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推棺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推棺最新章节!

    朱翊钧到底是要召见李秘了。

    李秘心里也很清楚,这次召见意味着甚么,因为张国祥早些天已经派人过来,秘密提醒过李秘。

    所以在入宫之前,还有不少工作,需要李秘去完成。

    他先将甄宓和张黄庭等人召集了起来,此时的李轩妁已经会说一些简单的话语,对李秘也粘得很,让乳母暂时照看着。

    沉鱼先前腹部中刀,休养了这么长的日子,才总算是得以康复,只是不知为何,整个人消沉了不少。

    李秘环视了一圈,而后朝众人道。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是至关重要的,且不可小意。”众人闻言,自是不敢开声。

    李秘接着道:“皇帝要召我入宫,今次怕是要托孤了……”

    此言一出,众人也并没有太过惊愕,因为他们都是李秘的心腹,深知朱翊钧的身体状况,估摸着日子也差不离的。

    “但凡新旧交替,必然会有大动乱,照着皇帝的脾性,估摸着会贬斥大量的辅臣,而后让新君再提拔起来,如此一来,恩情便是新君的,旧臣才会尽心尽力辅佐新君……”

    这样的事例在历史上也不少见,众人自是理解的,李秘乃是许国公,荣耀无以复加,又是留守都指挥使,整个京城和内宫都在李秘的掌控之中,按说不会贬斥李秘。

    因为新旧交替之时,内宫和京城都需要最稳定的环境,把李秘贬斥出去,又有谁比李秘更能镇得住局面?

    当然了,郑贵妃和朱常洵的威胁已经荡然无存,其他皇子没有竞争力,内宫又没有奸佞,新旧交替应该是非常平顺的,朱翊钧认为不需要李秘坐镇,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李秘还是要做好被贬斥的准备,毕竟他是诸多旧臣之中,最重要的一个!

    之所以这么说,并非抬举李秘,虽说大明朝看起来似乎海晏河清,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但其实朝堂上却是乌烟瘴气。

    别的不说,单说辅臣李廷机,当初将他召入内阁,他就已经辞职上百次,入阁至今,只有三四个月是正常上班,其他时候都是托病不出。

    大明辅臣相当于宰相,乃是文臣们的梦想官职,可李廷机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辞职,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要这个官职,而是他对朝廷已经心灰意冷。

    在历史记录之中,李廷机担任辅臣六年的时间里,真正当差的时间也才几个月,朝堂上到底是个甚么样子,也就可想而知了。

    叶向高虽说是个能臣,但到底是独木难支,因为朱庚已经不在内阁,李廷机又不理事,叶向高再能耐,也不是铁打的。

    李秘虽然对政事并不干涉,但他的分量,在诸多官员之中,是无人能及的,所以若要贬斥旧臣,只怕李秘会是第一个!

    在场诸人也尽皆是这等样的想法,然而李秘开口,却比朱翊钧托孤的消息,还要让他们震惊!

    “我要你们做好离开的准备,早先我已经让沉鱼去联系顺风社,他们应该已经准备好船只,只要事情不对头,咱们就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众人闻言,其实也有些糊涂,搞不清李秘是要暂避,还是要彻底离开,不过听李秘的意思,似乎更倾向于后者!

    甄宓对离开京城表现得很激动,因为她素来不喜欢这样的生活,闲云野鹤自由自在,岂不是更快活?

    至于索长生等人,自是不必说的,一家子都是怪胎,也没有哪个喜欢锦衣玉食,都是向往江湖的人。

    安倍玄海却非常不解:“李君,大明皇帝对您如此倚重,您为何要急着离开?辅佐新君,位极人臣,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这才是英豪所为啊!”

    李秘看了看安倍玄海,几次想说些甚么,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朝安倍玄海道。

    “只是做些准备罢了,若相安无事,谁不愿意留下来?”

    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但李秘到底是让甄宓等人做好准备,连夜便收拾了行囊,但有风吹草动,就可以离开京城了。

    国公府里头到底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也并未因此而如临大敌,以免让人察觉到氛围不对,该如何过日子,仍旧如何过日子。

    到了翌日,李秘便入宫来了。

    也果不其然,朱翊钧的状况已经非常不好,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极其虚弱。

    许是经受不住郑贵妃和朱常洵的打击,他的健康状况一落千丈,便只剩下一把老骨头了。

    见得李秘进来,朱翊钧便让人扶着坐了起来,看着李秘,久久未曾说出话来,开口却问起了李秘的年纪。

    “李卿今年三十有二了吧?”

