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两千年初,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港片古惑仔的影响,一部分不学好的年轻人,动不动就弄个披肩发或者刺猬头。

    染了黄毛、红毛、绿毛,再加上一小片纹身,就以为自己是社会大哥,好像走到哪里别人都得给他面子一样!

    “妈的,你什么表情?找事是不是?”

    袁帅铛铛敲了两下桌子。

    申大鹏见人已经找上门来,也没想着隐瞒。

    若是放以前,可能还会忍一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现在,还以为他是以前那个申大鹏吗?

    缓缓站起了身子,竟是比袁帅还要高出一头!

    申大鹏一米八的身高,俯视着袁帅那一米七都不到的小身板,心里有些纳闷,前世怎么会害怕这些小鸡仔?

    “昨天我跟孙大炮子打仗弄伤的,怎么的,你有事儿啊?”

    袁帅一愣,这小子是吃错了药?居然这么痛快就承认了?

    他之前准备好的一大堆霸气的威胁说辞都没来得及说,顿时觉得有点憋屈。

    不过一想不用浪费时间继续再挨个班级找人,袁帅倒也心情有所恢复,觉得申大鹏肯定是被他吓住了才承认的,“你认了就好!昨天你把炮哥的眼眶给打坏了,咱们是不是得好好聊聊?”

    “行啊,那你找个地方吧!”

    申大鹏无所谓,事情来了躲也躲不掉,前世他想蒙混过关,结果第二天被揍得更惨!

    他清楚的记得袁帅这个王八犊子把他堵厕所里一顿烂锤,末了还扒了他的裤子跑了,让他一下午都躲厕所隔间里不敢出去,直到天黑才把校服围腰上跑回家。

    “哎呀,娘的谁这么烦人,吵人睡觉,找……揍……”

    李泽宇被袁帅嚣张的吼声吵醒,本来以为是班级同学打闹,可睁开朦胧的双眼,却看到拎着凳子腿的袁帅,顿时吓得闭上了嘴巴。

    “走吧,小兔崽子……”

    袁帅拽着申大鹏的校服衣服,就要往外走。

    李泽宇看这架势明显不对,昨天申大鹏刚和孙大炮子打完仗,今天袁帅就找上门来,显然没什么好事。

    赶忙跳起来一拦,拽着黄毛的手臂,“黄毛哥,您怎么来我们班了!你早说要来,我好去迎接您啊!申大鹏是我兄弟,您看,要是没什么大事,就卖我个面子,算了……”

    李泽宇平常逃课去学校外面的电脑房玩,有时候会碰到袁帅,当然,袁帅肯定是不会花钱的,所以李泽宇请过他几次,算是混了个脸熟。

    “算了?炮哥的事,你说算了就算了?”

    袁帅哼了一声,把手臂强行抽了回来,举起凳子腿就假装要朝李泽宇砸。

    “哎!”

    李泽宇赶忙伸手去挡,没想到申大鹏却先一步拽住了袁帅的凳子腿。

    只不过,李泽宇刚才抓住袁帅的手上,好像沾染了什么蓝色的东西,低头一瞧,竟是袁帅手臂上那条非蛇非龙的纹身从中间折断开,缺了一块。

    “你这贴纸质量真不咋样,下次买个贵点的。”

    申大鹏似笑非笑,曾经的袁帅,在他眼中是高不可及的一个校园暴力大哥,而现在,只是个笑话罢了。

    成年后的申大鹏,经常看新闻上说起校园暴力,他很纳闷为什么被打或是被侮辱的学生不敢反抗?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孩子和成年人的心理是不一样的,所畏惧的东西也不会相同。

    “你这混蛋!”

    黄毛将袖子放下来遮住断掉的纹身,脸色羞的涨红却仍旧猖狂,用凳子腿点着申大鹏的胸口,目光闪着凶狠:“这回可不仅仅是你和炮哥的事了,惹到我,以后你在学校别想过得舒服!还有你……”

    说着,黄毛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李泽宇。

    “咱俩的事儿和别人没关系,走吧!”

    申大鹏将李泽宇推到一边,自顾向门口走去,袁帅和光头两人立刻一前一后跟了上去。

    在学校里,需要打架解决问题的时候都会去厕所里,所以申大鹏也没浪费时间,直接冲着厕所走去。

    “嘿,这小子还挺懂事,知道去厕所挨揍,免得被女生看到了丢人!”

    袁帅和光头跟在后面,嘻嘻哈哈、摇头晃脑的进了厕所。

    一进去,袁帅就用凳子腿随意抽打了几个正在撒尿的学生的屁股:“滚滚,都给我滚一边去,不知道黄毛哥要办事了吗?和尚,给我清场!”

    “好勒!”

    跟在袁帅身后的光头马仔刚要狐假虎威的撵人,却发现胆小的学生早已识趣的跑出了厕所。

    还有几个胆子稍大点,在学校也有些面子的则站在了角落,等着看是哪个倒霉蛋又要挨揍了!

    结果看到的却是申大鹏这个陌生面孔,不由得有些失望,本以为袁帅要收拾的是哪个班级的刺头!

    “黄毛哥,欺负个没名的小子,也太尿(sui,弱,low的意思)了!”

    一个小子嘴里叼着烟,似乎与袁帅有些熟识,上去递了根烟,刚要帮忙点着,就感觉身边一个人影袭来!

    叼烟小子下意识的回头,还不等看到人影,就听到两声惨叫,再回过头来,袁帅和光头两人已经在粪池里了!

    而他脸上也被溅起了淡淡的湿润,不是粑粑就是尿,感受着嘴角的液体滑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几下。

    袁帅刚接过香烟,正等着人为他点上,忽地就感觉腰间被一股大力击中,一个不稳直接跌的眼冒金星,下一刻竟发现自己坐在粪坑里,而旁边还坐着苦苦哀嚎的光头小弟。

    “啊!!!”

    叼烟小子闻到脸上的骚臭味道,登时大叫一声,冲出了厕所,直奔水房而去,其他一边看热闹的学生也觉得情况不对,窸窸窣窣的贴着墙壁赶紧开溜!

    “这么解决问题,你们满意吗?”

    申大鹏缓慢放下好似一字马一般高高抬起的腿,冷漠的看了袁帅和光头一眼,也不等他们说话,就自顾自的走出了厕所。

    前世的申大鹏大专毕业后,回到县里找不到工作,是父亲当年的一个徒弟,后来的县刑侦队刘副队长,给他安排到局里当个协警,虽然是个临时的合同工,但至少能维系温饱。

    在当协警的期间,他可没少接受快速制敌的训练。

    而打架这东西,可不是说谁的力气大,谁就厉害,那是要讲究技巧的。

    只是后来申大鹏觉得协警没什么发展就去了京城闯荡,不过这一身的格斗技巧却没有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