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重生似水青春最新章节!

    权津家,是罐头厂的厂长,厂里的一把手。

    按道理来说身为厂长,就算做不到两袖清风,至少也能装装样子,可这权津家却是有意思,经常光明正大的占厂里的便宜,总把一些好东西往自己家里弄,后来厂里的员工也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全进家’,意思厂里的东西,早晚全都进了他的家里。

    当然了,后来他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的确配得上这个称号,在他勤勤恳恳的努力下,终于还是把罐头厂弄倒闭了。

    “喂,厂长……”

    刘凤霞有点紧张,更是纳闷,高高在上的厂长,怎么会给她这个已经被厂里开除的小女工打电话?

    “诶,小霞啊,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权津家笑呵呵的关馨道。

    “挺……挺好的,天天没什么事做,在家也挺舒服。”

    她也只能撒谎,总不能说我离开了厂子,过得更好了,还要开净水厂,这不是打人厂长的脸嘛。

    “还没找到工作啊?那正好,我寻思跟你商量个事,你想不想回来上班?生产线缺一个生产线班长,却始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我左思右想,觉得你在厂里干了这么多年,经验丰富,最适合这个职位了。”

    听得权津家的话,刘凤霞顿时有点受宠若惊,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了好一会,才犹豫说:“厂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现在身体不太好,想要在家休息一段时间,看看过阵子打算自己做点小生意……”

    “小霞,你先别忙着拒绝,你想想,自己做生意多辛苦啊,咱们厂子可是国企,那是铁饭碗,而且这个生产线班长的位置也很有发展的,再坚持两年,当上车间主任也说不定呢。”

    权津家不停的挽留,苦口婆心的讲着道理。

    “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人家一厂之长都已经这般低声下气,刘凤霞也实在不好直接拒绝,再加上王志伟在一旁直推搡,她也怕得罪了厂长,以后再给王志伟穿小鞋,那就亏大了。

    “对,好好考虑考虑,这个位置我就给你留着了。”

    权津家笑呵呵打完包票,才话锋一转有些小心的问道:“对了,小霞,听说你姐夫要升任局长了?这可是大喜事,我打算请他吃个饭,你看看,什么时候方便,帮我们约一下?”

    此时,申海涛的任命还没下来,而且两个部门要改制,也需要些时间,但是外界现在已经传开了,因为环卫办的老主任明年就要退休了,不可能再去争什么局长的位置,最多也就是解决一下科级待遇,然后就退居二线了。

    权津家拉着老脸给刘凤霞打电话,就是想要邀请申海涛吃顿饭而已。

    他们罐头厂后面有块空地,厂里私自盖了很多仓库,用来存放货物,以前也没有人过问,不过今天下午县容大队突然下发了整改通知,限期搬走,退还耕地,若不按期整改,县容大队就会派人来强行拆除。

    权津家直接坐蜡了,库房里可是堆着满满的货物,仓库若是拆了,货物放到哪里?

    他觉得是副书记赵金平开除刘凤霞的事,得罪了申海涛,所以这次行动就是报复,先是把副书记一顿狂骂,这才给刘凤霞打电话,想着找申海涛通融一下。

    挂了电话,王志伟和刘凤霞两人面面相觑,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两人一个是被开除的普通女工,另一个也只是厂里的技术员,根本接触不到这些利益层面,最后也只能不再胡思乱想,还是决定将这事告诉申海涛,让姐夫决定。

    终于等到申大鹏放学的时间,刘凤霞带着王志伟一同出门,去了申大鹏家里。

    “诶?小霞和志伟啊?这么晚了,你们咋来了?”

    听得敲门声,申海涛还以为是妻子回来了,可打开门却看到了刘凤霞和王志伟两人。

    “呦,怎么地姐夫,这是要升官了,还不让我们登门了?”

    刘凤霞开起了玩笑:“这不是来祝贺你,平步青云嘛。”

    “尽能胡说,快进屋吧。”

    三人进屋,坐在了沙发上。

    刘凤霞直接开口:“姐夫,刚才我们厂长给我打电话了,说想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呵呵,只怕是为了罐头厂整改的事情,你们厂长肯定以为我是因为你被开除的事情报复他们呢。”

    申海涛无奈的摇摇头:“整改是按照县里统一部署,并不存在我个人的报复。”

    “那,姐夫你还去吃饭吗?”

    刘凤霞轻声询问。

    “当然不去了。”

    不等申海涛回答,一旁的王志伟就先说:“姐夫哪是那种贪图一顿饭的人吗?”

    “切,就你会说话,马屁精。”

    刘凤霞嘟囔着,目光扫过房间,却没有看到申大鹏的身影,“姐夫,大鹏还没放学吗?”

    “早就回来了,在房间里学习呢,大鹏这孩子真是长大了,现在回到家里吃完饭就闷头学习……”

    “我去看看他是真在学习,还是在偷懒呢。”

    不等听完申海涛的唠叨,刘凤霞一顿小碎步就钻进了申大鹏的房间。

    “嗯?小姨?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听到门口有声音,申大鹏回头一看,竟然是小姨,不由得有些纳闷。

    “大鹏,我去市里打听净水厂的事情了,他们说一台净水器都要几十万,再贵还有上百万的,咱也没那么多钱啊,这厂子估计开不起来了。”

    刘凤霞着急来找申大鹏,就是为了说这事,净水器都买不起,也就意味着净水厂的项目要胎死腹中了,她又如何能不着急?

    “哪有几十万那么贵?你听谁说的?”

    申大鹏挠挠头,暗想,虽说现在净水器还是没有普及到各个家庭的物件,可也绝对不会离谱到几十万一台。

    “净水厂的负责人亲口跟我说的,那还能有假?”

    刘凤霞歪着头应和。

    “你是不是跟他说你也要开净水厂,所以他才跟你说的?”

    申大鹏问道。

    “你以为我是缺心眼啊?我就说要做代理,随口问起了设备的价格。”

    刘凤霞嘟着嘴,难道在这外甥的眼里,她就这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