    没想到朱翊钧对自己的年纪记得这么清楚,李秘也点头道:“是,年底就满三十二了。”

    朱翊钧上下打量着李秘,叹气道:“年轻真是好啊……”

    这句话充满了悲情,李秘也有些不忍,却又不知该如何去抚慰他,倒是朱翊钧没有太啰嗦,想来也知道自己精神不足,再不说的话,估摸着没法子把话说完了。

    “朕这身子是撑不住了,趁着还能动,想过几日清闲日子,过得一些天,就会传位给太子,你便是顾命之臣。”

    “不过你到底是年轻了些,朕怕难以服众,所以想让你离开一些日子,你先去定陵给朕四处看看,太子登基之后,会召你回来,这欲扬先抑,也是惯用伎俩,朝臣该是能看得清的。”

    朱翊钧终于是没有任何隐瞒,对李秘也是坦诚相告,不过李秘心中却隐约有些不安起来。

    “陛下龙体稳固,又何必说这些话……”

    朱翊钧冷哼了一声,朝李秘道:“都这个时候了,难道你还要说些奉承话来骗我?我的时日不多了,你也不必遮掩。”

    “太子懦弱,若没有你辅佐,必然会被这帮狗官欺负,朕信得过你,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朱翊钧叨叨絮絮说了不少,竟都是掏心窝子的话,李秘也是默默听着,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

    正事终于是说完了,朱翊钧才朝李秘问道:“轩妁会说话了?”

    “是,整日里不消停,吵闹得很……”一提到女儿,李秘便洋溢满脸的幸福,只是此时笑容似乎不太合适宜,李秘也是瞬间冷下来。

    朱翊钧却看得很开,笑了笑,朝李秘道:“如今你可否能理解朕的苦心了?”

    朱翊钧所谓的苦心,指的自然是对郑贵妃和朱常洵的苦心,李秘想了想,到底是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那我就告诉你,朕并没有杀他们,而是将他们安置起来了,这件事瞒不过太子,所以你要帮我保护她母子二人,可能做到?”

    李秘听得此言,也是皱起眉头来,朝朱翊钧如实回答道:“臣倒是乐意,只是臣与娘娘福王的成念太深,只怕他们不放心臣……”

    朱翊钧听得此言,也是摆了摆手,朝李秘道:“那就是他们的事了,他们母子过惯了奢靡的日子,哪里受得半点苦,待得他们辛苦了,便知道有人疼着是多么宝贵了。”

    朱翊钧如此一说,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朝李秘招了招手,李秘走上前来,朱翊钧附耳朝李秘说出了母子的藏身之处来。

    李秘也是用心记了下来,不过听朱翊钧语气,这也该是仁至义尽,对母子二人也是最后的恩典了。

    朱翊钧若不是早已心死,健康状况也不至于恶化到这等程度。

    一切事宜都交托完毕,已经是天黑,朱翊钧也是累乏到了极点,竟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李秘也是担忧,万一朱翊钧在这个时候驾崩,麻烦也是不小。

    好在守到天亮,朱翊钧到底是醒了过来,精神倒是很矍铄,挣扎着爬起来,朝李秘道:“今日我亲自送你出宫。”

    李秘哪里敢如此,只是朱翊钧一味坚持,李秘也就上前去,搀扶着朱翊钧。

    当李秘碰触到这位帝皇的身子,明显感受到只剩得皮包骨头,仿佛稍稍用力一些,就会将他的手臂折断一般。

    虽然走得慢,但到底是走到了宫门前,朱翊钧抬头远看,突然感慨道:“可惜啊,这大好河山,朕竟未曾出去瞧一瞧。”

    其实他的脚一直有病,走路也不是很好看,更是不方便,到了这个节骨眼,就更是艰难,今番送李秘出来,已经是难能可贵,或许也想着自己再走出宫门来,看上一眼吧。

    虽是大明的帝皇,但他却一直与人相斗,与张居正斗,与文武百官斗,对谁都不服气,征讨蒙古诸部,平定国内叛乱,援朝抗倭等等,他一直从不服输。

    可如今,他站在宫门前头,往前一步,就出得宫去,他却如何都再也迈不出这一步了。

    虽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他的身子也已经开始萎缩佝偻,可这身影却仿佛比他身后的宫殿,还要高大,只是摇摇欲坠,仿佛勉力支撑着的天柱,即将要倒塌下来一般。

    这个从未示弱的帝皇,将他最后的虚弱形象,展现在了李秘的面前,就仿佛在对李秘说,他归根结底,也只是个凡人罢了。

    “走吧,去定陵给朕扫扫前路。”朱翊钧如此说着,显然也不想让李秘看到自己悲春伤秋的狼狈。

    李秘点了点头,给他行了最后一礼,转身刚要走,却似乎听到朱翊钧在低声说着甚么。

    李秘侧耳一听,也是心头一紧,因为朱翊钧说:“你不该再警惕我,而是该警惕太子殿下,因为我会死去,而他会成为新的皇帝……”

    李秘感到吃惊,但也感到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