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位道友,你说什么,有三个人强攻了寒星盟,还把赵寒星当众镇压了……”

    苏夜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七位从寒星盟中逃出来的先天天仙,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的感觉。这寒星盟足足有三百多位先天天仙,赵寒星本身更是九品先天天仙,可不是一帮吃干饭的,怎么就被区区三个人轻松击溃镇压了?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未免太意外了。

    赵寒星有野心,而且野心勃勃,这点苏夜在选拔赛过程中与赵寒星亲自接触过以后就知道了。只不过他并不在意罢了,他现在已经是人皇,在不周世界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强势地位,他有足够的信心镇压一切野心勃勃之辈。

    为此,选拔赛过后赵寒星大肆收拢散修高手,甚至暗地里跟穿针引线似的来往于各个散修联盟之中妄图造出一个规模巨大的超级联盟,苏夜也没去阻止。

    反正,他要整就让他整呗。

    他要是真能把那些散修联盟都整合起来,那还好了,将来他一鼓作气直接接收下来,还省了他一番再去整合散修联盟的功夫。

    可现在,寒星盟竟然遇上了这样的变故,竟然还让野心勃勃的赵寒星喊出让手下前来神州世界向他求援的话,这变故怕是对赵寒星都形成了惨烈的打击了。

    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在自以为看到了走向巅峰人生的曙光时,却遭到当头一棒,几乎一下子把他打入万劫不复之地,这种打击怕是将来都难以恢复了。这种打击要是能恢复过来,只怕苏夜都要重新看待赵寒星了。

    “是…是的,还请人皇陛下念在同为不周人族的份上伸一把援手,救救我们寒星盟吧。”欧阳行剑恳求道。

    欧阳行剑,二品先天天仙,正是苏夜眼前这七位寒星盟先天天仙之一。

    “人皇陛下,我知道我们寒星盟主平常对您有过些许不敬,但现在寒星盟主遭遇了重击,肯定已经明白唯有人皇陛下才是我不周人族崛起的希望所在。只要您出手救了他,他肯定铭感五内,大彻大悟,心甘情愿的投身于您的麾下。”

    苏夜摇摇头笑道:“这下话就不用说了,本皇虽然是人皇,名义上是人族的领袖。但却不代表每个人族都会心甘情愿的向本皇效忠。而且修行者的意愿与诉求都非比寻常,本皇也从来没指望全不周世界的修行者都愿意投身人皇殿。赵寒星组建寒星盟,那必然有所考量,兴许他认为自己足见一个散修联盟未来会比投身人皇殿更加光明,这也是正常的,只要他不作出违背人族利益的叛逆之事,本皇岂会迁怒于他?”

    “作为人皇,既然有来自不周世界之外的高手找了我不周人族的麻烦,那本皇自然就不会袖手旁观。本皇这就亲自带人走一趟寒星盟。只是,我有一点不解,你们方才说总共有一百多位先天天仙从寒星盟中逃出来了,这会儿怎么就剩下你们七个人了?其他人呢,莫非是路上遭受了其他变故?”

    “这…”

    听到苏夜这般问,欧阳行剑以及同来的六位先天天仙都一脸尴尬。都支支吾吾的,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以启齿。

    苏夜见状哪还不知道其中肯定有其他隐情,哂笑道:“事关其他人的安危,本皇还是希望你们能说实话。至于担心本皇不高兴或者产生其他不满情绪,那完全没有必要。”

    欧阳行剑一听,咬牙道:“好,既然人皇陛下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我们逃出来的人确实有一百多位,除了分兵另一路去向另外的散修联盟求救的三十多人外,我们这一路人其实还有七十六位。”

    “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我们这一路人中竟然有两个人是大荒天庭派出来的卧底,他在半路上一蛊惑,竟然把其他人带去了大荒天庭。不仅如此,他们还意图阻拦我们来向人皇陛下求助,还对我们动了杀机,要不是我们见机得早赶紧逃走,只怕我们还没见到人皇陛下,我们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混账!”

