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哥,您说天硕真的是说到点上了。”

    小舅母鞠梅兰频频赞同点头,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自己胖乎乎的儿子,又指着小舅刘洪斌,“他就特别惯孩子,要什么就给买什么,这样哪能行啊?以后孩子长大了想要飞机,咱也买不起呀!”

    “你咋知道买不起?没准我儿子长大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给他老爹买个飞机开着玩呢,是吧,儿子?”

    爷俩搂脖抱腰,像哥俩似的大笑,看的一众人频频摇头,小舅对孩子的溺爱,已然让倍感无奈。

    申大鹏也想劝劝小舅,可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

    钱是小舅自己赚的,儿子是小舅和小舅妈生的,他凭什么颐气指使的教训别人?但他还是不希望表弟以后在监狱里度日,心里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劝劝。

    “算了,你们自己家的事情,我也懒得说,好像是我狗拿耗子似的。”

    大舅显然是真的生气了,竟然连狗和耗子都不分场合的说了出来,随后恢复正色:“下个月咱妈过生日,咱们商量一下是接到县里来找个饭店安排,办个漂亮点的寿宴?还是咱们集体回乡下跟老妈聚一聚,一家人过个生日?”

    “今年是咱妈七十大寿,按风俗习惯,应该好好办一次,我觉得接到城里来吧。”

    申母刘凤云说完,将目光投向了刘洪顺,毕竟家里的事情向来都是大哥做决定,她所说的也不过是个意见而已。

    “姐,你都说咱妈今年都已经七十岁了,她老人家坐车还晕车,折腾她干什么?要我说咱们就一起回乡下去,我现在也有车了,让乡亲们看看咱妈养的儿子都有出息了。”

    小舅的确有一辆二手的普桑小汽车,他想着衣锦还乡,赚些面子,或许二手普桑在县市里不算太出彩,但到了乡下绝对一年都难见一次。

    “我也想回去看看,可是,那几天我们厂子不放假啊!”

    小姨大概算算时间并不是周末,厂子可不会因为谁家里爹妈过生日给假的。

    兄弟几人各执一词,大舅只好摆摆手,“先别吵了,等我问问咱妈的想法吧。”

    一家人的聚会,想要热闹,自然少不了喝酒,大舅、小舅、小姨都是千杯不醉的主儿,申海涛和刘凤云两口子虽然不能多喝,但也有些酒量,也不知是谁开的头,众人竟开始拼起了酒。

    申大鹏早就吃饱了,坐在那里看着一家人有说有笑,又吵又闹,心中泛起难以言明的滋味,幸福?酸楚?

    或许,只有眼角那一抹温润能说得明白。

    前世,他亲身感受到父母先后离他而去的撕心痛楚,小姨和小姨夫下岗后日子过的艰难,小舅家因为表弟的车祸而落破潦倒,他更是懵懂的记得,大舅染病之后在医院住了半年就提前退休,从此每天都是唉声叹气,郁郁寡欢。

    此时热闹非凡的一大家子,在将来却是再也难有这般幸福美满的场景。

    现在在场的三个小辈,表姐刘雨薇,表弟刘天硕,还有他自己,长大之后皆是各奔东西,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重聚,吃上一顿团圆饭又匆匆离去,尤其是当表弟坐牢之后,更是再未见过一面。

    “呼……”

    想到此处,申大鹏顿感落寞与无力,他已经知道了别人的命运,但他却还没有能力让家人改变命运,压抑、郁闷、愤怒,油然而生。

    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就改变自己吧!

    申大鹏相信,自己的改变最终会推动一家人的命运进程,父亲现在能健健康康坐在眼前,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历史,并不见得会一成不变。

    “诶,想什么呢?”

    表姐的胳膊肘偷偷撞在了申大鹏的肋下,突兀的痛感,让申大鹏从深深的落寞中清醒过来。

    “走啊,老姐带你去吃点洋快餐,长点见识……”

    表姐说话的声音很小,又是有意背着表弟刘天硕,所以也只有申大鹏一人听得清楚。

    倒不是说表姐对表弟不好,只是小舅家里的条件要好一些,对表弟又十分娇生惯养,表姐以前也经常给表弟买些零食和玩具,不过随着表弟愈发嫌弃,表姐也就慢慢放弃了。

    一个无法满足的人,又何必去费心费力的讨好?

    “好呀……”

    申大鹏满足的咧嘴一笑,对于表姐刘雨薇他还是很在意的,虽然从小就挖苦他,以讽刺贬低他为乐趣,但是对他却一直非常不错,就连长大之后,在申大鹏孤身闯荡京城的落魄之际,表姐还给他汇过几次钱。

    两人左顾右盼,趁着大家没有注意到,一起猫着腰溜了出去,跑出门的一刹那,皆是莫名其妙的大笑出声,好像背着家长做点坏事就是惊天动地了!

    其实,两人的小猫腻,又哪里逃得过父母那双猎鹰般的眸子。

    刘雨薇口中的洋快餐,不过就是松白大厦后面新开的一家叫麦肯士的快餐店,看看里面红配绿再夹杂着一些黄色的装修风格,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是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合并开设的新店。

    “市里有肯德基和麦当劳都很好吃,不过咱们县里没有,这家店也不错,我之前和同学来过,你看看喜欢什么随便点。”

    表姐的大方让申大鹏有些不知所措,他前世在三里屯上班,整天都是叫外卖,吃的都快要吐了,如今看到这些东西实在提不起兴趣。

    不过,闻着那种油炸的味道,还是觉得有点亲切与怀念,随便点了汉堡套餐,一个鸡肉汉堡配一杯可乐,五块钱!

    表姐则是点了一大堆,什么薯条、鸡翅、鸡米花,但是唯独没有管饱的主食。

    “姐,你就光吃这些东西?能吃饱?”

    申大鹏看着身材纤瘦的表姐,暗道都瘦的没有胸了还要减肥吗?

    “刚才都已经吃了饭,猪才能吃得下那么大一个汉堡包呢。”

    表姐动不动就拿申大鹏取乐,不过申大鹏也早已习惯,并不生气的只是傻笑。

    相比于前世孤身一人的生活,申大鹏更希望有一个亲人能陪伴在身边,哪怕只是说说话,甚至骂他一句、打他一下,至少那都是无言的真情流露。

    (小时候,家里要是有个学习好的哥哥姐姐,那简直太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