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抓人?抓什么人?刚才是省里来的电话。”

    徐局狠狠一拍桌子,指着朱淳呵斥:“我告诉你,给我消停点,你越级找铁副县长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下属越级报告,无论是在公司,还是在各个单位,都是领导不能容忍的事情,这除了能够证明领导无能,也能说明下属对领导的不满。

    尤其是在公安局这种等级观念堪比部队的单位,向来强硬的徐局又怎么能够容忍?更何况这事还捅到了省领导那里,更是让徐局心有不满。

    “徐局,我……”

    朱淳欲言又止,看着态度冷漠的徐局,也只能忍气回去了,心中不解的同时,对申海涛有了一些忌惮。

    难道申海涛还有省里的背景?不像啊,那当初竞选治安大队的职位,还争不过自己……

    等等,不对劲啊,难道申海涛早就知道城市管理局要成立?所以才选的县容治理大队?若是这样,一切就显得顺理成章了。

    新民书记批完申大鹏的事情之后,也没见再有什么动静,估计是两方家长自己和解了,这样最好,反正他也懒得过问这些纨绔子弟之间的事情。

    直到天色渐晚,厂房里的净水设备才调试完毕,林筱凝和王雨莹见没有什么事,跟申大鹏道别之后,便驾车离去。

    苏酥乘顺风车,跟着一同离开,虽然想要跟申大鹏道声谢,但是看到申大鹏和孙大炮子混在一起,也有点害怕,就匆匆离开了。

    对于苏酥是否感谢他,申大鹏倒是并不在意,他当初想要帮助苏酥,也并没有想过要任何回报。

    看着三女同时离开,申大鹏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给小姨打了电话,说设备安装完毕了,让她来看看,自己则是独自回家了。

    白天的风波不了了之,朱家人吃了亏,再加上儿子和侄子做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朱淳也没敢往外张扬,所以申海涛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申大鹏本以为,以朱家人的性格,吃了这么大的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后来听到朱神兵的蛋蛋都被踢碎了,更是一连几天都注意着,担心朱家人的报复。

    可没想到,这几天却平静如春风一般,想来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地位今非昔比,让朱家人有了顾忌,再加上林姐姐身后的背景,让朱家不敢太明目张胆的报复吧。

    朱神兵长这么大,向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还从来没被人如此欺负过?

    这第一次就被踢爆了蛋,据医生说,以后都会影响性生活和能力,以后在女人面前,还怎么彰显他雄狮一般的威风?这等仇恨,他自然是要报的。

    但是与朱神兵没日没夜的大喊大骂不同,堂哥朱神佑和大伯都是十分冷静,没有进一步动作。

    大伯还专门警告过朱神兵,申家与省城有些关系,不准许他再惹事,如此一来,他也只能等出院,准备偷偷找人教训申大鹏。

    不过朱神兵出院的第一件事却不是报仇,因为朱神佑的‘佑通手机大卖场’开业了!

    他得帮着张罗开业的事情,邀请青树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和各界大佬,尤其是与他交好的那些社会老大,还有一些各个单位的朋友。

    佑通手机大卖场在青树县最繁华的步行街,本就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再加上一众社会大哥领着小弟前来道贺,一时间门口拥堵着将近百十人,热闹非凡。

    “诶,辉哥来了?快里面请。”

    朱神兵大笑着上前,与赵辉客套的握握手,“大家伙都来了,怎么不见孙大炮子?”

    “他啊?棚户区那面开了个纯净水厂,他去那里道贺了。”

    赵辉随手点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雾。

    “纯净水厂?他跑那里瞎忙活什么?不来我这帮忙。”

    朱神兵有些不悦,虽说棚户区是孙大炮子的地盘,以后恐怕能从净水厂得到一些好处,可平时他也算给孙大炮子面子,吃吃喝喝的都会招呼一声,开业这么大的事,居然不来?

    “兵少你也别生气,听说好像是城市管理局局长,申海涛的小姨子开的纯净水厂,他若是不去,以后还能在棚户区混么?”

    赵辉本就是混社会的,自然清楚其中的厉害,可朱神兵哪里在意这些,他只记得申家的申大鹏踢爆了他的蛋蛋,而孙大炮子居然去那面道贺!

    他心里暗暗算计,下次见到孙大炮子,定要教训一番。

    手机卖场和纯净水厂,无巧不巧的都是同一天开业,不过,与手机卖场的热闹景象相比,申大鹏的鹏湖纯净水厂虽然也有不少人来道贺,但毕竟是偏僻的棚户区,根本无法与手机大卖场那边的热闹比肩。

    不过这面倒是因为申海涛的关系,来了不少各个局的领导,虽然只是露个面就离开了,但总得来说也是有些面子,罐头厂的厂长也专门前来,还送来了花篮。

    “小霞啊,我说你怎么不愿意回厂里了,原来是自己当老板了,看来罐头厂的庙太小,撑不住你喽。”

    权津家话语虽然有些酸意,但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笑呵呵的开着玩笑,并不见有任何生气的样子。

    “厂长,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不是怕再给你惹麻烦么,今儿还劳您大驾来道贺,蓬荜生辉。还有,多谢您的花篮,这么大,真漂亮。”

    纯净水厂开业,刘凤霞的心情大好,自然也不会与人多做计较,话语间也就温柔了许多。

    但是在权津家看来,这就是在跟他示好,再加上还有申海涛的关系,他也是更加开心,“小霞,这样啊,以后咱们合作,罐头厂里面也正好要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打算使用桶装纯净水,至于饮水机,就从你这里买了,怎么样?”

    “啊?要从我这里买饮水机?”

    刘凤霞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权津家会这般大方,刚要开口提及买桶装水送饮水机的事情,就被申大鹏在一旁拦住了。

    “权厂长打算在我们这里采购桶装水和饮水机么?那我们可一定要给最低的价格啊。这样,饮水机五百块一台,桶装水买十送一……”

    申大鹏笑呵呵的说着,却被权津家摆摆手止住了。