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对于两人的威胁,申大鹏毫不理会,一步步走向苏酥。

    “你特么是找死吧。”

    朱神兵再也忍不了,管他申大鹏是什么狗屁的局长公子,快步冲上前来,抡起拳头就向申大鹏的脑袋砸去。

    申大鹏本来不想动手,毕竟朱家在青树县有些实力,若真惹了他们,只会树立强敌,可又不想浪费时间,只得一猫腰躲过拳头,直接一脚狠狠踹向了朱神兵的裤裆!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朱神兵强壮的身子直接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裆部满地打滚,朱神佑也冲了上来,同样被申大鹏一脚踢倒。

    “王八蛋。”

    大声唾骂一句,申大鹏便不再理会,抱起苏酥便朝门外狂奔。

    这一幕,被林筱凝和王雨莹看的真切,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得跟着申大鹏一同跑出了松白大厦,坐上王雨莹的跑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去哪啊?”

    王雨莹显得有些慌乱,她并不是没见过打架,只是没想到申大鹏会这么狠,出招就是断子绝孙脚,看那力道,只怕朱神兵下半辈子是要废了。

    “棚户区,厂房。”

    申大鹏一直将苏酥抱在怀中,不停的拍打着她的脸颊,却始终没能将其唤醒。

    申大鹏三人是潇洒离去了,可郭磊一行人还在松白大厦,当郭磊走进房间,看到朱神兵正躺在地上嚎叫打滚,赶紧领着人匆匆离开了。

    他知道这次是惹上大事了,倒地不起的可是青树县号称‘兵少’的朱神兵,这可不是一般人,这是松白大厦的少爷,治安大队长朱淳的侄子。

    “完了,完了,这次回去,还不得被骂死?”

    郭磊嘴里不停的碎碎念,直到回了局里,一想起朱神兵的凄惨模样,仍是心有余悸。

    王雨莹的跑车停在了厂房门口,申大鹏急匆匆的把苏酥抱进了没放设备的空房间,看着躺在炕上处于半昏迷的苏酥,时不时的呢喃几声,喊着太热,还不停的要脱衣服,这幅模样,显然是被喂了兴奋剂之类的东西。

    王雨莹在一旁照看着,林筱凝这才压低了声音:“这女孩你认识啊?”

    “我的一个同学,差点被朱家那两个王八蛋给祸害了。”

    申大鹏语气不善,林筱凝和王雨莹听闻,更是觉得可恶。

    “那两个混蛋,我看着就不是好东西,没想到居然这么卑鄙。”

    王雨莹一直阻止着苏酥脱衣服,还不忘大骂几句。

    朱神兵在王雨莹口中被骂的猪狗不如,此时却是躺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实在受不了,最后被他老爹朱厚送到了医院,一检查,左侧**应力性破裂,需要做手术,这下朱厚可是真的气了,直接给他大哥朱淳打了电话。

    朱淳得到消息后也赶到了医院,看着自己的大侄子被打得这般凄惨,同样愤怒不已。

    但他毕竟是治安大队的队长,知晓这其中必有原因,从朱神佑那里问清了缘由之后,却陷入了沉默。

    这事显然是他的儿子和侄子有错在先,**的罪名可是不小,若被曝光,只怕他无法解决不说,还有可能被拖累下水。

    朱淳左思右想,既然不能抓申大鹏,那就装成受害者,毕竟朱神兵被申大鹏打的**破裂是个无法掩盖的事实。

    组织好语言之后,直接给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副县长铁铮硕打了电话,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当然,朱淳口中的版本肯定与事实有所出入,在他的口中,是申大鹏和朱神兵因为一个女生争风吃醋大打出手,两人都有错,但是申大鹏这个重伤害是铁定的事实,不过碍于申海涛是以前的同事,不好抓人,所以才请示。

    铁铮硕是副县长,主管县里的企业,按道理这公检法的事情不归他管,但是政法高官今年就要退休了,不怎么管事,所以这差事就落到了他的头上,虽然是个辛苦活,但只要干好了,明年在仕途上也可能更进一步,接任政法高官也有可能。

    此时听到了朱淳的汇报,却是头疼不已,又是和申海涛有关,之前罐头厂的事情,申海涛可是卖了个面子给他,他现在也不好落井下石。

    但是他自己分管的系统出了问题,又不能不管,思前想后,直接把皮球踢到了新民书记那里。

    “申大鹏?城市管理局申海涛的儿子?”

    新民书记听到这个事情后,也是不悦的皱了皱眉,他对申海涛的印象很好,觉得是个有能力的人,但听到这个报告,还是心有不悦,难道申海涛的儿子是个纨绔子弟?

    但是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他也实在不愿意管,直接批示让铁铮硕调查,若情况属实,绝不姑息,依法惩治。

    县官不如现管,更何况县高官亲自下了指示,不过铁铮硕还是不想得罪之前刚卖他面子的申海涛,便告诉朱淳按章程办事。

    朱淳得到了县里的批示,那便等同于有了尚方宝剑,自然赶紧指挥抓人,等申大鹏进去了,一切事情还不是他说的算?

    虽然有申海涛撑腰,朱淳也不能把申大鹏怎么样,但好歹也得关他几天,赔点钱,也让申海涛知道朱家不是好欺负的。

    但是朱淳也不傻,知道这事容易出问题,干脆叫了几个协警去抓人。

    而厂房那面,已经足足过去了半个小时,苏酥的情况不仅没见好转,反而有愈发严重的趋势,甚至不分男女,抓着王雨莹的手往自己的胸前摩挲,双腿也是紧紧并拢,不停的蹭来蹭去。

    正在申大鹏一筹莫展的时候,孙大炮子却捧着一个小碗走了进来,“鹏哥,我听说有个小妞,啊,不对,有个女孩被人下了迷药?”

    看了看躺在炕上正在发出放浪呢喃的苏酥,“就是她?让她把这个喝了吧。”

    “你这东西好使?”

    申大鹏接过小碗,闻了闻好像有点醋酸味,还有点薄荷的清香,不过还有有点不太相信这东西能起到作用。

    “鹏哥,别的我不敢说,下药和解药我可是在行,你可别忘了,咱兄弟是干啥的?”

    孙大炮子得意的用大拇指指着自己,却突然看到一旁林筱凝和王雨莹鄙夷的厌恶目光,顿时脸色涨红,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