟左右。

    汽车行驶的不是直线距离,这样算起来,自己所在的位置应该是以泰来酒楼为中心,半径45千米的范围内。

    这极限的范围,实际上,这个半径最多不超过二十五千米,这差不多是汽车行驶的一个距离。

    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打一个对折的话。

    他真正所在的位置应该距离泰来酒楼这个中心点也就十到十五公里之间。

    这个范围,还要把法租界去掉,只需要搜寻这个半径范围内在公共租界的区域,结合汽车行走的路线,走访附近的居民百姓,找到自己是非常大概率的。

    但是,只怕是唐锦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信息,他们也无从推断出自己可能会在的位置,这样一来,找寻的难度就成倍增加了。

    也怪自己,没留下一点儿线索。

    正在懊恼之际,忽然听到一阵脚步声,陆希言马上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躺在地上的姿势,马上躺了下来,装作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

    至少三个人,一个是刚才的绑匪“老大”,一个脚步比较重,还有很轻,应该是个女人。

    三个人一起来到门口,没有开门进来,应该是站在门口,通过上面的栅栏口观察自己,他能感觉到。

    “昏迷多久了?”

    “有个把小时了,这医生小白脸身子就是弱,估计得睡到明天早上才能醒过来。”刚才的绑匪说道。

    “你下手重了?”

    “宝爷,我可是还留了三分力,就把把人弄出一个好歹来。”绑匪‘老大’委屈的辩解道。

    “搜过身了吗?”

    “搜过了,这是从他的皮包,还有皮夹……”

    “里面的钱和东西你没动过吧?”粗哑的声音问道。

    “没,我哪敢呢。”

    “谅你也不敢,记住,不要跟他说话,每日三餐,别饿着人就行,等我的命令。”那“宝爷”严厉一声。

    “明白,您放心好了。”

    “车和痕迹都处理好了吗?”

    “您放心,一回来,我就让人把所有痕迹都处理干净了,保证没有人能这里来。”绑匪‘老大’道。

    “最近两天不要外出,受伤的弟兄,我找个理由送‘76’号处理一下……”

    虽然人越走越远,可陆希言还是依稀听到那个“宝爷”提到了‘76’这个数字,这一下,他豁然开朗了,‘76’号内,敢自称“宝爷”的也就是吴老狗,吴四宝了。

    绑架自己的居然是吴四宝,这家伙可是前科累累了,而且胆大包天,尤其是最近跟着林世群进了‘76’号,当上了警卫大队大队长,气焰嚣张更是不可一世了。

    他忽然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了,那股子机油味道提醒了他,他被关在吴四宝的宝丽汽车行了。

    这里关过邹怀,也关过段益民,现在轮到他了,真是有缘分呀。

    可怎么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被吴四宝绑架了,又怎么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被关在宝丽车行呢。

    听吴四宝的口气,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向外面传递消息的,这一回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可是,他并不知道吴四宝也遇到大·麻烦了,浅野一郎让他悄悄的把人绑了,现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显然是有违初衷了。

    以吴四宝狠辣的性子,人竟然绑回来了,又不愿意惹祸上身,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人弄死,然后毁尸灭迹。

    可浅野一郎却又警告他,不要动这个念头,否则,上天入地,没有人能救得了他的命。

    他犯难了。

    原本计划中,他是不会暴露的,还能获得一大笔赎金,结果,手下人办事还是太张扬了。

    他又不能责怪手底下人,是他命人手下人去绑人的,并且还借助了浅野一郎力量的协助。

    他只能跟老婆于爱珍商议,怎么解决这个到手的烫手山芋。

    于爱珍倒也有些急智,人既然杀不得,又不能烂在自己手里,给自己惹祸,那就找一个可以能把这事儿抗下来的人。

    这个人是谁,林世群,当让不行,林世群现在是如日中天,还指望能跟着一起飞黄腾达呢。

    那还能有谁能扛下来?

    干爹,纪云清呗,老子英雄,儿狗熊,这家业迟早会败掉,再者说,纪云清也有是绑架“陆希言”的动机的。

    那封“恐吓信”就是他恼羞成怒之下授意吴四宝派人投送的,为了就是从“安居工程”上分一块肉,结果人家根本不搭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