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有名的混混孙大炮子居然像马仔一样跟在申大鹏后面,心中暗自琢磨,申大鹏该不会是这些混混的黑老大吧?

    想想好像真是,记得上次申大鹏还带个警察来吃饭,小混混见到警察都是撒腿就跑,申大鹏却跟警察谈笑风生,看来这个申大鹏绝不是好人,而且黑白通吃!

    “诶,鹏哥,你在盯着人家小姑娘看,眼珠子就要掉下来了。”

    孙大炮子始终盯着申大鹏,人家小姑娘都跑进厨房两三分钟了,申大鹏还是愣愣的望着,忍不住大笑,“鹏哥,你要是相中了,我帮你去问问?”

    “得了吧,就你那样子,只怕人家撒腿就得跑喽。”

    申大鹏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苏酥是把他当成坏人了,可又没法解释什么,只得无味的吃饱喝足,结完账两人便去了租好的厂房。

    可当两人到地方的时候,送货的人已经走了,说是明天会有专业人员来给调试设备。

    在孙大炮子一众小弟的帮忙下,把包装严实的设备都给打开了,申大鹏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又嘱咐了几句,让他们看好设备,不能有任何差错,就准备回家,孙大炮子则领着一众小弟附庸着从胡同里送了出来。

    刚到胡同口,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100轿车,众人还在感叹这么好的车为何会来棚户区的时候,林墨寒从车里钻了下来,看着申大鹏和他身后一群痞子模样的年轻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申大鹏除了看到林墨寒,也注意到了奥迪车的牌照,不由得微微愕然,是松AA开头的车牌,应该是省政府机关的牌子。

    2000年初开始,已经开始整治贪污腐化的问题,所以领导都很少坐那种001,002牌照的车子了,太过显眼。

    看着车牌上杂乱无章的数字,申大鹏很难判断出林墨寒的职位,但是至少知道他是省里的领导,心里不由感慨,怪不得林筱凝气质高贵,出生在高官家庭,就是想当个痞里痞气的人,都是难上加难。

    “小兄弟,我买了鸡蛋和水果,特地来看看你,你这是要回家吗?我送你吧。”、

    林墨寒随意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却没有孙大炮子那种刻意讨好的样子,身上始终带着一种莫名的气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孙大炮子等人只顾着心惊,可申大鹏却是明白,这就是久居高位的当权者才会有的气势,就算是身价上亿想装都装不出来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傲。

    “好!”

    申大鹏也没有拒绝,直接上了车,要不然也得打车回家,现在有人送,何乐而不为呢?

    轿车在轰鸣声中扬长而去,留下了羡慕不已的孙大炮子一行人,纷纷在议论着刚才那男人是谁?看车牌应该是省里的车吧?

    奥迪100,那得是非富即贵才能开得起,如今申大鹏被省里的车亲自接走,还又送水果又送鸡蛋的,那申大鹏身后得有多么强大的背景?

    申大鹏和林墨寒两人坐在轿车的后排,却都是沉默不语,申大鹏出神的看着窗外,似乎在专心想着什么。

    林墨寒则是不知该跟一个小孩子说些什么,最后只得硬着头皮开口,“小兄弟,你是做什么的?我看你身后刚才跟着一群人,你是……”

    林墨寒欲言又止,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他把申大鹏当做了小混混,毕竟孙大炮子一群人痞里痞气,看着就不像是正经人。

    “我是一中的学生!”

    申大鹏其实并不想解释太多,可是让人当做小混混,总不是一件舒心的事情,所以才淡然自若的回了一句。

    “原来还是个学生,那你来这偏僻的棚户区做什么?”

    林墨寒的这句问话,却换来了申大鹏的不悦。

    他还想问问林墨寒呢,自己来棚户区从未告诉任何人,若不是派人跟踪,林墨寒又是怎么知道他在这里的?

    不过想着林墨寒也并无恶意,申大鹏才收起了怒气,“来这里是因为家里打算开个净水厂,棚户区这里房租便宜,所以来看看租个厂房。”

    其实还真是申大鹏误会了,林墨寒上哪儿跟踪他去?不过是问了林筱凝送货地址,来附近蹲守罢了。

    “这可是个好项目,纯净水,算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不过,你是个学生,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大人的事情,还是让大人自己处理吧。诶,对了,这个给你……”

    林墨寒从座椅后面拿出来一个小盒子,递到了申大鹏手上,“这是个传呼机,你收好了,方便以后联络。”

    “嗯。”

    申大鹏并没有推辞,林墨寒的父亲还未出院,说不定还需要他去献血,有个传呼机联络,的确方便一些。

    看着申大鹏淡然的把传呼机塞进了书包里,林墨寒倒是有些惊讶,这要是别的孩子拿到了传呼机,肯定会爱不释手的研究半天,毕竟这可是摩托罗拉精英三代高速传呼机,市场价要五百多块,可不是那些山寨货能够比拟的。

    车子停在了公安局家属楼大门前,林墨寒把后备箱的鸡蛋和水果递给了申大鹏,看着申大鹏并没有任何邀请他上楼的意思,不由得摇头笑了笑,孩子始终是孩子,纵使聪明些,但还是毫无心机的简单。

    他早就查清了申大鹏的家庭情况,知道对方的父亲也是县里的小官,要是申大鹏这孩子稍稍成熟一些,肯定会热情的邀请他上楼,对方父亲以后不说平步青云,至少在县里面的层面上,肯定是没人敢得罪了。

    申大鹏强装淡定的拎着鸡蛋和水果上了楼,其实内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想起来这个林墨寒是谁了,前世有个部级领导去他的公司视察,那个领导就是林墨寒,虽然不知道现在林墨寒的具体职位,不过肯定也是身居要职。

    只不过,林墨寒毕竟是省里的领导,与县里相距太远,申大鹏自然也不会刻意讨好。

    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道理申大鹏很是清楚,若是一心想着拿省里的高官压制别人,说不定还会给父亲惹来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