    苏夜听完直接拍案而起。

    “这群人觉得投身大荒天庭有前途,决定去投效大荒天庭,本皇不反对。本皇向来就不愿断别人的机缘与前途。但他们为了自己的前途却置寒星盟的安危于不顾,阻拦你们前来给本皇报信,那就过分了。”

    “谁说不是…”

    欧阳行剑七人显然对那群投身大荒天庭的人感到强烈的不满,心底深处还有浓浓的怨气,也跟着数落起来。甚至有人都希望苏夜能把那些人抓回来狠狠的教训一顿。这群混蛋,为了抱大荒天庭的大腿,连往日的情谊都不顾了,竟然还想杀掉他们,实在是太可恨了。

    苏夜其实也就是做做样子,哪有兴趣真的去听他们数落与倾吐不快?等他们吐槽了几句以后,直接大手一挥:“行了,找那些家伙算账的事情以后在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寒星盟。我不周人族说什么也不能轻易让外边来的修行者欺负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去安排人手。

    ”

    苏夜起身离开。

    留下欧阳行剑七人一脸赞叹,心想人皇果然是人皇,心系不周人族,有苏夜这个人皇在,以后不用担心不周人族会吃了异族的亏。来向苏夜求助那是走对了路子了。

    苏夜可不管他们有什么想法,直接找到了焔。

    如今的焔,成功突破了祖仙境界以后,整个人的气息全变了,那是一种真正契合了浩瀚宇宙如同成为宇宙一部分的气质。光是正面面对着焔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感。那是一种生灵心底深处对高等生命形态的敬畏,祖仙无疑是整个宇宙中最为高等的生命。

    以前因为无法彻底慑服白火祖仙的传承意志而形成的一种意志冲突的感觉,更是彻底的消失不见。

    甚至苏夜都能感受到,焔经历长时间与白火祖仙传承的传承意志的对抗之后,晋升了祖仙之后并非是一般的一品祖仙,苏夜隐隐有种感觉,焔虽然刚刚突破但真实战力应该不输于九曲血河的血河老祖。

    不得不感叹,不周时空域里酝酿起来的那一股势真的是太强大太神奇了。

    焔得了白火祖仙传承之后,其实就已经拥有了晋升祖仙的基础,只是因为意志无法彻底相融才卡在了最关键的一步。成为苏夜护道人之后,苏夜以大量珍贵的先天天仙传承来帮助焔丰富并夯实根基,使得焔在大量先天天仙的道中参透出了真正独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道,更是让焔的道达到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地步。

    但就算这样,焔依然缺少了一股势,或者说是一股来自宇宙的推动力。

    修行者要从先天天仙晋升祖仙,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从普通生灵彻底蜕变为与宇宙相融相存的高等生灵,这是一种超级蜕变,需要的不仅仅是自身的能力,更需要有外界的一股强大推动力,是一种内外结合相辅相成的过程。

    而苏夜,成为人皇,在不周世界中不断算计,使得他牢牢的掌控住了不周世界中涌现出来的那一股大势,这一股大势不仅给他自己带来好处,也给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焔就是在这样的一股大势中获取了推动力,才算是堪堪跨过了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晋升了祖仙的焔,按照元古三霄的规矩,完全可以撇开苏夜,不再为苏夜护道。从此他可以代表自己从宇宙中更更为浩瀚的宇宙万象里寻找宇宙的真谛,进一步壮大他自身。

    但是他没有。

    他依然是把苏夜当成小主,自己以苏夜的护道人自居。

    因为只有他才明白,苏夜虽然还只是一个一品先天天仙,但苏夜的未来才是真正无可限量的。

    一般人能晋升到一品祖仙这个境界,这辈子基本就算到头了。可苏夜不同,焔坚信苏夜将来晋升祖仙以后,所谓祖仙境界桎梏并无法影响到苏夜晋升的脚步。

    所以他依然是尽心尽力在为苏夜的安危与利益进行全盘考量。

    而且是以更加高级的祖仙境界的眼光为苏夜考量。

    “苏夜,那几个寒星盟逃出来的先天天仙没说错的话,那三位杀进了寒星盟的高手应该是古扇天山古扇门的人,那个金衣青年应该是古扇门的少主轲琊!这个古扇门并不是个好对付的势力。”

    “如你这么说的话,这个古扇门应该也是从太虚曼古河中走出来的势力了?”苏夜眉头微皱,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有些不爽,心中产生了一些压力。有从太虚曼古河中走出来的势力发现了不周时空域,那就意味着不周时空域有可能很快被更多的古老势力发现,这个不周时空域极有可能成为各大古老势力相互争夺的战场。

    “是的,古扇天山古扇门其实还是天霄城的附属势力之一…”

    “什么,这么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