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王小小换了套红色的旗袍,跑了出来,对陶爸道:“爸,没事,就让大家看看我表哥的红包。”说着就拿过李逍遥的红包,当场拆开。

    李逍遥的大方是全球出了名的,靠山村的村民一个个踮起脚跟,睁大眼睛,生怕看不到。

    李逍遥的红包很薄,王小小取出红包里的纸张,没猜错,果然是一张支票,金额是一亿人民币。

    “一亿,是一亿人民币。”

    “哇,这么大的红包第一次见。”

    “有这个红包,一辈子都不用干活都行。”

    靠山村的村民眼红了,恨不得把支票抢走。

    王小小把支票小心翼翼地收好,对陶爸道:“爸,我表哥的红包是给我和陶泽做生意的启动资金,所以钱我自己拿着,其他的都孝敬你和妈妈。”她跑出来完全是为了李逍遥的红包,其他人的她才不稀罕呢!

    “好的,都听你的。”陶爸慈祥地道,能有这样的儿媳,他打心里高兴。

    收到李逍遥的超级大红包,王小小兴高采烈地去招呼客人了。

    陌生的地方,总是让人忍不住去探索,王茶茶在屋呆了才几分钟就受不了了,她带着小伙伴出去玩耍。

    有农村的地方必定有狗,狗会敌视陌生人,王茶茶他们在靠山村乱逛的时候就遇到一条凶狠的大黄狗,大黄狗不对地对王茶茶他们咆哮,王茶茶他们后退,大黄狗就逼近,那凶狠的眼神,让王茶茶他们害怕。

    王茶茶她们是坐车来的,没有带地狱犬他们,不然这样的土狗根本不敢靠近他们。

    “我没有带桃木剑,不然我揍死他。”王茶茶骂骂咧咧地道。

    “茶茶,我们还是跑吧!这狗会咬人的。”杜小俊胆怯地道。

    “哥哥,这狗狗想咬我。”李文雅害怕地叫道。

    李千酒胆子超级大,他护在众人面前,信誓旦旦地道:“大家别怕,我来对付他。”

    大黄狗是靠山村出了名的狗王,是由村里一个二愣子养的,平时有事没事就带着去山上打猎,村里的人都不敢招惹。

    大黄狗感受到了李千酒的敌意,加上李千酒是陌生人,这让他感觉李千酒等人要跟他抢地盘,他怒吼一声,扑向李千酒。

    李千酒个子小,力气却不小,多种武功都小成的他,现在可是个小霸王,他右脚踏出半步,微微下蹲成马步,左手收于腰间,右手握拳猛地出拳:“半步崩拳。”一拳击在大黄狗的脑壳上,大黄狗当场毙命。

    “打死了——怎么办?这狗肯定是别人养的。”杜小俊担忧道。

    “哼,他要咬我,我就打死他。”李千酒振振有词道。

    黄狗子,靠山村的二愣子,整日游手好闲却打一手好猎,所以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大黄狗是他最爱的宠物,以至于村里的人给他取了个黄狗子的小名,他本来在家睡觉,听到大黄狗不断地在叫,好奇之下他走出屋子,来到巷子里,当他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大黄狗,他脸色变了,发癫似地吼道:“是谁打死了我的大黄?”

    王茶茶他们还没走,黄狗子没有怀疑是王茶茶他们干的,是因为王茶茶他们太小了,不觉得王茶茶他们有能力打死他的大黄。

    “你的狗狗要咬我们,千酒就把他打死了。”王茶茶出声道,她的大姐大,这事理应她来出头。

    “你——你们是谁家的小孩?带我去见你们家大人。”黄狗子怒道,说着就要上前抓王茶茶。

    王茶茶没少跟人干架,但和她打的人都不敢伤着她,不会凶她,自然会被她打败,现在黄狗子狰狞的表情,让她感到害怕,下意识把李逍遥抬出来:“你别过来,我表哥很厉害的,你欺负我,我表哥打你屁屁。”

    “哼,我管你表哥是谁,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打死你全家。”黄狗子怒道,他是二愣子,一根筋那种,一生气就什么都不管,不达目的不罢休。

    “哥哥,他想要打我们,你快保护我们。”李文雅理智地求助。

    “不准欺负我妹妹。”李千酒才不怕黄狗子,黄狗子这样的人,他能打一千个。

    黄狗子是个没读过书,不懂大道理的人,他才不管李千酒是不是小孩,他只知道这小孩招惹了他,他快步上前,伸手要抓李千酒。

    李千酒伸出小手抓住黄狗子的手指往下一扯,黄狗子感觉手指一疼,身体不受控制往下。

    “铁头功。”李千酒踮起脚,用小脑袋顶向黄狗子的胸口。

    砰的一声闷响,黄狗子捂着胸口躺在地上,张开嘴却不能出气和进气,一副很难受得到样子,不停在地上打滚。

    黄狗子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哪可能是李千酒这个小霸王的对手,被李千酒一击没死已经算是命大了。

    黄狗子一副快要死的样子,把王茶茶她们都吓到了,李文雅更是转身就跑:“我回去找爸爸。”她一跑,王茶茶她们也跟着跑了。

    李千酒虽然也跟着跑,但绝对不是吓跑的,而是怕王茶茶她们不带他玩。

    陶泽家很热闹,全村人都集聚在他家,突然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呼救道:“爸爸,哥哥杀人啦!”

    本来热闹的环境,立马安静了下来,杀人,天大的事,所有人都震惊到了。

    在屋里和人闲聊的李逍遥听到女儿的喊叫,立马一个闪身出来,他肯定一定是儿子惹事了,除了他儿子其他人没能力杀人。

    李文雅看到爸爸出来了,扑过去,抱住爸爸的脚,怕怕地道:“爸爸,哥哥杀人了,那人躺在地上快要死了。”

    李逍遥立马用精神力搜索他儿子,然后一个跳跃,就逮住在奔跑的儿子,把儿子提了起来,问道:“你打的人在哪?”

    李千酒嘟着嘴,不高兴地指着一边,李逍遥就这样提着儿子,快速奔袭,很快就看到一个邋遢的青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李逍遥把儿子放到一边,走过去,右手搭在青年的手腕上,庞大的血气往里灌,一检查发现青年还有生命特征,只是气管凹下去了,导致不能呼吸,憋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