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是城市管理局的局长,申海涛衡量再三才想出来的解决办法……”

    瞿林祥也不多言,最近因为罐头厂的事情,他已经跟铁铮硕闹得不可开交,他是走官场的人,还想着升迁,并不想树敌太多。

    “申海涛,倒是个人才,把这不太好处理的事情都踢到我这里来了,看来,这个坏人只有让我来当喽?”

    新民书记直接大笔一挥批了,仍是赞赏有加,“这报告写的跟案件卷宗和笔录一样,条理清晰,简单易懂。”

    “这申海涛原来是公安局的,后来被调到了县容治理大队,本来想着是退居二线了,没想到市里竟然下了新文件,直接大队变成局级了,他也算是好命。”

    瞿林祥想象他自己一步步爬到现在的位置,都是有些羡慕申海涛。

    “行了,知足吧,县里整改县R县貌,你这手中的权利扩大,不也相当于升迁了嘛。”

    新民书记笑呵呵的说着,把报告递还给瞿林祥。

    下午召开了县常委会议,专门讨论这个整改的报告,铁铮硕知道了解决办法之后,看着申海涛顺眼了不少,认为申海涛这是给他面子,至于建市场只不过是个幌子,一个台阶而已,毕竟让县里直接批地,就显得太照顾县里的国企厂子了。

    而瞿林祥也是对申海涛另眼相看,原来以为他只是个公安局的莽夫,没想到能写出平衡各个方面的解决方案,如此的大局观,连他这个副县长都自惭形秽。

    新民书记在会前也查看了申海涛的档案,觉得这人的照片上有一种刚毅的气质,不过年纪有些大了,就算现在提拔起来,将来也没法带走。

    新民书记今年才四十岁,在仕途上正是最好的时候,他也是从京城来这里镀金的,这两年埋头苦干,做出一些政绩,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回到省里成为副厅干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有心想要提拔申海涛,奈何申海涛已经四十五岁,年龄上实在不占优势,走的好十年后也最多是他现在的位置。

    会议结束后,罐头厂厂长权津家就给申海涛打了电话,连连讨好与道谢。

    他也认为申海涛是给他找了个天大的台阶,虽然让厂里出资建造个市场,但是那才几个钱?十万八万就能搞定,与厂子的仓库占地相比,实在不足道兮。

    想要请申海涛吃顿饭当面道谢,却就被以工作繁忙的理由拒绝了,挂了电话,权津家左思右想,又给刘凤霞打了电话。

    “喂,厂长……”

    刘凤霞正在办理净水厂有关的手续,看到权津家的号码,犹豫再三,无奈还是接了电话,毕竟是一厂之长,不能让人觉得没有礼貌。

    “诶,小霞啊,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权津家的话语间充满了虚伪的关切,也不等刘凤霞回应,便自顾嘿嘿一笑,“咱们厂里忙得不可开交了,现在正缺个基建办副主任的位置,负责仓库和市场建设,我觉得这个位置挺适合你的……”

    “权厂长,我现在也有事要忙,实在抽不开身,要不您看看,再找个人吧。”

    虽然知道这个位置的油水很大,可刘凤霞还是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自己的外甥好不容易找了个净水厂的好项目,设备都已经订好了,她可不想半途而废。

    “那好,你就先忙,若是想回来,随时给我打电话,咱们都算是一家人,要互相帮助嘛。”

    权津家前一秒还是讨好亲切,可挂了电话直接变脸,“装什么装,要不是你姐夫当了局长,谁搭理你是谁,给脸不要脸……”

    刘凤霞挂了电话,却是丝毫不在意,继续忙着办理水厂的手续,对于她来说,这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一个有可能改变生活与命运的机会。

    周一晚上放学,申大鹏刚走出校门,就看到孙大炮子正垫着脚四处张望,也不知是眼神不好,还是看到了美女,竟是没注意到申大鹏已经到了身边。

    “诶,看谁呢?”

    申大鹏故意吓了孙大炮子一跳。

    “嗯?咳咳,没,没看谁。”

    孙大炮子回头看见申大鹏,吓得赶忙收起身上的痞气,点头哈腰的站在旁边,“鹏哥,你之前不是让我给你在棚户区租了两间平房嘛?今天有人送了一堆东西过去,包装的严严实实,我也不敢打开,这不特地过来跟你说一声,看看该怎么处理?”

    “应该是我订的东西到了,等一会儿咱俩一起去看看,先去吃饭吧,最近你也帮我了不少忙,不请你吃顿饭,显得我太小气了。”

    申大鹏直接招呼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鹏哥,要不然还是我请你吧?松白大厦行吗?”

    孙大炮子极力讨好,在他心中,申大鹏就是个官二代,以后肯定少不了求人家,现在不赶紧讨好,只怕以后连讨好的机会都没有了。

    “别张口闭口就松白大厦,你一天天能挣几个钱?留着照顾家里人吧,咱俩去老穆羊汤馆喝羊汤,还是说好的,我请客。”

    一听到申大鹏提起羊汤馆,孙大炮子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之前被申大鹏和警察给扣在了面包车里,汗蒸了一个中午,那滋味可不好受!

    不过,孙大炮子又转念一想,若是没有那次机会,他又如何能知晓申大鹏的能耐?但凡不开眼的做了些过分的事情,以后还怎么在县里混?

    “老板,两碗羊肉汤,两盘酱牛肉,两屉驴肉火烧……呃……”

    申大鹏看了看孙大炮子强壮的体格,尤其是那圆鼓鼓的大肚子,赶忙改口,“还是来三屉,不,四屉吧,我怕饿着自己。”

    “嘿嘿,鹏哥,其实我没那么能吃……”

    孙大炮子略显尴尬的傻笑。

    “嗯?”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苏酥从旁边走了过来,目光停留在申大鹏和孙大炮子身上,看着孙大炮子浑身纹龙刺凤,吓得赶忙进了厨房。

    这一次,她愈发觉得申大鹏不是好人了,她是一中的学生,知道孙大炮子是学校附近有名的大混混,经常欺负女同学,收男生的保护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