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事已至此,你就别生气了,把电话摔坏了还得花钱买。”

    申海涛把电话轻轻放好,又拍了拍刘凤云的背后,梳理怨气。

    “爸妈,干嘛生这么大气啊?”

    申大鹏本来想把刚刚在学校的好消息告诉父母,让他们高兴一下,可现在看这情况,也没有提及的必要了。

    刘凤云不说话,申海涛只得无奈的解释:“这不是你姥姥要过生日了么,上次家庭聚会也没定下来该在县里办还是回乡下,后来你大舅和小舅担心你姥姥晕车难受,两人商量着回乡下去,所以……”

    “他们哪是担心咱妈啊,他们只想着自己,自私,太自私了……”

    刘凤云气鼓鼓的宣泄:“你大舅就是怕有人说他大操大办,借机收礼,影响了他的仕途,你小舅更过分,无非就是想开车回家显摆显摆,一丘之貉,一拍即合。”

    “不就是回乡下嘛,您生这么大气干嘛?回去给姥姥过个大寿,正好咱们一家三口也能趁机在乡下玩两天,乡下的空气可要比县里好多了,顺便照个全家福……”

    申大鹏坐到刘凤云身旁,十分霸道的将她搂在了怀里。

    “去,一边去,好,好,哪里好了?你怎么也学的这么自私?”

    刘凤云心中怒火无处宣泄,只得冲着申大鹏埋怨:“你知不知道,你小姨就因为这事丢了工作,她和王志伟那家伙到现在还没结婚,现在丢了工作,人家不得嫌弃她?”

    “小姨丢了工作?她们厂子开始倒闭买断了吗?”

    申大鹏有些纳闷,好像罐头厂现在效益应该还不错,倒闭应该是之后的事情吧?

    “不是买断,是直接被开除……”

    刘凤云愤愤不平,开始没完没了的唠叨。

    听着母亲足足唠叨了半个小时,申大鹏总算听明白发生了什么。

    姥姥过生日那几天,小姨工作的罐头厂是没有假期的,可大舅和小舅决定了要回乡下,小姨也只好去厂子里请假。

    但是厂子里的副书记赵金平早就看小姨不顺眼,之前他把自己的外甥介绍给小姨,有心撮合两人。

    结果小姨连面都没见,这也就算了,谁成想后来小姨和厂里技术员王志伟搞对象的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的外甥连面都不见,却与小小的技术员搞到了一起,这不就是摆明了在打他的脸吗?

    但是,一个是厂里的副书记,一个只是普通女工,俩人地位悬殊,平时他也不好无故针对,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为难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哪怕是厂长已经同意了,可他就是不给假。

    因此,两人大吵了一架,赵金平可是副书记,哪里受得了一个小小的女工跟他大吵大闹,盛怒之下,让小姨不要干了,正好准备裁员,直接让她下岗。

    小姨当时也在气头上,直接摔门离去,可回到家里就后悔了,哭闹个不停,这才给刘凤云打了电话,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也才有申大鹏刚才回到家里,看到母亲给大舅、小舅打电话责怪的一幕。

    “不行,小霞的工作不能就这么丢了!我得给大哥再打个电话,想想办法……”

    刘凤云又拿起了电话,不停地拨打号码,可说了半天,仍旧没有结果。

    刘凤云本想让大哥刘洪顺出面邀请赵金平吃顿饭说和说和,可刘洪顺也是为难,毕竟国企厂子副书记,级别要比他高。

    别看他平时对申海涛指指点点,但是对赵金平这个副书记却没有底气,最后只得想着让刘洪斌准备几条好烟,去送送礼,看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小舅倒是没说什么,可小姨根本就不知道赵金平家里住哪,好不容易找人问到了电话,刘凤云亲自打过去表达了看望之意,结果赵金平一句目无领导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赵金平可是国企厂子的副书记,压根不差这点礼物,人家要的是面子。

    无奈,小姨刘凤霞丢掉了工作,失业了。

    在2001年的青树县,一个国企厂子的职位可是香饽饽,因为请个假就丢掉了工作,小姨自然是既气愤又伤心。

    刘凤云和申海涛两人默默无言的坐在沙发上,申大鹏也是紧皱着眉头,前世好像没有这么多事吧?小姨可是一直干到了场子倒闭才下岗的。

    摇摇头,忽然想起来,前世的这个时候,父亲被人偷袭捅伤了,正在医院呢,家里也没心思给姥姥张罗寿宴,直接就没办,只是打了几个电话祝寿而已。

    想到这里,申大鹏有些自责,这事儿是因为他救了父亲而产生的蝴蝶效应!

    但是,别说他不知道会害得小姨下岗,就算是他明明知道,依然会选择让父亲不受伤害,毕竟小姨下岗的事情可以用别的方式去补偿,但父亲受伤,却是无可法挽回的。

    第二天的整个上午,申大鹏都是在闷闷不乐中度过的,满脑子想着小姨下岗的事情,连上课老师讲些什么都全然不记得,更别说同学们对他的附庸和赞赏,直接都被他默默无视了。

    在申大鹏的班级通过问答会的方法获得了出游的机会后,年级段的其他十一个班级也纷纷效仿,不过可惜,除了申大鹏所在的七班,也只还有四班、六班和九班通过了测验,其余的八个班级则是全军覆没。

    第三节课的课间,王诗诗坐到了申大鹏的旁边。

    最后几排的学生不学习,平时也都懒散惯了,习惯了自己一桌,教室又足够大,所以都没有同桌,王诗诗坐在申大鹏边上,别的同学看到也不会说些什么,毕竟是个不显眼的人物。

    至于申大鹏……有这么一个未来的宅男女神坐在身边,心里早就偷着乐了。

    王诗诗在申大鹏旁边坐了半节课的时间,却始终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时不时偷偷瞥申大鹏一眼,每当被申大鹏发现,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就赶忙红着脸躲避开,那腼腆的样子,像极了娇羞的小白兔。

    不过,申大鹏的目光却是偷偷盯着王诗诗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大白兔,看着被书桌挤压的变了形,也不知道她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