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待得申大鹏离开没多久,王雪莹也收起了笑容,好似完成任务一般拍拍双手指向赵宇:“说好的哦,我勾引那个傻小子,你给我写暑假作业……”

    原来,之前赵宇跟李文婷嘀嘀咕咕的是在出馊主意,想让王雪莹勾搭申大鹏,让他在刘雨薇面前出丑,这样没准俩人就不欢而散了。

    “这也不是你的功劳啊,是那个小胖子揭穿了他们。”

    提及暑假作业,赵宇一脸为难,他的作业还没有着落呢,哪里还有心思去给别人写作业?

    “那我可不管,姐姐我牺牲色相,全都让那傻小子给看光了。”

    王雪莹从上至下指着自己纤细的身材,尤其是在胸前和大长腿上还特意停了片刻。

    “快拉倒吧,你里面穿着打底裤呢,能看见啥?”

    此言一出,赵宇立刻感受到两道冰冷刺骨的目光袭来。

    “赵宇,你居然敢偷看我,你找死是吧?”

    王雪莹拎起桌上的餐盘,就朝着赵宇的身上不停的拍打。

    “好你个赵宇,当着我的面就敢对我闺蜜欲行不轨,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李文婷也抄起餐盘,加入了殴打阵营当中。

    麦肯士的餐盘都是塑料的,可纵是如此,打在身上也很疼啊,赵宇又不能对两个女生还手,只能捂着脑袋不停地哀嚎求饶。

    “行了,行了,你们快别闹了……”

    高天赐摆了摆手,喝止了几人的胡闹:“今天本少爷心情好,你们的作业,我全都包了,你们叫班里的嘉海帮着写,回头我给他钱就是了,哈哈,开心,今天真是太开心了……”

    马嘉海,是他们班的同学,学习成绩非常好,不过家里很困难,天天带饭都是馒头咸菜,为了能赚点钱,所以就替别人写作业干零活。

    这是高天赐几人的幸运,也是马嘉海的幸运,一个出钱、一个出力,甲方和乙方的关系,少了一个都做不到双赢结局。

    松白大厦的楼下,刘雨薇拽着刘天硕往酒店里走,后者却用胖乎乎的身材死命的挣扎,一会后仰着身子,一会又蹲坐在地上,嘴里不停大喊哭嚎:“我要吃好吃的,我要吃……”

    “吃什么吃,你都要胖成猪头了,还吃。”

    申大鹏在后面踢了刘天硕的屁股一下,当然,他是不敢用力的,他可害怕这小家伙回家告状。

    “我就要吃,就要吃,要吃,吃……”

    刘天硕不停的晃动身子,开始耍起了无赖,申大鹏可记得清楚,表弟对小舅和小舅妈用的就是这招,百试百灵。

    申大鹏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给他买了几包五毛钱的辣条。

    这年头,辣条还没有被网络炒作的那么火,在学生眼中只不过是个便宜又好吃的小零食罢了,可偏偏就是五毛钱的辣条,却是让刘天硕吃的津津有味。

    “天硕,你慢点吃,我们又不跟你抢。”

    坐在松白大厦一楼大堂的真皮沙发上,看着毫无吃相的刘天硕,刘雨薇倍感好奇,她可是知道这个小弟向来是很挑剔的,小舅给他从外地买回来的进口食品他都不爱吃,怎么会喜欢这个辣条?

    其实刘雨薇不知道,小舅和小舅妈对宝贝儿子可是相当在意,在他们眼中,辣条这种便宜货就是垃圾食品,怎么会让刘天硕吃这种东西?

    也正是因为从未吃过,所以刘天硕才会觉得是人间美味。

    “表姐,你别管他,愿意吃就让他吃呗,反正我还买得起。”

    说完,申大鹏又转头面带疑惑:“对了表姐,刚才那几个人是谁啊?是你同学吗?叫高天赐的那个小子是在追求你?”

    “他们都是我的同学,不过,也不太熟悉。”

    提起这些,刘雨薇的脸色不悦,显得有些不耐烦:“那个高天赐太烦了,整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像个跟屁虫一样,影响我学习。”

    “我看那小子也一点都不爷们,还用可乐代酒闷头喝个没完,看他那怂样子,没啥大能耐、大担当。”

    申大鹏不能直接告诉表姐,若是她跟高天赐在一起,以后肯定过的不幸福,所以就只能旁敲侧击说说高天赐的缺点。

    “当然不能跟他在一起了,一天天不求上进,只知道玩闹打架的公子哥儿……”

    提及高天赐,刘雨薇脸上总是泛着浓浓的烦躁,看得出来她的确不喜欢高天赐这个人,至少,是现在不喜欢。

    该说的都说了,结局如何申大鹏不能控制,只能苦叹一声,“但愿如此……”

    ……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

    申海涛就在这火一样的日子走马上任了,别人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可是他却不知该烧在哪里。

    独立的部门、自主的工作、单独的办公地点。

    这对于一个新官来说,是再舒服不过的事情了,但申海涛看着眼前刚刚刷完涂料,外面崭新,里面却破旧不堪的平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办公地点还在公安局院内,但只是一个库存仓库平房临时改建的办公室,外面挂着‘县R县貌综合治理办公室’的大匾。

    ‘县容大队’只是对外的一个称呼而已,实际上只是一个四五个人的小部门,连中队、小队都算不上!

    申海涛现在的正式职位是办公室主任,虽然办公地点简陋了些,级别上倒是比之前的副科长要高上半级,最起码已经算是正股级干部了!

    县里面的科室领导虽然也叫科长,不过却仅是股级而已,只有局长才是真正的正科级干部。

    申大鹏的高中生活也一如既往的寡淡无味,哪怕偶尔激起一个水花,也会在时间的抚平下慢慢恢复。

    水中涟漪终会归于平静,申大鹏追求曹梦媛的事情没有了下文,钱小豪也不再针对申大鹏。

    这就是个单纯无比的似水年代,有怨恨都不会藏着掖着,但仇恨过后,一切又都会烟消云散,无影无踪的让人难以再次寻觅。

    说到底,申大鹏和曹梦媛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学校里根本就没有人相信,他们俩会有什么交集,更别提感情问题了。

    只有两个当事人偶尔不经意的对视一眼,又迅速离开。

    之前两人的短暂交集,就像是老天爷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并不好笑的玩闹过后,一切还得回到平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