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袁帅自从被申大鹏一脚踢进了厕所之后,他就对厕所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阴影,不敢低头看粪坑,好像看到那些屎黄色的东西就忍不住想要呕吐,尿尿的时候只好闭着眼睛、仰着头,比受刑还要难受。

    “喂,干什么呢?”

    一道厉声呵斥从身后传来,吓得袁帅浑身一个哆嗦,尿液撒了满手,裤子上都是湿漉漉的!

    袁帅刚想要发威,转头却看到申大鹏笑嘻嘻的脸庞,赶忙甩了甩手,提上裤子尽量站到墙边,生怕再被踢进粪坑里。

    “尿尿而已,怎么弄得像要死的样子?”

    申大鹏畅快淋漓,轻松自在的嘘嘘过后,笑嘻嘻凑到了袁帅身边。

    “你,你小子要干什么?炮哥的厉害你是知道的,你别自讨苦吃啊!”

    袁帅自认打不过申大鹏,只得搬出了孙大炮子的名号。

    毕竟上次孙大炮子被申大鹏和警察带走之后,可是完好无损的回来了,但是他却不知道其中的过程,还以为申大鹏会对炮哥有些恐惧。

    “孙大炮子,我来找你就是为了他。”

    申大鹏也不想吓唬袁帅这等小角色,直截了当的问道:“我找他好几天了,咋没看到他来学校?我还有事要问他呢!”

    一听申大鹏不是找他的,袁帅也轻松不少,可不管申大鹏找孙大炮子干什么,匆匆跑路,一边叨叨着:“炮哥有那么多兄弟,当然也是要赚钱的,他在棚户区那面开了个收购站,地址是……”

    收购站,其实就是低价收一些可回收利用的废品,再高价卖给一些需要的厂子,从中赚个差价,与二道贩子没什么区别。

    只是在2001年的时候,人们赚的少、生活水平有限,有些废弃的东西自己都当宝贝似的留着,所以收购站都赚不了几个钱。

    但是,后世那些有规模的再生资源回收公司有国家政策扶植,又赶上了老百姓物质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公司可都赚的盆满钵满。

    中午放学后,申大鹏按照袁帅给的地址,打车到了棚户区。

    放眼望去,全都是矮小的平房、仓库,房子之间的距离也就有一米左右,稍稍宽敞一点的街道,也就勉强能走个轿车,还得小心别被停在道边的自行车给剐蹭到。

    怪不得日后政府都要进行棚户区改造,这样的条件,的确是给城市治理拖后腿,别的不说,单说若是出了火灾消防车都进不去,怎么救火、救人?

    申大鹏刚下了车,远远就看到一伙人正在争吵。

    几个年轻小伙子指着收购站门口的一堆废旧纸壳和破旧的铁架子说着什么,而孙大炮子则是在一旁猫着腰,满脸陪笑,手上还拿着香烟和打火机,极其客气。

    “我早就跟你说了吧?这些东西得赶紧搬走?你早干什么去了?我告诉你啊,一天,就一天时间,赶紧都给我搬走,否则我就派车来装走,到时候你自己去我们单位交罚款,听到没有?”

    领头人不悦的嚷嚷着,推开了孙大炮子递来的烟,一副不受嗟来之食的君子模样。

    “这位大哥,你看我这里这么多东西,就算上市里叫个货车来拉走,也得多给我几天时间吧?”

    孙大炮子低声下气的陪笑,丝毫没有他在学校门口装老大的潇洒样子,此时倒更像个小马仔。

    “你怎么拉走不归我管,以前怎么样那是以前,但是现在县里集中整治县R县貌,你这些废品必须拿走,这是上级领导的指示,明白吗?”

    申大鹏又走进了几步,看着那领头的人有些眼熟,稍稍回忆一下,想起来这人是他父亲手下的一个协警,名字叫郭磊。

    郭磊年纪也不大,跟刘宁臣差不多,估计是借着新部门成立的机会转正吃公粮了,应该可以算是他父亲的嫡系。

    “诶,磊哥,这么巧……”

    申大鹏上去跟领头的打招呼,领头的人瞧了一眼,只觉得申大鹏眼熟,却也一时想不起来了。

    “看你这潇洒的模样,是不是从治安科到县容大队之后就转正了啊?”

    申大鹏一提到县容大队,郭磊瞬间想了起来,这不是他们主任家的公子嘛,赶忙打招呼:“诶,大鹏吧?好久没见了,等哪天一起喝羊汤去啊?”

    孙大炮子也看到了申大鹏,皱了皱眉,以为他是追到这里来捣乱的,可一听到喝羊汤,就想起自己那天在面包车里的囧样,顿时吓得大汗淋漓。

    “磊哥,你看他收购站这么多东西,一天应该真搬不完,要不多给他几天时间?”

    申大鹏把孙大炮子手中的烟和打火机拿了过来,直接塞到了郭磊手里。

    “上班时间不抽烟,既然大鹏开口,那还说啥……”

    郭磊挥挥手,带着手下几个人快速离开了。

    看着郭磊一行人真的走了,孙大炮子再看向申大鹏的目光更是敬畏和惧怕,心中暗暗琢磨:“这小子哪个衙门口都有人啊,先是公安局的,今天又是县容大队,自己之前还敢惹他,真是找死……”

    “孙大炮子,你不是混社会的吗?手下还有一群马仔,怎么跑这里来收废品了?”

    申大鹏把烟和打火机丢还回去,环顾看着收购站的规模,实在太小了,只是两个平房中间的院落而已,难成气候。

    “我哪来的马仔,他们跟我一样都是棚户区长大的,就是因为穷才聚到一起,平时收垃圾倒手赚点钱,不忙的时候到各个学校吓唬吓唬人,帮学生打打架,弄点零花钱而已。”

    说到这里,孙大炮子赶忙赌咒发誓:“鹏哥,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招惹你,也不会去学校找曹梦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马吧。”

    看着孙大炮子吓尿的样子,申大鹏暗自苦笑摇头,这个熊样的家伙,前世怎么还敢拿刀子捅人?想必是喝假酒喝多了吧。

    “我问你,客车站那边的混混里,谁说了算啊?”

    申大鹏神色一肃,直截了当的喝问,只要他想,随时随地都能把他弄进去关几天,不怕他不老实交代。

    “客车站那边……”

    孙大炮子比申大鹏想象的还要怂,连忙认真想了想,随后摇摇头,“那边也没有什么大混子,就有个叫大胖胖的有点面儿,也是跟我们一样都是棚户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