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行,我上不去,快放我下来。”

    曹梦媛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力气哪有男生大?

    哪怕有申大鹏在下面帮忙拖着,她自己也脸憋得通红,但还是没能爬上去,只得低下头,脸上满是焦急的汗珠。

    “真是……”

    申大鹏无奈的摇了摇头,用肩膀撑住曹梦媛的屁股,手上再次用力向上,也就是大手托着曹梦媛的屁股,将其抬到了围墙上。

    “啊!!”

    感受着自己的屁股被咸猪手托着,曹梦媛又是一声尖叫,可突然发现在围墙那边三三两两的行人,正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只得识趣的闭上了嘴,脸上如同红苹果般的羞红逐渐蔓延到了颈间。

    曹梦媛心中有些后悔,早知道会被申大鹏摸了屁股,还不如踩着他上来呢!

    “快,快下来!”

    曹梦媛愣神的时候,申大鹏已经翻过围墙,到了校外的一侧,伸出双手招呼着曹梦媛。

    “你,你刚才,凭什么占我便宜?你是不是有意的?”

    曹梦媛没想着如何下去,却下意识的对申大鹏开始了质疑。

    虽然之前申大鹏说的似模似样,可是自己……为什么要相信他?万一他是骗自己的呢?

    “哎呀,我占你什么便宜,屁股上连点肉都没有……”

    申大鹏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曹梦媛虽然还没有到前凸后翘的年纪,可放在同龄人中比较,也算得上发育良好了!

    他明明占了便宜,却还要卖乖。

    “他们在那呢,快,给我逮住他们……”

    两人正在面面相觑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爆喝!

    申大鹏转头望去,只见远处人群涌动,却没看到是谁喊的。

    他看不到,可坐在围墙上的曹梦媛却看的清楚,正是之前在学校门口的一群混混,顿时吓得慌忙从围墙上跳了下去,幸好有申大鹏接着,不至于摔伤。

    可是,这一下却被申大鹏紧紧抱在怀中,两人脸贴着脸,彼此的呼吸都是迎面扑来,热气中带着丝丝紧张与急促。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愣神,远处的孙大炮子却是没有给他们暧昧不停的机会,带着人正向这里冲来。

    “给我砸碎那臭小子的骨头……女的留给我……”

    孙大炮子的声音再次传来,申大鹏赶忙拽着曹梦媛,向另一边的街道狂奔!

    眼看着一群人越来越近,无从选择,申大鹏只得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刚进去就赶忙把车门从里面锁上了。

    “师傅,开车……”

    申大鹏说完,车子刚刚开始移动,孙大炮子几人就追了上来,拽了几下车门无法打开,只得用力拍着窗户,不停大骂。

    “诶,你们两个学生,怎么会惹到那群混混?他们是不是抢你们的钱啊?要不要帮你们报警?”

    车子加速的行驶起来,将孙大炮子一群人远远甩在了后面,司机师傅也在不停的唠叨着,却没有引得申大鹏和曹梦媛的注意。

    此时,他们俩人正一左一右的坐在车子窗边,中间空出好大一块距离,或许是为了让彼此冷静一下,忘记刚才的亲密举动吧。

    谁知,越想要忘记的,却是越在脑海中加深了记忆,申大鹏倒还无所谓,可曹梦媛却是一直脸色羞红,面露不悦,低头不语,时不时偷瞥申大鹏一眼。

    “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为了避免尴尬,申大鹏赶忙岔开话题。

    “送我?还是不用了吧?咱们走反了,我家在后面,回去得一个小时呢!”

    现在已经快七点了,等到家就得八点,申大鹏再自己回去,最快也得九点钟,她不想耽搁申大鹏的时间,所以想着自己回家就好。

    “送佛送到西,若是不把你安全送回家,我也不放心……”

    申大鹏是真心想要将曹梦媛送回家,倒是没有其他的想法。

    “哦!金穗小区!”

    曹梦媛只点了点头,再没有多话,毕竟刚才孙大炮子一伙人的出现,已经让她这个好好学生心生恐惧,她也害怕那群人会在家门口围堵。

    “师傅,金穗小区!”

    申大鹏说完地址,两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中间相隔不到三十厘米的距离,却仿佛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始终无法跨过。

    “曹梦媛,你以后想考哪所大学?像你学习这么好,应该是奔着燕京大学去吧?”

    申大鹏转头看向曹梦媛,微弱的路灯照射进入车窗,看着忽亮忽暗的美丽脸庞,眼中略带愁容,不知在想着什么。

    “我还没有想好,也不想有那么大的压力,毕竟还有一年才高考,随缘吧……”

    曹梦媛目光如水,托着泛红的脸颊,始终望着车窗外已经灰黑的天空。

    至此,两人再也无话可说,就像彼此毫不熟识,只是搭乘顺风车的陌路人一般,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虽然是两年的同学,还真是对彼此毫无了解。

    “金穗小区,到地了!”

    司机说完话,手里已经被申大鹏塞进了五块钱,再看看计价器,上面标写着清晰的数字‘6’,连忙想叫住他:“诶,你这钱不够啊,还差一块……”

    可话未说完,就听到了砰砰两声关车门的声音,原来,后座的两人都没理会他,已经下了车。

    下了车,曹梦媛低着头向小区里面走去。

    而申大鹏也是沉默无语的紧紧跟随,左拐右拐的过后,曹梦媛停在了一个单元门前,回头瞧了申大鹏一眼,只说了“谢谢”两字,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申大鹏无奈苦笑,抬头看着楼道里的声控灯一层层亮起,又一层层灭掉,直到五层的灯光彻底灭掉,这才举步离开。

    金穗小区比申大鹏家的公安局家属院要高档的多,至少走廊里有声控灯,他知道了曹梦媛家住在五楼。

    刚出了小区,申大鹏随意上了一辆出租车,刚上去,就听到司机兴奋的说:“哎?你回来给我送钱了吗?刚才还差我一块钱呢!”

    “一块钱?”

    申大鹏在兜里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仅剩的一块钱,递给了司机师傅,随后说:“去公安局家属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