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曹梦媛看到申大鹏进来,也没有什么表情,可申大鹏却是微微一笑,顿时让她觉得奇怪又茫然。

    平时在班级甚至学校里,的确有不少男生会偷看她,可每当被她发现后,所有人都是赶忙将目光移开,根本没有与她直视的勇气。

    可……一直都十分内向的申大鹏今天不仅在车上直视她,到了班级还是如此,这倒让曹梦媛觉得有些好奇,他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因为刚刚听他和李泽宇的谈话,好像是被人揍了,该不会是把脑袋打坏了?

    申大鹏可不知道随意的一个微笑,就会让曹梦媛心中有这么多古怪想法,对于在三里屯打拼的白领商务来说,见人微笑是最基本的工作常态。

    申大鹏记得自己的座位好像是在李泽宇的前面,看着李泽宇已经入座,就径直坐在了他前头的座位上。

    一抬头就能看到曹梦媛的背影,这个自己曾经偷偷看了三年的背影,再次出现在眼前……

    一瞬间,申大鹏的心中不禁泛起一股难言的感慨。

    从高一开始,他就一直暗恋着这个长相清纯,已经初具女神范的女孩子。

    只是那时候的曹梦媛在他眼中宛如公主,自己则更像是个从精神到物质的贫瘠小矮人,无论童话故事里讲的多美,那始终都是骗人的。

    直到高三毕业那一刻,他也没有鼓足勇气去表白,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她,为了她,还无缘无故的挨了孙大炮子几顿莫名毒打。

    眼前清丽背影化作思绪中久违的青涩暗恋,兴奋、愁绪交织成一抹难以忘怀的回忆……

    每天清晨申大鹏都期待能和她在上学时的公交车上相遇,仅仅是偶遇,一个不经意的清晨剪影,一个不真实的侧脸眼神,总能让他保持一天愉快的心情。

    那时候申大鹏就在想,有一天自己会不会和她巧合的坐在一起,然后和她畅谈人生与未来……

    当然那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就算曹梦媛身边真的有空位,他也未必有勇气坐下去,就算他有勇气,也未必轮得到他。

    初恋未满,剩下的都是美好。

    “呼……”

    申大鹏做了个深呼吸,晃了晃脑袋,将胡乱的想法甩掉,这才发现教室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环顾着已经有些陌生的教室,黑板上方用彩色印纸写着八个大字,克服困难,不畏艰险!

    黑板上右边写着九个小字,政、语、英、数……这是一天将要学习的课程表,最后面的一个“自”字,应该是最后的晚自习。

    黑板左上角则用彩色粉笔勾勒着大大的正楷美工,“距离高考还有341天”。

    看着曹梦媛的背影,再看了看身后的李泽宇,还有教室里攒动的同学们,申大鹏暗自感慨:“还有341天,高中繁忙的生活就会结束,几年的同学、朋友天各一方,多少深厚的友情即将逝去,又有多少青涩的感情,注定了没有结局……”

    一张张课桌上皆是摆满了各科的参考书,习题册,试卷,摞得像小山一般高,小山下面一张张还都略显稚嫩的脸庞上,带着几分疲惫与乏累,可眼中却有一些莫名的坚定!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在课桌上摞起小山,都是为了努力学习,像李泽宇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躲在小山后面偷偷睡觉。

    还有几名同学已经偷偷把课外书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猫在高高摞起的书本后面,看的趣味十足。

    早自习是一天繁忙课程的准备阶段,一般不会有老师前来打扰,伴着同学间细碎的悄悄话与窸窣的翻书声,早自习眨眼便过去了。

    不知何时,教室的讲台站上了一个中年男子,刚毅的脸庞,精明的眼神,一米八多的个子,再加上一身整洁的衣服,看上去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申大鹏还记得清楚,这是他们班的政治老师,王敬党!

    不善言谈,有些小洁癖,讲课十分有规矩,只讲书本上的内容,其他的,多一句话都没有!

    政治是申大鹏的弱项,所以他听得格外认真,只用了半堂课,王敬党便把书本的内容讲完了,随后嘱咐同学做习题,自己则拿出了笔,也不知道在本子上记着什么。

    申大鹏看了看习题册的题目,突然发现政治好像也没有那么难,把习题做完,就开始翻看后面的课本,算作是温习吧!

    “铃铃……”

    “下课!”

    铃声刚刚想起,王敬党只说了两个字便整齐的收拾了东西,自顾离开了教室。

    随后也有同学三三两两的出了教室,申大鹏本想出去走走,可回头看见李泽宇睡的正香,也就没有打扰,转身准备继续翻看课本。

    结果申大鹏刚要回过头,却看到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子,身后跟着一个光头小子,两人手里都拿着木条的凳子腿甩来甩去,耀武扬威的走进了教室,嘲讽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那个黄毛小子,申大鹏是认识的,名字叫袁帅,自封是一中的扛把子,好像家里哪个亲戚是在县教委工作的,所以在学校里惹些小麻烦,学校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此一来,学校里还真没学生敢随意招惹他,后来还被校外的混混孙大炮子给收做了马仔,更是在校内校外都有些张狂!

    这也是他随意进入申大鹏的班级,却没人敢阻拦的主要原因。

    昨天申大鹏虽然被孙大炮子揍了一顿,可是孙大炮子也没占到便宜,一个不小心,竟然被申大鹏打了一眼炮,一晚上过去现在还肿着呢!

    所以一早上就找了袁帅这个小马仔,让他去学校挨班找人。

    大哥被欺负了,那肯定是袁帅逞能献殷勤的好机会,赶忙带着一个学校里的小弟,按照孙大炮子的描述,拎着“武器”就满学校抓人。

    “哎?你小子,说的就是你,叫什么名字?脑袋是怎么伤的?”

    袁帅进了高三七班就左右踅摸,看到申大鹏顿时觉得有些可疑,头上带伤而且相貌也吻合!

    袁帅拿着凳子腿就在申大鹏的桌面来回铛铛敲打,有意无意的撸起了袖子,胳膊上露出了一条似蛇非蛇,似龙非龙的纹身。

    这年头倒是没有几个学生会真的去纹身店纹身,袁帅这个不过是在夜市买来的纹身贴纸,弄上去狐假虎威。

    “呵呵!呵呵!!”

    申大鹏不屑的轻笑,袁帅这样的不良少年,也就只能在学校里吓唬吓唬不谙世事的学生,偶尔还能收到点所谓的“保护费”孝敬。

    若是放在社会上,早就让人把他这一头黄毛给薅干净了。

    (小纹身,大花臂,全都不咋地,可是申大鹏的第一次危机怎么度过呢?鱼宝宝就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