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立即命令所有的火枪队和炮兵大队在城内构筑阵地,雅典步兵军团作为中军,其余部队分布后方和海军保持联系。..传讯约瑟尔立即派船队回塔兰托催促多德尔尽量派遣部分军队前来,如果有必要的话启禀皇帝陛下将王庭卫队调过来。”艾利多安他这沾满了血迹的土地,嘴里面不断的吐出一条条命令,让刚刚拿下拜占庭尚未来得及休息的大军再次出动将已经快要打成废墟的城防再次修补起来。艾利多安的这一招突袭瞒不了阿姆杜拉多长时间,一旦他发现自己的正面没有军队开过来稍一回味必然会反应过来,到时候必然是一场倾力血战,如果自己挡不住阿姆杜拉的全力攻击,那么大秦帝国最后的精锐力量必然会被自己这一招绝户计彻底断送。反之如果自己挡住了大食军队的攻击,守住拜占庭,那么阿姆杜拉率领的大食最后的力量也必然会从事魂归爱琴海。只不过,艾利多安看着遥远的东方叹了口气,不论是他还是阿姆杜拉都能明白,就算此战双方有一方能赢,也是惨胜,最后渔翁得利的只怕还是那个东方帝国吧?

    艾利多安猜得没错,阿姆杜拉实际上反应的速度比起他预想的还要快,几乎就在前锋汇报大秦军团没有尾随追击的时候,乌拉姆就察觉到大秦军队的异动。经此一役之后乌拉姆是再也不敢请示艾利多安,所以急忙上报。阿姆杜拉得知消息之后立即广派斥候四下侦查,很快就得知大秦军队主力已经从原地消失。这一下情势就非常明了,阿姆杜拉立即命令乌拉姆手中剩余的骑兵立即回援拜占庭,与此同时自己也亲自率领战力完整的火枪队星夜翻越巴尔干山脉。这样一来艾利多安匆匆布置完防务之后乌拉姆的骑兵就已经出现在哨探的视线之中。

    “该来的还是来了。”艾利多安原本还打算从战舰上拆除部分火炮上岸协防的,但是在见到乌拉姆的骑兵之后还是果断放弃了,毕竟除了拜占庭的内部,后方和舰队港口防地的是已经被打散的步兵军团和斯拉夫军团不到一万多人的混编军队,港口之地无险可守一旦被对方冲过来的话只怕会再次上演此前步兵军团被屠杀的场景。要知道自己之前在索菲亚的战争中是硬生生的以步兵军团的血肉之躯上前硬抗才挡住了对方冲锋的脚步。..

    艾利多安的撤退命令尚未下达乌拉姆已经开始下令冲锋,拜占庭的城防他是无法冲进去了,对方明显是早有预备,那一排排的火枪手黑洞洞的枪口让他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朝东而去,然后几乎是想都不想的直接发起冲锋。就这样他在艾利多安的眼皮子底下,乌拉姆将大食骑兵突击战术发挥到极致,那飓风一般的突进让所有人都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同时也对此前索菲亚之战中那死战不退的步兵军团和最后冲上去和骑兵肉搏并且将近全军覆没的斯拉夫军团表达了敬佩。只不过这种敬佩却不能够改变城外的这一万多混编军团的覆灭。即使在艾利多安匆匆调来火枪队就近支援,但是那些骑着从天方沙漠里驯养出来的高头大马的大食骑兵在这里为自己正了名,此前的战争失利不代表这一支从大食帝国起家开始就四处征战的看家骑兵会在和大秦的战争中没落。相反那一刀刀近乎飘逸的劈斩在带走一条条生命的同时也让艾利多安的脸上的神色变得更加凝重。这一万多人除了所剩无几的斯拉夫战士还能够勉强抗衡一二,但是也随即被淹没在那冲锋的马蹄之下。

