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县公安局刚刚开会通过了两个新部门的设立,一个是县巡警大队,另一个则是县R县貌治理大队,但是哪个实权更大,年底奖金更多,则不言自明!

    说白了一个是管治安的,一个是管小摊小贩小广告的,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也难怪两个够资格的竞选人都盯着巡警大队的位置。

    县公安局大院里,朱淳正站在柳树下,拿着新款诺基亚8850手机小声打着电话。

    这手机是去年刚上市的,铝镁合金的外壳处处彰显着与众不同的尊贵,价格更要八千往上。

    看到申海涛匆匆的冲出办公楼大门,朱淳有些纳闷,随手挂了电话,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招呼:“老申啊,这是干什么去?一会儿不就开会了吗?”

    “哦,老朱啊,晚上的竞岗我弃权了,我和孙局说了,去县容大队!”

    此时的申海涛并不知道刚才朱淳打这个电话是在叫人砍他,朱淳在单位平时豪爽的很,经常请客吃饭,家里婆娘和他胞弟都在做大买卖,有的是钱。

    只是这人能力一般,虽然局领导对他印象不错,但是却更偏向于能干实事的申海涛。

    “弃权了?”

    朱淳一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假惺惺的试探着掏出一包中华烟抽出一根递了过去:“老申,你的希望很大啊,说实话我都做好去县容大队的打算了!”

    “老朱,我真没开玩笑,我这有点急事,家里的兔崽子闯祸了,我先走了啊!”

    申海涛接过烟别在耳朵上,匆匆的小跑出了公安局大院。

    “真特么邪门了,不过省得老子麻烦了!”

    朱淳摇了摇头,再次摸出了手机来,说实话他也不愿意找人去走这个极端,这可是袭警啊,肯定是大案要案,万一褶不过去,把自己牵连到就不好了。

    “大鹏哥,要不我还是先走了吧……”

    李泽宇回来之后就有点坐立不安,偏偏申大鹏还盯着电视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和他说话。

    “大鹏,你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

    申大鹏刚回过神来,病房的门就被人咚的一声给撞开了,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冲了进来,身形略显瘦弱,但在申大鹏眼中却无比伟岸!

    这一刻,申大鹏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

    还好,赶上了!

    “爸,我没事!”

    这四个字,申大鹏说的很慢,一字一句,仿佛用尽了身上所有力气,带着欣慰和怀恋,伸手悄然无息的擦干了眼睑的泪水。

    “没事?”

    申海涛一把握住了儿子的双肩,迫不及待的审视着他的身体:“大鹏,你别吓唬我,你没事住什么院?”

    “爸!我真没事!就是想你了!”

    申大鹏伸出双臂,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力抱住了申海涛,眼角刚刚拭干的泪水,又忍不住夺眶而出,悄然滑落在父亲的肩头。

    申大鹏用力的抱着申海涛,仿佛自己一松手,父亲就会消失掉一般。

    “你这孩子,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儿子的举动让申海涛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了,一见面又哭又抱的。

    “爸,我真没事,咱们回家吧。”

    申大鹏摇了摇头,乐呵呵的松开了双手:“我就是今天见义勇为,让人给打了!”

    “见义勇为?怎么回事?”

    申海涛确定儿子是真的没有大碍,这才松了口气,语气也变得严厉起来。

    这臭小子,不知道他这么一作一闹,耽误了大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几个小流氓去学校里骚扰我们班女同学,我没告诉他们同学在哪儿,就被揍了……”

    申大鹏呲了呲牙,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年轻冲动气愤一些。

    申海涛微微一愕,随即哈哈大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行啊小子,宁死不屈啊,咱们明年考警官大学吧,虎父无犬子,毕业也当个警察!不过怎么李泽宇说你被打得很严重?”

    “哦,他没见过世面,见我被打晕了,还以为怎么样了,也不怪他!”

    申大鹏转头就把傻大脑袋给卖了,他怕父亲见他没事转头又要回单位开会,那他这一切就都白做了,赶紧找了个话题:“对了,爸,你单位竞岗的事情怎么样了?”

    “你小子还敢问我?还不是你搞的鬼!”

    申海涛瞪了申大鹏一眼,气不打一处来:“李泽宇说你被打成了重伤,我吓的赶紧来了医院,晚上的竞岗会议没参加,也只能去县容大队了!”

    “县容大队……”

    申大鹏差点直接拍案叫绝!太特么好了啊!

    不过面上却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有什么不好?爸你再也不用天天对面那些歹徒了,还能够按时回家,也省得我妈总担心你一去不回。”

    “有什么不好?县容治理大队与扫大街的环卫局有什么区别?”

    申海涛倒不是瞧不起扫大街的,只是让他去管县R县貌,总有一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区别还是有吧,我听说县容治理大队也蛮重要的,城里面的电台总是提到。”

    申大鹏哪儿知道什么电台,就算听过也忘了几十年了,只是他大概了解这个部门的未来走向,所以才信口开河。

    “你爹我可是多年的老公安,不与歹徒争锋,难道去和那些乱摆乱放的小商小贩作斗争?我累不累啊我!”

    申海涛还有句话没有说,那就是他也是从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干部,知道那些小商贩的不易,让他去教训个歹徒,他不会眨一下眼睛,可若让他去管理那些穷苦百姓,他还真不忍心。

    申大鹏知道父亲心里委屈,但是有些话他没法多说,只能暗示道:“现在是县容治理大队,没准过些时候,环卫局会合并过来……”

    “不可能!根本都不是一个系统的,他环卫局还能并入公安局?那不是乱了套了。”

    申海涛没等申大鹏说完,就下意识的摇头,心中有些纳闷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还关心起他的工作问题了,以前可是连一句话都懒得多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