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呵呵,小姨,你可真能臭美,大晚上吃顿饭还得化妆?诶,小姨夫呢?”

    申大鹏探探头,并没有发现‘老实人’王志伟的身影。

    “臭小子……我们还没结婚呢,你就叫上小姨夫了?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比跟小姨都亲?”

    刘凤霞手指在申大鹏的脑袋上推了一下。

    申大鹏咧着嘴傻笑,也没有说话。

    “他去买你爱吃的泡芙饼干了,一会就回来,咱先进去吧。”

    刘凤霞停好自行车,与申大鹏并肩进了松白大厦。

    518包厢。

    这年头,都爱讲个吉利,518就是我要发,这是小舅刘洪斌预定的包间。

    小舅是家里唯一一个没有考上大学的,从小就是个捣蛋分子,打架斗殴如家常便饭一般,因此与一群社会上的人干一些投机倒把的勾当。

    不过,八十年代严打期间,他的那群狐朋狗友都收敛了起来,纷纷响应国家改革开放号召,成为了下海做生意让自己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群人。

    小舅在其中算是最不起眼的一个,在松白大厦楼下租个门市房,开了烟酒商行,还夹带着卖一些高档礼品之类的,因为有人脉的关系,生意也是不错,这些年混的风生水起,整天一副小老板的派头。

    而这次家庭聚会的发起者,则是大舅刘洪顺,在姥姥家这面是最有地位的,若是放在以前,那就是一言九鼎的家主。

    大舅在县委办公室工作,平时出去人家都给些面子,叫一声‘刘秘书’,实际上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个普通文员,根本就没给领导当过秘书,只是起草过几个文件罢了。

    不过,这在整个刘氏家族里面也算是最厉害的了,怎么说都是在县委里面工作,其实若真的计较起来,还真没有现在的申海涛级别高。

    可是这并不阻碍刘洪顺坐在包厢的主座上,抬头看了看人,却没有看到王志伟的身影,又低头看了看表,目露不悦:“小霞,志伟还没到吗?”

    “他去给大鹏买泡芙饼干了,马上就过来。”

    刘凤霞轻声回应,对于这个大哥,她可是太了解了,做事极其古板,刚刚看表就说明王志伟是迟到了。

    “都多大的人了,还吃那些小孩子的零食!大鹏,你都上高三了吧?我听说你的学习成绩不太理想?高二期末考试才考了班级四十多名,要不然提前准备一下,练练体育,考个警校,接替你爸的班。”

    大舅这话说的虽然有些刺耳,申大鹏却觉得还是有些道理,若是当初他提前准备考了警校,后来也不至于托人帮忙才当个协警。

    毕竟,等他大学毕业的时候,协警转正也需要经过正规考试了,托关系、走后门那一套在机关单位已经没用了。

    “大鹏现在已经知道学习了,每天都要学习到半夜才睡觉。”

    申海涛极力争辩,对于儿子的改变他是看在眼里的,儿子的发展就是父母未来的希望,他可不会让别人瞧不起自己的儿子,遮住未来的期盼。

    “切。”

    大舅还不等说话,表姐刘雨薇便嗤之以鼻的冷哼:“高中和初中可不一样,落下了两年的知识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追上的,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别尽是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刘雨薇是大舅家的姐姐,在市里念高中,虽然比申大鹏早出生几个月,但也是读高三,即将步入高考。

    而且学习成绩也要比申大鹏强了几倍不止,从小就名列前茅,中考的时候更是凭自身实力考入了市里有名的高中,大舅母为了方便照顾,跟到市里租了房子。

    听着刘雨薇略带嘲讽意味的话,申大鹏并未反驳,只是摇头苦笑,自己这个表姐还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臭脾气。

    前世自己最困难的时候,自己这个老姐还曾偷偷给他汇钱,虽然说话难听,不过自己的成绩也确实不理想,而且这并不会影响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

    “我来晚了,来晚了……”

    几人正开心闲聊,小姨夫憨厚笑着进了包房,把一包泡芙饼干放到了申大鹏面前,他自己则赶忙坐到了刘凤霞身边的空位。

    “唉,今儿是家庭聚会,别光说孩子的事啊,小霞,你跟志伟的事,什么时候才能定下来啊?”

    大舅妈汪帆是有名的贤妻良母,赶忙在旁边打圆场。

    “我们……快了。”

    刘凤霞脸色微红,看了看刚刚坐下来的王志伟。

    “快了?呵呵,这是好事啊,小霞,到时候让大鹏给你压车,肯定让你们以后生个大胖小子。”

    申海涛开起了玩笑。

    “哼,还有心思开玩笑?”

    大家都是乐呵呵的,大舅刘洪顺却是一直冷着脸,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你们单位竞岗的时候,我提前都告诉你好好准备了,怎么最后还是去了县容大队?”

    “这……”

    申海涛想要解释,刘洪顺却摆摆手喝止,恨铁不成钢抽出支香烟夹在手里,虚点了下:“你知不知道,这就等于是退居二线了?本来咱们刘氏家族的辉煌,还指望着你继续接棒,谁成想你这……”

    面对刘洪顺的数落,申海涛也只能低着头苦笑:“这不是大鹏上高三了嘛,我想着多些时间,也能给大鹏做好后勤的保障。”

    “他要真能考个名牌大学,你做好后勤工作也行,你看看他,天天吊儿郎当的,哪有个正经学习的样?”

    刘洪顺将矛头指向了申大鹏,转头瞧去,正看到申大鹏吃着王志伟买来的泡芙饼干,那叫一个津津有味,顿时又冷下脸来:“还吃,还吃,都多大了就知道吃,男人要以事业为重,才会让人看得起,知道吗?”

    这话,是对着申大鹏说的,实则却是说给申海涛听的。

    “大舅,我爸这个职位挺好的,是跟风和市里学的,以后应该也和市里的脚步一样,我可是听说市里要把市容和环卫合并,成立个新的局级部门。”

    申大鹏终究还是不忍父亲一直被数落,毕竟父亲在他心中,那就是天一样宏伟的存在,无论是谁,都不能这般欺负。

    “道听途说,胡言乱语……”

    刘洪顺频频摇头,气愤不已,他就是在县委办工作,可从来没听说过县里要重新设立局级部门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