    “轰轰轰”约瑟尔的战舰开始炮击支援岸上部队的战斗,但是乌拉姆在近乎屠杀一般将驻守港口的这一万多人大部杀光之后迅速调转马头匆匆而去,只留下原地那一片狼藉的尸体。这种近乎炫耀一般的战斗除了极大地打击了刚刚因为拿下拜占庭而高涨的士气瞬间被打落,更加要命的让原本就兵力枯竭的艾利多安面临更加严峻的兵力短缺,这一点在随后阿姆杜拉的主力兵马抵达之后就变得更加明显。

    由于拜占庭被艾利多安拿下,自己的退路彻底被断掉,而且经过索菲亚一战之后自己最引以为傲的骑兵军团被对方废掉,激怒攻心之下的阿姆杜拉第二天一大早就立即发起猛攻,并且再次祭出自己的杀手锏,组织无数的敢死队发动决死冲锋,抱着炸药包的狂热分子甚至根本没有将那密集的子弹放在眼里,一轮又一轮的朝着艾利多安构筑的防御工事发动集群冲锋,竟是丝毫不给艾利多安一点喘息之机。..战场之上双方的炮兵是你来我往,密集的炮弹在战场之上飞速穿梭然后落地爆炸,虽然大唐外销的炮弹填装的都是黑火药,但是这已经提纯过的黑火药在掺杂了少部分白色炸药爆炸之后浓烟滚滚,很快整片战场都因为炮火的弥漫而开始变得阴暗起来。艾利多安兵力不足,但是刚刚缴获了拜占庭内囤积的物资和补给,根本不缺炮弹,所以几乎是不计代价的要求炮兵尽可能的打出更多的炮弹。甚至为了掩护火炮不被对方击毁,这些火炮的炮位上都被重重加固了很多掩体,这种炮战持续了整整一上午,伴随着大食火枪队改变战术之后这种炮击确实起到了大作用。

    不过艾利多安的办法并没有持续多久,阿姆杜拉在当天下午的战斗中调整了部署,将原本的全面进攻改成了重点突破,而且让炮兵不断的集火射击艾利多安的炮位,依靠着这种办法一点一点敲掉对方的火炮,甚至不惜和对方拼消耗,借此为步兵攻城提供掩护。所以下午的战斗比起上午来大食军队的进展要大多了。连续几次爆破都起到了效果,而且步兵对射的距离在拉近之后也给城内守军带来了有效的杀伤,逼迫艾利多安不得不调集雅典步兵军团进入一线阵地协助火枪队防御。只不过雅典步兵军团打近战还很有威力,但是操控火枪杀敌却不是其所长。这些士兵在之前甚至没有见过这些看起来非常神奇的武器,所以艾利多安的办法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即使让这些步兵去给火枪手填装弹药也是笨手笨脚。

    “派人去通知海军做好准备。”艾利多安站在城楼高处俯瞰着整片战场,大食军队前赴后继的冲上来一点一点侵蚀着自己布置的外围阵地之后马不停蹄的攻击城垣,将自己有限的兵力一点一点绞杀在这看起来几乎没有尽头的攻防战之中。本来他手中的火枪队经过此前骑兵的冲击,三万人的军团只剩下一万多人,这一整天的战斗打下来,只剩下不到七千人,就算是有些雅典步兵在一下午的战斗中有些人比较有天赋已经可以填补火枪队之中,但是人数已经绝对不超过一万人。但是阿姆杜拉手中的火枪手只怕还足有七万多人,加上一万多的骑兵,这场战役打到现在他是彻彻底底的输在了兵力上面了。不过艾利多安也不是没有办法,在派人趁着黑夜双方停战的空隙去通知约瑟尔,将自己海军舰队上的水手抽调一半秘密上岸进入城内,在第二天的战斗中突然投入战场,将已经突进城垣准备打巷战的大食火枪手给彻底打蒙。要知道艾利多安是足足抽调了五千名水手上岸,他们可是丝毫不逊色火枪队那些已经极为熟悉火枪的士兵。而这五千名水兵在关键时刻确实起到了极大地作用,直接挫败了阿姆杜拉短时间内攻入城内的计划,而且还顺势打出了一波反击,将其重新逼出城外。在火炮被对方击毁了部分之后,艾利多安也学习阿姆杜拉组织部分敢死之士进行反击,将那些在成为聚集成堆的大食士兵当成了靶子,抱着炸药包直接在人群中爆炸,借此来削弱对方的攻击势头。这种办法在凑效之后艾利多安如法炮制,直接命一部分士兵在尚未倒塌的城楼高处专门扔炸药包,甚至是炮弹。这样一来不间断的爆炸倒是极大地缓和了防守的紧急局势。但是还没等艾利多安换过一口气来,阿姆杜拉那边也想出了应对之策,在没办法改变士兵的攻城地点之后,组织部分神射手,潜伏在战场各处,专门狙杀那些站在高处扔炸药包的士兵。由于狙击手都是分散潜伏在战场各处,艾利多安根本就察觉不到,而且前膛枪虽然射速慢,但是在大唐制造工艺日益精湛之后,当做狙击枪使用是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些扔炸药包的士兵就纷纷被击杀在当场。虽然艾利多安在随后就让这些士兵隐藏自己的身形,但是这样一来效率却大大减弱,反倒是那些潜伏暗中的大食狙击手却能够慢条斯理的一点一点寻找机会来击杀这些人。惹到最后艾利多安直接将这些人撤了下去。

