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十五个人是什么人?”许美玲一脸好奇道。

    “他们都是延边杀手,你还记得苏北那件案子吧,我想,从他们身上或许会查到一些东西。”廖凡道。

    “哦?你是说,那件案子是他们做的?”许美玲眼前一亮。

    “刀法是一样的,但是,真正的口供,还需要他们亲自承认。”廖凡道。

    “行,我会带他们去警察局,不过,这十五个人,怎么来这边了?”许美玲又很好奇问道。

    “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廖凡把之前那个被称之为洪哥的人录制视频交给了许美玲。

    许美玲转身看向了张浩天。

    “你这是买凶伤人了,走,跟我们去警察局走一趟,反正这次案子,你跑不了,我们也怀疑苏北那件案子与你有关。”

    许美玲让同事立刻扣住张浩天手腕。

    张浩天连忙挣扎道:“什么苏北案子?你们别什么屎盆子都朝我身上扣。”

    “是不是与你有关,我们调查之后,才有定论。”许美玲冷哼道。

    “带走。”她猛然一挥手,张浩天就要被带走。

    “廖凡,你出尔反尔,你不守信用。”张浩天咬牙切齿,指着廖凡。

    廖凡露出很无辜表情,“我什么时候出尔反尔了?我没放开他们绳索啊?喂,老兄,这件事情,现在是另外一件事,与我无关。”

    “这次多亏你,送了我那么大一份功劳,你之前不是说让我们在竹叶青那些酒吧夜场加强巡逻吗?这次可是抓获不少犯罪分子。”

    “这些人,有的是在逃犯,有的故意伤人,抓进去,够他们坐牢的了,如果这十五个延边杀手,真的与苏北那件案子有关,我觉得,这一次我可以升任副处长了。”许美玲笑道。

    “那可真是大功一件,先祝贺你了。”廖凡笑道。

    “先别这么着急祝贺,我想他们肯定不会轻易说出来的。”许美玲看着被带走的十五个延边杀手,耸耸肩无奈道。

    “我相信你。”廖凡道。

    “如果我搞不定,还要你来帮我。”许美玲道。

    “没问题。”廖凡点头。

    ……

    回到ktv后,廖凡把从张浩天那里得到的五个亿,直接给了玄虎。

    “去看看伤者多少,跟竹叶青那边也联系一下,把这些钱,全部分给他们,算是给他们的安家费,他们是为了我们才受伤的,对了,残废的员工多分一点,也好让他们家庭过的好一点。”

    廖凡从跟张浩天提起要钱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些钱,他是不会私吞腰包的。

    “额?凡哥,这五个亿,可不是小数目,你是从那里搞到的?就这么给他们了?”玄虎颇为诧异。

    廖凡这可是大手笔啊。

    “冤有头债有主,这钱,我是从张浩天那边搞来的,他是心甘情愿给的。”廖凡笑了笑。

    “原来如此,不过,这张浩天之后肯定还会来找麻烦的,凡哥,我觉得我们要小心点。”玄虎提醒道。

    “小心是一定的,但他之后肯定不敢来找我们麻烦了,毕竟他现在案子缠身,今天的事,够他喝一壶的。”廖凡笑了笑。

    “要说麻烦,估计再过一二十天吧,到时候一个月期限,我觉得李建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廖凡眼睛微微一眯。

    他说的倒是没错,此刻的李建秋,已经坐着他自己的私人飞机,抵达了南疆之地。

    南疆这个神秘的地方,毒虫遍布,瘴气笼罩,时常有高人出没。

    南疆极为靠近泰国,而泰国除却泰拳出名之外,尤其以降头让人忌惮三分。

    而蛊与降头融合,则是南疆那些人一直梦寐以求的邪术。

    玄虎之后立刻把五个亿分了出去。

    这也算是对那些受伤员工的补偿。

    员工们对夜场老板,可真是异常感激。

    如果是一般的公司老板,肯定不会做这等事。

    反而会想着快点把祸害踢走。

    廖凡的这一举动,无形中为夜场和ktv创造了上百个忠心耿耿员工。

    忙了一天,廖凡在ktv最顶层的包间里洗了个澡。

    刚出来就接到了许美玲电话。

    廖凡一听,此刻距离之前与张浩天他们鏖战,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你来一趟警察局吧,这群延边杀手,说想要见你,如果见了你,答应了他们要求,他们会说出实情。”

    许美玲这么一说,廖凡马不停蹄朝警察局过去。

    却看到许美玲正在对一群同事发火。

    她现在是一个组的组长。

    所以手底下管着七八个组员。

    “人就在你们眼皮底下,说死就死了,你们怎么办事的?”

    许美玲雷霆万丈,杏眼中带着怒火。

    “我带人,刚走一会儿,就出了这事情,是不是离开我什么事情都办不好了?”

    被许美玲训斥,这些组员都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跟许美玲反驳。

    毕竟这件事,的确是他们疏忽,也怪敌人太狡猾。

    “怎么了?发这么大火啊。”廖凡走过来,朝许美玲笑了笑。

    许美玲见廖凡来了,叹息一声,黑着脸,“走,去我办公室。”

    “这群人,简直是让人操碎了心。”

    关上办公室的门,廖凡道:“到底是谁死了?”

