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都市之最强狂兵最新章节!

    陈六合弯腰帮沈清舞洗着白嫩的莲足,听到沈清舞的话,他没心没肺的笑道:“无妨,邓家虽然算得上一号家族,但这些年,重心都在商界,几个政~客也都在外省经营,对江浙影响力不见得多大。”

    “你今天那样羞辱了邓旺华,邓家人不会咽下这口气!”沈清舞说道。

    “我知道!无所谓,虱子多了不压身。”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忽然,兄妹两之间就很诡异的沉默了下去,谁也没开口说话!

    帮沈清舞洗好脚后,陈六合把她从轮椅上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放在那一尘不染的床榻上,然后翻身弯腰去端洗脚水。

    陈六合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沈清舞轻轻拽了一下,陈六合回头:“怎么了?”

    “哥,锋芒太甚,长三角因为你一个人风起云涌暗流浮动,我心中有一种隐隐不安!”沈清舞怔怔的看着陈六合。

    能看的出来,一向清心寡欲静如明月的沈清舞,眼中有着重重心思,她的贝齿都在轻轻咬着嘴唇,能让她出现这种神情,绝对是破天荒的。

    陈六合都猛怔了一下,旋即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道:“没事的,哥是什么人你还会不清楚吗?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不怕!”

    天知道,在陈六合这轻松的表面下,到底有多么沉重的一颗心!

    他没告诉沈清舞,她刚才的几句话,说到他心坎里面去了,有和沈清舞心有灵犀,仿佛都感觉到,有一种浓浓的危机正在悄然靠近!

    沈清舞却摇了摇头:“哥,没那么简单的!”

    “呵呵,再苦再难,哥都熬过来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再凝的乌云,也总有散去的一天!这世上能打垮我的人有不少,但能弄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陈六合笑得很灿烂,说道:“小妹,你想想,我们来杭城的时候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现在就算像狗一样被人一脚踹走,只要留住小命,咱们也没亏啥,不是吗?”

    沈清舞难得的严肃,她看着陈六合,再次摇头:“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谁想让你一无所有的离开,不可能!除非让你死在长三角!你不会苟且偷生!”

    盯着陈六合,沈清舞那双净洁的眸子一眨不眨,一字一顿的说道:“所以,只会发生两种可能!要么你赢了,把长三角收入囊中!要么.......你死了!”

    “我不会死!”陈六合沉沉的说出三个字。

    “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你死!”沈清舞无比坚定的说道,这不是承诺,这是毒誓!

    陈六合揉了揉沈清舞的头发,说道:“不要胡思乱想!没有那么严重!”

    “哥,你骗不了我!我们心里都清楚,长三角的形势就已经扑朔迷离错综复杂了,有着太大的变数,对你非常非常不利!这还仅仅是表面而已!”

    沈清舞说道:“若再加上外力的推波助澜呢?很多人都在虎视眈眈,在寻找时机,给予致命一击!哥,这是一次重大危机!九死一生的牌局!”

    “九死一生有些夸大其词了!至少有三四成的生机在嘛!”陈六合笑得很天真,无论他心里承担了多少风险和压力,但他绝不会在沈清舞面前表现出来一丝半点的,哪怕沈清舞心中跟明镜儿似的!

    陈六合在床沿上坐下,沈清舞很自然的靠在了陈六合的肩膀上。

    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小妹,你这么聪明的人,也避免不了俗人该有的关心则乱!你只想到了外力的变数,但你却忽略了哥身上的变数。”

    “哥是什么人?我能在世~界舞台起舞,挑的他们鸡飞狗跳,还会被区区一个长三角给吓住了?”陈六合道:“不存在的!把心放在肚子里!”

    看着慷慨激扬的陈六合,沈清舞笑了起来,犹若雪山莲花一般的纯净圣洁,她抬起手掌,抚摸着陈六合脸上的轮廓:“我信你!”

    只有沈清舞自己心里才知道,她的笑容有多么牵强,无论她心中有多么的忧心忡忡,但若是她的笑容能够让眼前这个男人心中舒坦,她愿意一直笑给他看!

    “哥.......”沈清舞轻轻唤了一句,用很轻很柔的语态说道:“如果有一天清舞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怎么办.......”

    闻言,陈六合的身躯猛然巨震,他仿佛用尽了全部力量去做了个深呼吸。

    手掌轻轻抚摸着沈清舞的乌黑发丝,陈六合还在咧嘴笑着:“那种情况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一个发疯的陈六合,足以让世~界战栗!谁敢?”

    沈清舞笑得很甜美,也很甜蜜,她轻柔道:“是啊,这个世上,能让你成魔的人,恐怕就只有我沈清舞一个人了!”

    陈六合点头:“只有你!”

    沈清舞又说了句模糊不清的话:“或许那个状态下的你,才是真正无敌的你呢......背水一战总会有惊天动地的效果!况且你是谁?你是举世无双陈六合啊.......”

    陈六合的心脏都狠狠一颤,就这样开玩笑般的简短对话,让他那一向古井无波的心绪,变得狂涌起伏,像是海啸席卷一般。

    没人注意到,他的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掌心,竟然都渗出了汗水!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他是谁?人皇陈六合,泰山崩于前都不曾见他紧张过的人皇!面对各路强敌的围剿都能够谈笑风生的第一狂人!

    可是在这个小小而朴实的房间内,他却是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紧张情绪!

    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在他看来有些及其可笑的话题!

    “哥,青衣和玄武南下了呢!”忽然,沈清舞再次幽幽的说道。

    闻言,陈六合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眉头深蹙,但没有给出什么太大的回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南下了?南下了好啊,是来找我的吗?”

    “不确定!”沈清舞抬起了俏脸,看着陈六合,很郑重的说道:“哥,答应我,若他们南下与你无关,不要跟他们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