    但是失去了炸药包的抵近爆炸支援,火枪队的防守越来越艰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艾利多安虽然空有一肚子计谋但是越来越少的兵力却让他根本无法施展。即使他将五千名水手也调到了第一线参加战斗,但是也只是勉强挡住了对方的步伐。这种状况如果只要到了第二天对方重新集结兵力全力攻上来的时候,那么艾利多安必败无疑,他根本没有兵力在第二天进行防守。就算是将对方放入城中打巷战,自己也不会好到哪去。

    “路德那边还没有讯息吗?”艾利多安当天夜里到了约瑟尔的战舰之上,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的艾利多安失去了往日风度翩翩的样子,盯着约瑟尔道:“他秘密返回教廷这么久难道还没有带回来援兵吗?如果明天还没有援兵抵达,那么帝国也将会走入彻底毁灭的深渊。”

    “将军放心,路德和大主教关系很好,肯定能够按时返回的。我这里集中了这最后的五千名水兵,将军带回去,我想还能够坚持一天时间的。明日是约定的最后期限,路德一定会来的,上帝站在我们这边的。”约瑟尔也知道艾利多安那边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但是路德这一去原本就是难度极大,要想在教廷手中将最后一支十字军带过来本身就困难无比,而且在它看来就算是十字军抵达,只怕也改变不了大局,毕竟十字军虽然人数足够了,但是在这种级别的大战中连武器都差点凑不齐的十字军又能在大食军队面前起到什么作用?不过这些话约瑟尔可不敢和艾利多安说,只是将自己最后的水兵全部抽调出来让对方带走。这样一来大秦海军舰队每一艘战船之上甚至只剩下十几人左右,只能维持最基本的操作。而这也给后来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有了这最后的水兵支援,艾利多安第四天还是坚持过来了,但是路德却依然没有消息,海面之上根本没有任何新的船只抵达。这也让艾利多安一颗心沉到了海底。自己在拜占庭坚持了四天时间,手下军队连带着抽调上来的海军水兵,现如今还能动的也只有两万不到。这样的兵力根本不能挡住对方明天的攻击。

    “必须要撤退了,不然的话海军也会被自己断送在这里了。帝国可以没有拜占庭,但是不能没有海军。”艾利多安叹息一声之后开始秘密调动各部准备趁夜撤离拜占庭,然后依靠着海军舰队离开这里。只不过这连续两天时间艾利多安都有增援也让阿姆杜拉猜出了对方的动作,所以几乎就在艾利多安秘密撤离的同时,乌拉姆率领的骑兵也开始秘密出动。而且为了达到突袭的效果,不仅仅给战马做足了伪装,甚至乌拉姆还秘密抵近进行侦查。这样一来,在这拜占庭的码头港口之上,双方再次发生了激烈的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