    “王大天,你还记得吧,这家伙私下里做高利贷,还强迫人家卖身,为非作歹,不过,我怀疑他有人指使,你也跟我说过这件事,就让人一直看着他,没想到,我带人去极乐宫找你的半路上,这才多少工夫,他就被人给杀了。”

    “现在相当于线索断掉,根本没办法朝上在抽丝剥茧,抓他后面的人了。”

    “你说,这真是……”

    许美玲很无奈。

    廖凡眉头一挑,这事情,他倒是没听说。

    王大天居然死了,自己不是让叶狂在那边看着嘛。

    不过,转念一想,这张浩天也够贼的,他这是要双管齐下啊。

    嘟嘟嘟。

    廖凡手机响起来,是叶狂打来的。

    “我出去接个电话。”廖凡走了出去。

    “凡哥,王大天死了。”叶狂在那边神情沮丧道,很是抱歉。

    “我刚听说了。”廖凡道。

    “嗯?你……怎么知道的?”叶狂诧异,他也是刚得到消息呢。

    这才立刻跟廖凡通知一下。

    “我现在在警察局许警官这边,她刚告诉我的,谁杀的?”廖凡问道。

    “估摸着是张浩天派的人,咱们之前不是在ktv那边处理事情嘛,这张浩天也贼,他派遣一拨人去给咱们捣乱,另外派人过来处理掉王大天。”

    “警察因为要去执行任务,这边防守稍微薄弱,两个杀手身手矫健,杀了人就跑了,我现在正在找人追踪呢。”叶狂道。

    “让玄虎跟你一起,尽快抓住人,我好通知许美玲过去逮捕这两个杀手,一定要抓住他们,要从他们身上逮到线索。”廖凡顿了一下吩咐道。

    “行,凡哥,你放心吧,就是不要我这条命,我也把这两个混蛋抓住,将功赎罪。”叶狂咬牙发誓道。

    “没这么严重,好了,去办事吧。”廖凡挂断电话。

    心中思忖,张浩天也是够聪明。

    双管齐下的招数,还真被他给办成了一件。

    今天如果不是自己和玄虎他们在ktv那边,估摸着要两件事都成功了。

    毕竟这些延边杀手,一个个身手矫健,下手狠辣。

    如果没强大高手阻拦,他们完全可以砍人后全身而退,到时候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跑到延边,朝深山老林里一钻,而且延边靠近国外,他们完全可以随便进入其他国家边境,这样一来,警察即便知晓也很难抓捕。

    “你不用担心,我的人已经在追踪那两个做掉王大天的人,估摸着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被抓起来,到时候,你好好审问,指不定能得到意外收获。”廖凡重新走入办公室,朝一筹莫展的许美玲道。

    许美玲心里一喜,“真的?我的人到现在还没线索呢。”

    “真的,你放一万个心吧。”廖凡笑道。

    “那就好。”许美玲心神甫定。

    有廖凡出手帮忙,再加上廖凡这句话,她就彻底放心了。

    “对了,你不是说,找我过来有事情吗?”廖凡把茶水杯放在桌子上看向面前的美女警官。

    “嗯,的确有事情,现在张浩天无法被定罪。”许美玲道。

    “为什么?”廖凡不解。

    因为人都被抓到了。

    “人虽然被抓了不少,可是这群出去闹事的人,一个个都咬死了是他们自己干的,根本不认识什么张浩天。”

    “这张浩天也够本事,居然能养这么忠心的属下。”许美玲眉头苦涩无奈。

    “想来是给了这群人不少安家费,所以他们才能守口如瓶。”廖凡道。

    “所以,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十五个延边杀手身上了。”

    “可是即便他们说了是张浩天买凶砍人,那也无法对张浩天造成致命伤害。”许美玲道。

    “买凶砍人,起码也能让他判刑吧,而且伤害的人,基本上残废,这是一项罪名,想要把张浩天彻底的钉在牢里,估摸着还需要把杀王大天的两个杀手找到。”廖凡道。

    “你是说,王大天是张浩天找人指示杀的?这一点,我有点迷糊了。”许美玲皱眉不解。

    “我的人,调查出来,这王大天一直在帮张浩天办事,不过,两个人之间来往比较隐秘,所以一般人不会知晓的,如果不是事情巧了,估计我也想不到他们会有这么一层关系。”廖凡解释了一下。

    “原来如此,那成,你去找那十五个延边杀手突破一下吧。”许美玲道。

    “不需要那么多,只需要找他们头目即可。”廖凡笑了笑。

    廖凡起身,准备去突击那个叫洪哥的杀手。

    不料,此刻门忽然被推开。

    “廖凡在哪里?”

    “王组长,你有什么事?”许美玲见王荣不敲门直接闯进来,一时间秀眉皱起,冷声询问。

    “我要抓走这个凶手。”王荣指着廖凡呵斥道。

    “凶手?他凭什么成凶手了?王荣,你可别胡说八道。”许美玲眉头皱紧。

    “我没有胡说八道,王大天现在死了,只有他与廖凡矛盾最深,不是他杀的还能是谁?我要带他去审问一下,我就不相信他不说。”王荣急眼了,拳头攥紧,一副要揍廖凡的样子。

    “王荣,你别太过分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与王大天什么关系,你们是表兄弟,按照规矩,你应该避嫌。”许美玲呵斥道。

    “再说了,这里是我办公室,你不经允许,扇子闯进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组长?这里是不是你做主?如果不是,你现在立刻给我出去,想要进来,给我敲门。”

    许美玲发火的样子,可真是神威无比,王荣被她这么训斥之下,反正理亏。

    他咬咬牙,心里压着一股气。

    “行,我出去。”

    王荣放下气话,转身走了出去。

    他立刻急促敲打办公室的门。

    连续敲了大概有半分钟。

    许美玲这才用慢条斯理的声音道:“是谁啊,进来。”

    王荣推开门,“许组长,我要带他走,他现在嫌疑最大。”

    说着,王荣很生气拿出手铐,要铐住廖凡手腕。

    他对廖凡还是很看不爽的,毕竟上次他审讯廖凡吃了瘪,这口气一直出不来,让他很耿耿于怀,现在总算抓到机会,岂能随便放过廖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