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是诺基亚去年刚上市的一款可以“随心换”彩壳的精巧手机!

    虽然现在看来不过尔尔,但是在2001年,手机还是个奢侈的稀罕物,一般家庭中的大人都还在用传呼机,林晓晓只不过是个学生,却拥有一台手机,还是一台新款手机,足可见她的家境之优越!

    怪不得后来会离开李泽宇,毕竟从小的锦衣玉食,长大了却要让她跟一个男人受苦,她又怎么承受的了。

    其实,也怪不得林晓晓因为经济条件离开,生活是很现实,很骨感的,至于故事中的爱情童话,那都是讲给单纯孩童的美丽谎言,只不过,要证实这是谎言的过程,却要经历人生中难免的痛苦与别离。

    直到客车停在学校门口,曹梦媛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学校考虑大家游玩辛苦,特地准许这周六周日放假,让你们好好休息,下周一,开始新的高三生活!”

    李明辉的一番话,引来了同学们的阵阵叫好,学校突然变得这么人性化,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

    李泽宇跟申大鹏道了别,便兴奋异常的送林晓晓回家了,而其他同学则是叽叽喳喳兴奋不已,这次出游足以让他们开心一段时间了。

    申大鹏和曹梦媛挤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可能是周五的原因,车上早已人满为患,没有座位,俩人只好硬挤着站在了一起。

    车厢内满是乘客,售票员“都往里动一动来”的声音此起彼伏,每到一站,原本装不下的车厢再次要塞进去十几个人!

    拥挤当中自然就少不了身体的触碰,曹梦媛又没有穿着胸衣,时不时被蹭到隐秘私处,虽然知道都不是故意的,可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也害怕挤来挤去的再碰到小混混占自己的便宜,索性一咬牙,直接将柔软的身子贴在了申大鹏身上。

    曹梦媛略显紧张,呼吸急促,申大鹏感受着胸前的温柔,却闭上了惊讶的嘴巴,心跳正在砰砰加速,一脸茫然的低头查看,想知道曹梦媛要干什么。

    四目相对,顾顾无言,柔情似水的眸子中,竟然有一种初恋的美好悸动。

    “放心,有我在。”

    申大鹏霸气的将曹梦媛护在臂弯中,虽然他有过性经验,此刻却没有推倒曹梦媛的猥琐想法,只是单纯享受这心动的一瞬间,感受着青春时期独有的羞涩与腼腆,紧张与刺激……

    申大鹏回到家,看到那天在棚户区为难孙大炮子的郭磊正在家中,和父亲俩人捧着一碟花生米喝酒,连个像样的下酒菜都没有。

    “磊哥,你咋来了?用不用我给你们做点下酒菜?”

    申大鹏只是客气客气,并没有走进厨房的想法。

    “不用,这花生米不就挺好,我是来跟局长汇报工作的,可不是专门来骗酒的,申局,你说是吧?”

    郭磊能够被申海涛从治安科带到城市管理局,自然是有原因的,能够被领导重视,察言观色的能力肯定不错,自然也看出申大鹏是句客套话。

    再说,哪敢劳烦局长公子给他做菜?

    “工作得好好干,酒也得仔细喝,两不耽误,你接着说。”

    申海涛抿了一口酒,扔了两粒花生米进嘴里,嚼的咔咔声响。

    “诶,诶。”

    郭磊笑着点点头,“这次县容整改呢,大部分小商户都还挺配合,但是最难弄的就是一些大企业和机关单位,根本不听咱们指挥。申局,县里压下的任务太重了,听说是市里下的死令,明年咱们县又要作为市里重点招商引资的地点,要是按这个速度进展下去,只怕不可能完成任务。”

    “这里面全是人情关系,甚至一些机关单位和咱们一样,都是体制内的,咱们也不能做的太过火。”

    申海涛的脸上密布愁云,他本以为这次调离岗位可以退居二线,然后照顾儿子的高三生活,哪里想到,现在竟变成了整顿县R县貌的‘开路先锋’,任重而道远。

    不过,对于他这个老警察来说,越是有挑战性,就越要做好。

    “还有就是……”

    郭磊犹豫片刻,可还是开口说D县里原来的街道混乱,是因为那些无照经营、占地的小商小贩,咱们现在大力整顿,他们也就没有了生活来源,有的写举报信,有的聚集到单位请愿,都被我们给撵走了,但,这总不是长久之计吧?那都是些穷苦人,没有能耐才摆个小摊。”

    申海涛也是于心不忍,可又没有任何办法,他的私心与国家政策比起来,一文不值,作为执法者的他,除了遵从法律、法规,别无选择。

    申大鹏在一旁听了半天,这才明白最近父亲愁眉不展的原因,一个是政府机关和国有企业不配合,还有一个就是小商小贩无法生活,怕他们群起聚集闹事,琢磨了一会,“爸,咱们县里罐头厂旁边私自占用的地,还没解决吧?”

    “厂长权津家和副书记赵金平两个人四处找关系,一天拖一天,根本就没想过要把他们厂的整改落到实处。”

    申海涛郁郁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国企厂子,他的确是没有太好的办法,随之而来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副县长铁铮硕是主管县里各个企业的,因为申海涛整顿罐头厂的事情,已经有些不高兴了,几次三番给他打电话,并且每次都在电话里暗示他,这是县里扶持的企业,杀鸡儆猴做做样子就得了,不要做得太过分。

    但是,申海涛也是为难,副县长瞿林祥却让他加快整改进程,铁铮硕和瞿林祥都是县长,他得罪了谁都不行!

    况且,若是罐头厂的事情直接放手不管,那就等于服软了,欺负小商小贩,却害怕国企机关,他以后还怎么服众?

    “爸,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倒觉得罐头厂这事是个契机。”

    申大鹏手指敲打在餐桌上,正色建议:“你不妨给县里打个报告,说那块地本来就是空着的,也没有什么太好的用处,不如就低价租给罐头厂!但是,让他们必须腾出一个仓库,重新翻修一下,成立一个小型的集贸市场,免费让那些没了生计的小商小贩去摆摊!这样,不论是罐头厂还是小商贩,应该都不会有怨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